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会从其错误中吸取教训吗?

2018年末,本·萨勒曼参加阿根廷G20峰会期间
2018年末,本·萨勒曼参加阿根廷G20峰会期间

作者鲍比·戈什认为,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必须尽快纠正自己的错误,才能继续执政,由于“石油战争”和新冠疫情的爆发,沙特陷入令人窒息的危机,随着越来越多的公众对其经济愿景不满,其盟友可能难以继续支持他。

在美国网站彭博社发表的报道中,作者鲍比·戈什称,本·萨勒曼王储将他的手放在他的心上,中东王子与公众的广泛运动,他可能会承认,对于沙特经济状况和新冠疫情,他负有相同的责任。

作者还称,沙特与俄罗斯不合时宜的“石油战争”和新冠危机,是沙特这代人遇到的最严重衰退的两次战争,王储可能被迫对其计划 2030年愿景进行深刻的削减。

戈什认为,经济和社会改革基本计划的目标是,使沙特摆脱对碳氢化合物的依赖,为私人企业创造更多机会。但4年后,60%以上的政府收入仍来自石油。

作者提到,本·萨勒曼下令采取紧缩措施,但这将通过限制消费和阻碍私营部门来加剧经济放缓,失业者的挫败感将加剧,按照王储的愿景,本应该有经济的繁荣。

该作者称,沙特的实际掌权者面临几个残酷的现实,这是他自掌权以来的问题留下的困难,本·萨勒曼准备在疫情之后引导沙特的发展,他的统治机会取决于他能否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害。

戈什还称,尽管本·萨勒曼很年轻、固执,但他改变自己道路的能力有限,但他必须认识到,他不能把与美国的关系当作理所当然,因为特朗普总统4已经与他通过电话,迫使他结束石油战争,他必须为白宫易主做好准备,因为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似乎想要修复与伊朗的关系。

本·萨勒曼不应该过多地依赖特朗普的支持[路透社]

地区国家关系

作者指出,失去美国无限支持的结果是,沙特更需要邻国朋友,但沙特与也门和卡塔尔是敌对关系,与阿曼和伊拉克的关系不冷不热,本·萨尔曼应修复与他们的关系。

戈什还称,解除对卡塔尔的封锁不难,这可能是王储外交政策中最致命的错误,他必须抵制推动这一敌对行动的人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

此外,作者还谈到了新闻记者卡舒吉遇害的故事,本·萨勒曼并未消除其后果,欧洲国家谴责沙特财富基金收购英国足球俱乐部纽卡斯尔联队,这证明了王储为改善自身形象所做的努力适得其反。

2019年夏天,在大阪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上,特朗普称赞其朋友本·萨勒曼有“惊人”的领导力,无视要求他清算卡舒吉遇害一案的呼吁。但双方的关系后来恶化,特朗普难以将他从另一处尴尬中解救出来。

伊斯坦布尔的活动人士指控本·萨勒曼对卡舒吉遇害负有直接责任 [路透社]

活动人士被捕

如果王子能制服媒体并恐吓地方批评家,那么他将面临新的挑战,即如何在施加紧缩措施的同时维持他的民众支持,而领导人依然过着奢侈的生活,他们可能会问,主权财富基金为何要买下英国俱乐部?却不去拯救沙特的私营企业呢?

反对他的人愈加不满,社会活动人士被监禁,媒体平台受到限制,与此同时,欧洲立法者向沙特施压,让其释放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他们还在外交上努力,以释放前情报官员萨阿德·贾布里的亲属。

按照该作者的观点,如果由于担忧关押沙特活动人士,本·萨勒曼中止与加拿大的外交和贸易关系,他将无法对欧洲施加限制。

作者指出,由于本·萨勒曼对国家安全机构的控制,实际上,他的地位坚不可摧,因此,地方人民的不满不会引发革命。但是随着紧缩政权的继续,他将难以维持在国内受民众拥戴的王储形象,在国外,他改革家的形象也难以维持。

戈什总结说,王储不能长期摆脱风头,而在沙特现代史上最困难的这段时期,那些希望适应疫情后世界的沙特人期待王储来引导他们,全世界人们都在看他能否自救。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在英国网站“中东之眼”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作者大卫·赫斯特称,3年前的斋月,沙特王子本·萨勒曼的阴谋得逞,成功推翻他的兄弟穆罕默德·本·纳耶夫,接任王储,并在麦加天房附近的一处王宫中获得了家族的支持。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