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和克格勃如何控制俄罗斯并欺骗西方国家?

普京(左)和俄罗斯石油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在莫斯科郊外新乌加洛夫的政府总部[路透社]
普京(左)和俄罗斯石油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在莫斯科郊外新乌加洛夫的政府总部[路透社]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了一本新书的介绍,详细介绍了俄罗斯总统普京及前苏联情报局克格勃(KGB)的形成方式,并介绍了普京和克格勃如何控制俄罗斯及其如何欺骗西方国家。

记者和分析师霍华德·阿莫斯(Howard Amos)在对美国记者凯瑟琳·贝尔顿(Catherine Belton)撰写作品的介绍中表示,很少有人讲述普京和现代俄罗斯“克格勃”的形成,以及这个俄罗斯国家组织如何重现并征服了西方国家。

阿莫斯在他的书评开端表示,他听过描述普京的最好词语是一位前苏联不同政见者,他的父亲是普京的朋友,很了解普京,并在苏维埃统治时期与其共同在“克格勃”中工作,这句话就是“普京不能屈服,但可以被打破”。

只要活着就是间谍

作者表示,普京长大成人,此后,他投身政治斗争,他曾在“克格勃”组织中担任主席职务,他在这个机构中成长,这意味着,只要他活着,他就具有间谍的思维。

在《普京的追随者:克格勃如何夺回俄罗斯并接管西方?》(Putin’s People: How the KGB Took Back Russia and Then Took On the West)一书中,阿莫斯表示,贝尔顿认为,普京从未放弃过恢复苏联情报机构权威和权力的使命,这似乎只是苏联历史上固有的。

作者追溯了普京和他的同志从1980年代的中级间谍,到1990年代他们进入俄罗斯政治和商业高层的成长道路,并解释说,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系统,这个体系使用了克格勃制定规则来使用铁腕来维护权力,处理全球金融系统中的数千亿美元,并将俄罗斯的影响力进一步扩散到西方。

新冠疫情威胁普京未来

作者将话题转移至新冠大流行,他表示,这是审视普京及其政权的适宜时机,并指出,新冠大流行造成了经济困难和不确定性,这将对普京的评价降低至二十年来最低水平,从而造成了他担任总统期间的最大危机之一,并引发了有关普京政治前途的质疑。

新冠大流行造成了经济困难和不确定性,这将对普京的评价降低至二十年来最低水平[阿纳多卢通讯社]

为了了解普京的工作,贝尔顿建议前往东德的德累斯顿,普京在1985年被任命为德累斯顿的外国情报官员。

尽管关于普京在这段时间内生活的描述大多数只是说他学习德语和喝啤酒而已,但贝尔顿描绘了一幅完全不同的画面,称普京在这段时间管理客户、招募、偷窃技术,甚至管理在铁幕“柏林墙”另一侧进行暗杀行动的左翼恐怖组织。

与此同时,普京熟悉苏维埃特勤局在苏维埃帝国崩溃时采取的维持其影响力的措施,这是一些有远见的军官所期望的。

总体而言,这意味着要与“受信任”和“友好公司”建立大笔资金,并在国外制定复杂的走私计划和代理商网络。

贝尔顿断言,普京和克格勃在1980年代的所作所为是“即将发生的计划蓝图”。

特朗普在俄罗斯的间谍网络

在一个引人注目的说法中,贝尔顿表示,苏联情报的持续影响力可能是他几十年来的标志,但直到2016年才引起西方大多数人的注意,有证据表明,莫斯科干预了当时的美国总统大选以利于总统特朗普获胜。

贝尔顿深入研究了后苏联国家的巡回经纪人和代理人世界,他们在特朗普竞选总统很早之前就包围了特朗普,并确定了他们与俄罗斯情报部门的联系,以及他们如何利用这些情报策略将未来总统与金融义务网络联系起来。

贝尔顿写道,特朗普最初的工作只不过是一种向美国汇款的便捷方式,并表示,她追踪了特朗普与建筑大亨阿加斯·阿加拉罗夫(Agas Agalarov),老牌走私者沙尔瓦·奇吉林斯基(Shalva Chigirinsky)和石油贸易商塔米尔·萨皮尔(Tamir Sapir)等人物的往来,俄罗斯安全部门和公众向她透露称,这些关系已逐渐加深,并指出,特朗普在某个时刻已成为“政治机会”。

普京追随者

阿莫斯表示,贝尔顿的书不仅涉及俄罗斯间谍界,而且——顾名思义——主要针对克里姆林宫中心的商人和强大官员,以及他们使用其巨额财富和强大影响力而做的事情,阿莫斯并补充说,贝尔顿书中的所有人物几乎都有与克格勃合作的背景。

但是贝尔顿走得更远,并解释了那些被认为更加独立的亿万富翁与克里姆林宫的密切关系。

贝尔顿谈到了米哈伊尔·弗里德曼和皮奥特·阿夫纳——两人是“阿尔法银行”的所有者——如何雇佣了普京在东德工作期间认识的一位熟悉间谍人物,并谈及普京如何在2003年建议亿万富翁罗曼·阿布拉莫维奇购买伦敦足球俱乐部“切尔西”,贝尔顿并谈及这些关系如何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被暴露,因为当局开始依靠这些有钱人来节省数千万美元,以增强医疗保健系统的能力。

贝尔顿:俄罗斯情报机构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很久就将特朗普与金融义务网络联系起来[阿纳多卢通讯社]

俄罗斯情报部门计划了普京的垮台和崛起

贝尔顿描绘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核心问题是俄罗斯情报和间谍机构对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产生的压倒性影响,因为这表明苏联解体是苏联情报官员的“内部事务”,普京升任总统只是克格勃的一个精心策划,在这两种情况下,这些复杂的政治行动,不仅涉及一帮间谍的阴谋。

贝尔顿还援引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和间接证据为后苏联时期的一些黑暗谣言提供了新的可信度,例如普京参与了他在1990年代老师阿纳托利·索布恰克的暗杀行动,以及他的盟友尼古拉·帕特鲁舍夫2002年在莫斯科剧院组织了一次“恐怖袭击”,至少有170人被杀,以此事件来报道普京并“将他与总统联系起来”。

贝尔顿表示,没有理由怀疑在“克格勃”工作军官的残酷性,腐败、无能和对炮弹的依赖有时也是俄罗斯政策的一部分。

操纵经济体系

另一个紧迫的问题是,贝尔顿揭露了普京政权如何操纵经济体系,以为其内部圈子个人筹集财富,为“战争基金”建立秘密基金并为在国外建立影响力的行动融资。

通过与克里姆林宫内部以及前间谍的银行家和消息人士的多次对话,普京的追随者们展示了这位俄罗斯领导人合作伙伴如何通过剥夺国有天然气垄断企业——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赚取能源出口并创建大型金融公司来逐步接管俄罗斯经济,例如与克里姆林宫保持有亲密联系的苏加斯保险公司(Sugas Insurance Company)和俄罗斯银行(Bank of Russia)。

贝尔顿令人信服地指出,西方国家许多人都鼓吹了这一过程,他们认为,在共产主义结束后,将俄罗斯纳入全球金融市场将使其与西方合并,与之正相反,俄罗斯公司在国外的上市以及西方律师、金融家和官员的否定,只是丰富了与普京关系密切的公司,巩固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形象,并最终阻碍了该国的经济发展。

贝尔顿写道,普京的追随者已经准确地计算出,金钱对西方国家而言胜于所有问题。

破坏西方机构

随着2014年莫斯科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之后,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崩溃,普京对俄罗斯经济的控制日趋严格,西方失去了塑造其政权的机会。

贝尔顿援引一位银行家的话说,这是普京的钱。“当他上台时,他开始说自己不过是租金管理者,但后来他成为了整个俄罗斯的控股股东。”

其中部分金钱为普京及其最亲密的盟友提供了奢侈的生活,但据贝尔顿称,其中很大一部分金钱被转移到国外——不受民主监督——以破坏西方机构,从美国大选到2016年英国就脱欧进行的全民公投及对欧洲各政党的削弱。

根据贝尔顿的说法称,普京的追随者们在国外银行账户中藏匿着8000亿美元。

来源 : 外交政策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