穆罕默德·本·扎耶德与以色列的亲近注定失败

大卫·赫斯特: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是针对穆尔西政变的策划者
大卫·赫斯特: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是针对穆尔西政变的策划者

阿联酋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的野心已经超出了摧毁伊斯兰组织的范围,甚至达到了成为中东地区另一个以色列的程度。

英国作家大卫·赫斯特在“中东眼”网站上发表文章,题为《穆罕默德·本·扎耶德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并在这篇文章最后提出了上述结论。

这篇文章指出,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在2013年发动的推翻埃及前总统穆尔西的反革命战争,催生了一批独裁者,包括沙特阿拉伯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埃及的塞西、利比亚的哈夫塔尔,这些独裁者们都无视自由选举,并且过着法老一样的生活,但是,这些独裁者们都亏欠着穆罕默德·本·扎耶德——要么是得到了他的资金才得以掌权,要么是得到了他的武装,又或是得到了他的指令。

赫斯特认为,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正是埃及政变的策划者,也是利比亚内战的主要参与者,他利用阿联酋的港口作为进驻非洲之角的武器,并推动沙特人在也门发动战争,提升也门已故总统萨利赫之子的地位,之后,他又放弃了这项战略,而是鼓动南方分裂主义势力上台,并在对卡塔尔发起封锁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此外,他还将一位最初默默无闻的沙特王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推到了特朗普家族跟前。

除此之外,作者赫斯特与其他人一样清楚地意识到,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强势地位正在崩溃。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知道如何操纵白宫的决策,因为他能够读懂他们的无知、傲慢与贪婪,并直接将钱放入他们的口袋。他还可以在椭圆形办公室的实时决策中极有技巧地发挥作用并制造混乱。

对统治中东的渴望

因此,穆罕默德·本·扎耶德一定曾经想到过,中东地区需要一个新的统治者。那么,这个新的统治者为什么不是他呢?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他可以走出幕后,并将自己向全世界公开。

那么,赫斯特问道:他的任务到底是什么呢?赫斯特回答称,阿联酋驻美国大使优素福·奥泰巴在以色列媒体上发表希伯来语写成的文章,似乎是在公开警告以色列,如果吞并更多的巴勒斯坦土地,将导致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渐行渐远。

但是,赫斯特认为,奥泰巴在这篇文章中重视的并不是巴勒斯坦人,也并不重视阿拉伯人的看法,或是约旦的利益。赫斯特指出,奥泰巴所写的文章,是美国自由派犹太人向以色列右翼犹太人发出的信号,而策划这个进程的幕后主使,正是以色列裔美国亿万富翁哈伊姆·萨班(Haim Saban)。根据该网站的一篇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前任顾问卡洛琳·格利克曾表示,奥泰巴的文章正是基于萨班的想法。

赫斯特在其文章中继续指出,奥泰巴在信中通过两段内容揭示了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的这项任务——“由于最强大的军队在地区的存在,以及对恐怖主义和侵略所存在的共同担忧,还有与美国之间源远流长的关系,阿联酋和以色列可以建立更为密切和有效的安全合作”。

奥泰巴补充称,“作为该地区最先进、最多元化的两大经济体,阿联酋和以色列扩大双边的贸易和金融关系,可以促进整个中东地区的发展与稳定。”

赫斯特:阿联酋对也门的分裂,以及对南方分离势力的支持,并不符合沙特的利益 (半岛电视台)

阿拉伯盟友被边缘化

赫斯特评论称,阿联酋不仅在这两段中声称自己拥有一支比埃及和沙特更为强大的军队,而且还声称自己拥有阿拉伯世界最为强劲和最为多元化的经济。赫斯特强调称,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心中,阿联酋是雄心勃勃的“小斯巴达”。

赫斯特认为,阿联酋在军事实力方面将自身与以色列相比较,从而使它在沙特和埃及军队中的盟友边缘化。赫斯特指出,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希望将阿联酋变成另一个以色列。两国都具有面积小、人口少的特征,可以为西方利益服务。此外,两国还存在来自伊斯兰主义者的共同敌人,两国还拥有共同的战略来控制该地区,另一方面,阿联酋和以色列在地区所面临的两个最大挑战,分别是土耳其和伊朗。

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的计划所面临的挑战

赫斯特继续指出,在地区层面上,阿联酋和以色列并肩作战、彼此掩护,“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计划本身具有稳定性或长期性。”事实上,以色列或许已经发现,穆罕默德·本·扎耶德发挥的作用可以帮助维护以色列的利益,并使巴勒斯坦人永久处于占领之下。

但是,以色列心中却以自身利益为重,在以色列看来,该地区只能有一名警察,而且,以色列无意与野心超出能力的阿拉伯国家分享这种作用。

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的任务中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来自他的逊尼派阿拉伯盟友。当沙特人与埃及的军事精英意识到他们的国家利益与商业利益正受到损害时,他们将开始以不同的眼光审视阿联酋王储的这些冒险和玩火行动。

以色列文化部长曾访问阿布扎比 (社交网站)

埃及与沙特的利益

例如,土耳其与受到联合国支持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的海上协议,允许埃及获得更多的海上资源,虽然这比与塞浦路斯和希腊达成的协议更多,但是埃及仍谴责了土耳其与利比亚签署的这项协议,认为这是一项非法协议。

此外,作者还指出,阿联酋对也门的分裂,以及现在对索科特拉岛的占领,对亚丁南部分离主义势力的支持,并不是出于沙特的利益,而是为了在萨那扶植傀儡政权。而沙特主要重视的是,如何维持其南部边境的安全。

历史的教训

赫斯特指出,根据我们的历史经验,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的计划并不乐观。任何曾与以色列合作或是承认以色列国的阿拉伯国家,今天都变得更为弱小、更为分裂。这一点在埃及和约旦身上均得到了体现。这两国最终也意识到,与以色列实现和平仅仅是一种错误的曙光。

此外,根据作者赫斯特的说法,两国当时所承诺的经济奇迹从未实现,巴勒斯坦冲突仍陷入困难,历史上的巴勒斯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弱小。

承认以色列国的“法塔赫”运动也向自己提出了同样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在奥斯陆这样做?这样做有什么用?这种思辨也使他们更为接近原本的竞争对手——“哈马斯”(伊斯兰抵抗运动)。

失败的结盟

赫斯特补充称,以色列和阿联酋之间的亲近注定要失败,因为这只是个人的行为,而非人民的决定。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的阴谋,是为了个人的财富,而非民族的福祉。阿拉伯民间强烈反对承认以色列,直至为巴勒斯坦人寻求到公正的解决方案,解决有关巴勒斯坦人的领土、回归权等问题为止。

正如作者所言,以色列与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的计划,是该地区的一剂毒药,以色列不会真正与邻国和解,而是将他们像傻子一样玩弄。

这篇文章在最后总结称,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的计划当然是无法实现的,而且,他的阿拉伯盟国越早认识到这一点,他们就越能防止地区再次陷入战争的苦难之中。

来源 : 中东之眼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