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 哈夫塔尔和法国从一次挫败走向另一次挫败

马克龙与哈夫塔尔及萨拉杰2017年在巴黎就利比亚问题举行会晤
马克龙与哈夫塔尔及萨拉杰2017年在巴黎就利比亚问题举行会晤

法国网站“Orient 21 ”上刊登的一份报告强调称,利比亚的势力平衡正在转向民族团结政府,这要归功于土耳其的支持,其武装部队支持对抗西部的军事独裁统治者,与此同时,法国对哈夫塔尔的支持遭遇挫败。

上述报告中还提及,势力平衡正在转向有利于的黎波里的执政联盟,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已从退役将军哈夫塔尔手中夺回了数座城市。事实上,这要归功于土耳其的支持,而且也得益于似乎正在从军事独裁统治思想中解放居民的支持。

对利比亚问题进行干预的许多地区和国际大国可能试图避免局势升级的可能性,位于首位的就是支持哈夫塔尔的法国。

当地时间5月19日晚上,正值斋月中的炎热天气,在的黎波里的烈士广场上度过了欢乐的时光。利比亚首都的居民很久没有过这样的庆祝活动。的黎波里居民渴望靠近胜利,此前,这里在过去几个月一直是哈夫塔尔武装部队的轰炸目标,他们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爆发感到担忧,此外,他们每天还遭遇断水断电的痛苦,并忍受供应困难和家庭垃圾堆积之苦。

没有人会错过这个观看铠甲防空车展示的机会,这是此前一天,萨拉杰政府军(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在哈夫塔尔位于的黎波里以西最后一个据点瓦塔亚战略空军基地缴获的武器。

阿联酋最近向哈夫塔尔武装部队提供的这种俄罗斯防空导弹系统最近几周都出现在利比亚,战争天平已经倾向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倡议已经转移至对面,与此同时,哈夫塔尔武装部队“国民军”却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挫败,而“国民军”发言人则将此称之为“战术撤军”。

土耳其的支持

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在数周内重新夺回了的黎波里数十座城市,这些城市先前曾对哈夫塔尔表示忠诚,此后,民族团结政府军夺回了瓦塔亚战略空军基地。

在的黎波里东南方50公里处的塔鲁纳市——这是哈夫塔尔在该地区的最后一个据点——被包围,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西部军事部门领导人乌萨马·朱维利宣布,塔鲁纳市将是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的下一个目标,并将控制该城市。

土耳其对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军事支持是的黎波里胜利的决定性因素。此前,在阿联酋向哈夫塔尔提供的战机和俄罗斯“瓦格纳”集团提供的雇佣军支持下,对首都的黎波里的轰炸行动取得了成功,此后,土耳其逐渐增加军事支持,并成功挫败了对的黎波里进攻的任何尝试。

土耳其通过提供情报信息和无人机使局势得以恢复平衡,其夜以继日地轰炸敌人武装据点,并对战线和指挥中心提供攻击,这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但是,这次胜利首先要归功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武装力量,利比亚政府已经成功克服了分歧,并联合组织起来抗衡在利比亚建立独裁统治的危险。

最近发生的事件向那些谈论混乱的人们——他们认为独裁政权甚至是军事独裁政权才是这种“混乱”局势的唯一解决方案——证明了,事实恰恰正相反。

这些事件凸显了利比亚人民的持续愿望,其中绝大多数人拒绝军事政权,这在2018年举行的全民会议中已表现得很明显,这是在当时的联合国利比亚问题特别代表加桑·萨拉姆发起的全国会议进程的一部分。

政治选择

尽管没有反对派或持不同政见者的声音,但在卡拉据点(位于利比亚东部地区)中,人们开始对哈夫塔尔袭击事件进行批评。在4月27日,“人民才是国家统治者”的宣言仅仅引起了一些积极的反响,这在安全部门组织的一些小型示威活动中得到了体现。

此外,东部利比亚议会议长阿吉拉·萨利赫(Aguila Saleh)——他是哈夫塔尔的支持者——在上述宣言发出前数小时发表了一份特殊政治倡议,这项倡议旨在将现任总统委员会转变为由总统和两名副总统组成的议会,其中这三人分别来自利比亚的三个历史地区(的黎波里、昔兰尼加和费赞)。

萨利赫在其政治倡议中丝毫没有谈及哈夫塔尔的“任务”,西部地区官员也没有反对这一政治倡议,不仅因为他们认为这项倡议有可能削弱其他阵营,而且还因为其中一些人认为,这是摆脱危机的可靠政治选择基础。

由于战争尚未结束,而且变量很多,因此很难预测将来会发生什么。自2011年以来,利比亚一直是国际干预的舞台,直到其变成一个类似“音响”的东西,反映了地区和国际大国之间的冲突以及它们之间的利益冲突。

即使利比亚人今天能够找到解决危机的政治选择,但如果没有最低限度的团结,或者至少没有外部当事方承诺停止对冲突各方的军事支持,这种选择就不会实现。

其中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退役将军哈夫塔尔拒绝遵守俄罗斯与土耳其协议中的停火要求,据悉,俄罗斯和土耳其1月份在莫斯科就利比亚问题达成协议。

勒德里昂(右)与哈夫塔尔在巴黎[路透社]

法国的支持

至于法国,其前总统尼古拉斯·萨科齐急于做出战争决定并于2011年推翻了卡扎菲政权,他不仅拒绝谴责哈夫塔尔在2019年4月4日对的黎波里发动的袭击,而且一贯拒绝要求他对战争负责。

在过去十三个月中,巴黎一直渴望不采取明确立场或偏向任何一方,同时对哈夫塔尔及其主要武器供应商——阿联酋——的举动视而不见。

甚至在哈夫塔尔发动袭击之前,法国的支持——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对哈夫塔尔的军事选择是一种鼓励。在这方面,我们引用了2019年3月20日《费加罗报》刊登的一篇文章的节选,这篇文章的重要性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增加。

这篇文章中提及,“在利比亚东部班加西附近的利比亚‘国民军’总部,人们可能会认为那是在瑞士。草木生长得非常好,花儿也刚刚被浇水。哈夫塔尔将军的武装人员比的黎波里的民兵更有纪律,更开放。

利比亚‘国民军’总部内部散发着芬芳的气息,地毯非常干净,并为来访的客人提供茶水,“你们很久没有来拜访我了”,身材高大且充满自信的哈夫塔尔在巨大的金鹰下这样接待法国国防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金鹰是利比亚的象征之一。

“我们正在等待您的胜利!” 勒德里昂快速自发地回答。很显然,双方互相尊重。”

这篇文章体现了主流媒体对政府普遍渗透以及对哈夫塔尔将军的明显偏见,因此,需要了解其背景。我们来到了2019年3月底,当时哈夫塔尔在几周前发动了一次攻击,旨在重新控制利比亚南部地区。

在哈夫塔尔领导下并在当地盟友的支持下,几百名利比亚“国民军”士兵设法在南部主要城市立足。

伴随着这一行动的激烈宣传运动以及居民——他们自2011年以来就被抛弃了——的热烈欢迎,这使得部分观察家相信,哈夫塔尔将拥有希望的未来。

对于在萨赫勒地区进行军事参与的法国而言,对采取军事行动以夺回利比亚南部地区的军事强人表示欢迎。

法国国防部长勒德里昂及法国总统马克龙身边的很多人,为利比亚强大政权的重启发挥了重要作用。

勒德里昂——两年前离开了国防部长职位——以“反恐战争”的名义拥有这一愿景。

这说明法国正在为自己寻求利益,此外,法国也在为其军事工业领域谋求利益,并能充分了解法国在非洲萨赫勒地区进行军事行动的战争目标。2019年4月,巴黎的一些分析师,尤其是马克龙顾问中的一些分析师预计,哈夫塔尔能够在几天之内收回的黎波里。

全国会议失败

与此同时,联合国利比亚问题特使加桑·萨拉姆负责组织定于4月15日在加里米斯(的黎波里以南400公里)举行的全国会议,这次会议的目的旨在通过国家宪章和路线图。

这次会议并没有在4月4日举行。当时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对的黎波里进行正式访问,哈夫塔尔对首都的黎波里发动了突袭。

在4月18日举行的联合国安理会理事会议上出现了分歧,安理会的这种分歧一直持续至今,但是有迹象表明,在哈夫塔尔遭遇军事挫折之后,局势可能会发生变化。

在双方最近宣布进行大规模空袭及外部力量不断向两大交战阵营增派军事支持背景下,人们担心军事升级,这似乎增加了区域和国际大国避免最坏情况发生的决心。

美国正在行动

在5月19日至20日与法国总统和土耳其总统进行会晤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呼吁利比亚冲突降级,与此同时,俄罗斯和土耳其领导人宣布他们同意在利比亚达成协议。

或许这项协议的主要目的是确保撤出数百名瓦格纳雇佣军,这些雇佣军与哈夫塔尔武装部队在的黎波里南部并肩作战。

因此,这些雇佣军设法安全抵达拜尼沃利德机场,此后,他们在5月24日乘飞机离开利比亚西部。

另一方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致电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并开始与哈夫塔尔进行联络。

在的黎波里的许多观察家看来,蓬佩奥与萨拉杰进行联络表明华盛顿已经从哈夫塔尔的军事挫折中吸取了教训,并打算对其灵活的中立立场进行审查。

至于俄罗斯,从来没有忽略过与的黎波里地区许多行为者的关系,通过谴责4月27日的“公投”并支持萨拉杰的政治倡议,俄罗斯改变了对哈夫塔尔的态度。

认为哈夫塔尔已经失败——至少以目前形式来看——目前还为时过早。

阿联酋是否准备在没有美国和法国强烈刺激情况下放弃对哈夫塔尔的军事支持?有关于此,在的黎波里建立土耳其战略据点以及土耳其人长期定居在那里的前景,是前“奥斯曼帝国殖民者”与哈夫塔尔不断斗争的主要动力。

这种敏感的理由对昔兰尼加(Barqa)居民产生了巨大影响,其中一些人不支持哈夫塔尔的政治野心。土耳其人在的黎波里的地位前景对阿联酋和埃及也造成了很大的不便,到那时,你将会看到支持利比亚穆斯林兄弟会的危险。像开罗一样,巴黎也将看到了一支新的力量在利比亚出现,对法国在北非和萨赫勒地区的战略利益构成了威胁。

恢复政治对话

没有什么是可以确定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联合国的主持下,这一刻可能有利于减少局势升级和恢复政治谈判。

正如斯蒂芬妮·威廉姆斯(Stephanie Williams)的说法称,联合国利比亚问题特别代表在5月19日提交给安理会的季度报告中所提醒的那样,围绕总统和两名副主席改组利比亚总统委员会的想法是恢复政治对话的现实目标之一,首次对话会议于二月份在日内瓦举行。

5月5日,萨拉杰对这一新的政府组成表示赞同,这与4月23日议会议长的倡议是一致的。

在联合国主持下,即将进行的各轮政治对话的成功取决于利比亚所有各方的积极参与,各政党中任何一个政党的缺席、被排斥或边缘化都将对利比亚人民造成同样的灾难性后果,就像2015年所发生的那样。

与许多观察家的看法正相反,有人认为目前的战争不是东西方之间的对抗,如果历史、地理、生活的自然条件和社会结构有助于塑造的黎波里和昔兰尼加之间的各种地区认同,那么这并不能阻止利比亚的民族认同感。

这种对同一国家的归属感抵制了国家的破坏,并将抵制各种外国干预以及长达九年的分裂和不稳定。

除了2011年战争留下的支离破碎之外,土著居民(城市居民、贝都因人、山区居民、柏柏尔人等)的多样性,导致在谈判和解决方案中出现了政治文化差异,这体现在的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中。在昔兰尼加,贝都因人大部落周围的社会结构设法更轻松地适应了等级制权威和军事风格的政府。

道路将是漫长而艰难的,但目标并非遥不可及。至于法国国防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如果他等待在哈夫塔尔即将获取胜利之前再次访问他,那么勒德里昂可能将不得不等待很长时间。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