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抗议活动 特朗普与军方之间的冲突

特朗普1月在副总统迈克·彭斯(右)、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左)和军事领导人面前发表讲话
特朗普1月在副总统迈克·彭斯(右)、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左)和军事领导人面前发表讲话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军方关系充满了危险的紧张气氛,此前,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反对特朗普关于使用现役军队以控制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示威抗议活动的决定,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一个多星期前因警察暴力执法而死亡,与此同时,五角大楼的前重要官员——其中包括前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对特朗普应对示威抗议的方式表示批评。

埃斯珀当地时间3日表示,他反对使用现役军队来平息抗议暴力执法的示威活动,这 与美国武装部最高指挥官形成了格外对抗。

埃斯珀表示, “我不支持诉诸《叛乱法》,”他指的是1807年发布的一项法律,特朗普试图动用《叛乱法》,旨在使用现役军队来平息多个城市爆发的示威抗议活动。

此后数小时,美国前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对特朗普发动了进攻,他发文称,“我在大约50年前参军时,宣誓要支持、保卫宪法。我从没想到,同样宣过誓的队伍会被下令去侵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更不用说是为了让民选总司令去摆拍一张照片,而军队领导人就站在旁边。”

马蒂斯曾在特朗普政府中担任国防部长两年,之后因与总统意见分歧辞职。马蒂斯指出,德国的纳粹分子信奉“分而治之”的口号。

马蒂斯表示,”唐纳德·特朗普是我有生之年见到的第一位不试图团结美国人民的总统,他甚至连假装尝试都不愿意,相反,他试图分裂我们。”

政治目标

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两位前主席(目前在五角大楼中担任最高职位)也参与了上述分歧斗争。

在2011年至2015年担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马丁·登普西将军表示,“美国不是战场……我们的公民不是敌人。”

另一方面,美国退役海军上将、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马伦(Mike Mullen)也发文称, “我对我们的现役军队再次被用于政治目的服务深表担忧。”

非政治人物对总统的明确反对加剧了民事和军事关系出现裂痕的风险,这也可能意味着埃斯伯的职位受到威胁。

白宫发言人凯莉·麦肯内妮(Kayleigh McEnany)拒绝回答埃斯珀是否仍对特朗普充满信心的问题。

这些事态发展实际上动摇了特朗普一再坚持的与军方结盟的形象,这在他的政治宣传中得到了推广,以表明他的鉴定立场。

自从上周特朗普扬言要使用现役军队而不仅仅依靠来自国民警卫队的预备役人员来控制抗议弗洛伊德之死的示威活动以来,针对特朗普的情绪不断升级,据悉,弗洛伊德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在被警察逮捕过程中因窒息死亡,美国多个城市就此爆发示威抗议活动。

埃斯珀似乎赞同总统的决定,特朗普下令将1600名宪调派至华盛顿特区,以准备应对再次爆发骚乱,并要求各州州长“控制战场”。

军队政治化

在安全部队驱散示威抗议者几分钟之后,埃斯珀和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当地时间1日出现在特朗普身边,并在白宫附近的教堂拍照留念,他们似乎同意特朗普部署士兵的决定。

但是美国国防部长改变了他的立场,并被指控他将军方变成了特朗普手中的政治工具,埃斯珀当地时间3日强调称,他坚决反对使用现役军队来平息示威抗议活动的做法。

埃斯珀在五角大楼告诉记者说,“美国只有在最紧急和最可怕的情况下,才应该动用现役军人来执行国内执法任务。”他并补充说, “我们目前没有处于这种情况下。”

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埃斯伯和米莉以及五角大楼的其他高级官员向士兵们强调称,他们誓言捍卫美国宪法,尤其是言论自由权。

五角大楼前发言人大卫·拉班(David Laban)表示,他从未见过如此规模的反总统立场,尤其是马蒂斯这样的人物。

拉班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总统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使军队政治化。”他并补充说,埃斯伯和米利“迟了很多”,这使得情况变得更加糟糕了。

拉班还继续说,“在本周,军队和美国民众都失去了部分信心。”他并强调称,马蒂斯、登普西和马伦没有试图在军队内部滋养叛乱分子,但他们认为,在美国人民中,军人的声誉受到威胁,并指出,这种情况“正在加剧”。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当地时间6月4日,上千人聚集在美国城市明尼阿波利斯,悼念死于警察暴力执法之下的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弗洛伊德之死在美国引发了全国性的抗议浪潮,抗议者们甚至在白宫门前也举行了示威活动,同时,他的死亡还引发了一场有关种族和公正问题的争论。另有数千人在纽约为弗洛伊德举行了追悼会。

6月5日,在纽约的一次抗议活动中,美国警察袭击了一名老人。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敦促各州州长平息抗议活动,数千德国人游行示威,抗议美国歧视非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