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地区 可能性与影响

如果实施吞并计划,将在多个方面爆发对抗冲突[半岛电视台]
如果实施吞并计划,将在多个方面爆发对抗冲突[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军队继续为执行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的吞并计划做准备,与此同时,执政联盟内部就吞并时间和规模所持立场各不相同,而安全机构对吞并约旦河谷和巴勒斯坦领土所产生的无法预估影响表示担忧。

在以色列所持立场各不相同背景下,犹太复国主义政党一致同意吞并约旦河谷和定居点,但其机制有所不同。由内塔尼亚号领导的利库德集团致力于推动于7月1日实施吞并计划,而其执政联盟,由国防部长本尼·甘茨领导的蓝白党则强调必须根据美国《中东和平计划》规定实施吞并计划。

鉴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以色列任何单方面行动持保留意见,由特朗普总统特使阿维·贝尔科维奇(Avi Berkovich)率领的美国代表团在特拉维夫市与内塔尼亚胡和甘茨进行了谈判,以就吞并约旦河西岸地区计划进行磋商,据悉,白宫在美国驻以色列大使戴维·弗里德曼出席下进行的会谈上,并未对以色列执行吞并计划开绿灯。

外交和安全委员会成员与军方领导人会面,审查实施吞并计划的影响[半岛电视台]

第四次选举

在约旦和巴勒斯坦拒绝以色列吞并计划背景下,欧盟对此表示反对,在以色列政府内部就吞并计划所持立场存在分歧背景下,内塔尼亚胡正在准备第四次选举,据悉,内塔尼亚胡不需要甘茨及其政党来实现以色列议会对吞并计划的批准。

但是,围绕内塔尼亚胡——他正在寻找一条逃脱之路,以摆脱因腐败和审判问题而产生的内部危机——的困境存在于利库德集团和蓝白党联盟协议的第28条规定,这项条款规定内塔尼亚胡和甘茨将就特朗普的计划与美国进行全面协议和协调,包括必须向美国提交吞并计划地图,并规定通过对话和国际谅解来解决该问题。

在立场分歧和意见不同背景下,特拉维夫正在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可能采取的任何举措做准备,这一次是建立在《联合国和平威胁公约》第七章基础上,并允许对侵略者(以色列占领者)进行制裁,致力于对抗占领并解决该问题,此外,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首先在约旦河西岸地区举行示威抗议,并与以色列军队发生对抗。

主权博弈

预期将采取任何实际行动来实施吞并计划,即使只是部分实施,耶路撒冷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举办了一次题为“主权博弈”的研讨会,该研讨会模拟了实施吞并计划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及约旦的影响,并预测了可能的战争发展。

从“主权博弈”中可以明显看出实施吞并计划决定的复杂性及其后果和影响,此举将在该地区乃至全世界产生影响,依赖于事实和现场事实的模拟并没有清除一切,因为许多问题仍然悬而未决、未解决且没有答案的。

这种想法源于内塔尼亚胡-甘茨政府对约旦河西岸地区行驶主权的决定,这一戏剧性举动的结果显而易见。尽管如此,此举的长期影响和后果仍然模糊不定和未知的,因为此举将让以色列在经济、国际和安全方面付出代价。

研讨会得出结论称,最初的反应将是严厉的,其将着重于在约旦河西岸地区针对定居者和军队实施个别行动,并由欧洲联盟对以色列实施经济制裁。但是,看来以色列将能够遏制这一点。

内塔尼亚胡早些时候宣布,他将在7月开始实施吞并计划[半岛电视台]

两国解决方案

耶路撒冷中心负责人埃夫拉伊姆·因巴尔(Efraim Inbar)教授认为,在第一阶段,政府可能会采取行动,在约旦河谷以及耶路撒冷地区战略和重要安全区,马阿莱赫•阿杜姆(Maale Adumim )、古什•埃齐翁(Gush Etzion)以及阿里尔(Ariel)定居点实施以色列法律,这些地区是约旦河西岸地区的定居点,并在以色列达成全国共识。

为了确保白宫支持以色列的行动,耶路撒冷中心负责人建议以内塔尼亚胡为首的联合政府接受特朗普计划及其所有规定,其中包括必须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恢复谈判并建立巴勒斯坦国的规定。

因巴尔认为,美国的中东和平计划是朝着两国解决方案迈出的最现实的举措,是目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方面之间僵局的切实可行替代方案,因此,此举的最重要性在于逐步为所谓的“世纪交易”奠定了基础。

为了遏制任何地区性影响,因巴尔认为,以色列政府应就与吞并有关的所有事项启动秘密谈判和幕后磋商,推动特朗普计划并加强与海湾国家的对话,但前提是以色列政府应准备好在欧洲舞台上看到的艰难决定、举措和措施,并致力于争取在中东具有共同战略利益的友好欧洲国家的支持。

逐渐吞并

另一方面,军事分析员阿莫斯·哈雷尔(Amos Harel)在接受以色列《国土报》采访时表示,估计内塔尼亚胡将走向“象征性吞并”,吞并地区将不会超过约旦河西岸的定居点和毗邻耶路撒冷的定居点马阿莱赫•阿杜姆,这些地区是根植于以色列意识的地区,并且犹太复国主义对此达成了共识。

军事分析家解释说,内塔尼亚胡在与定居者领导人会面时与他们讨论了分两阶段逐步吞并的想法,预计第一阶段将吞并约旦河西岸地区30%领土,第二阶段将吞并约旦河谷,但定居点领导人反对了该提议,并质疑内塔尼亚胡的诚意,并质疑他将来履行第二阶段吞并计划承诺的可能性。

在以色列经济危机加剧背景下,随着第二波疫情的暴发,100万工人和雇员涌入失业大军,根据哈雷尔说法称,“内塔尼亚胡似乎通过指责甘茨和外交部长加比·阿什肯纳齐来为自己找借口,并冻结吞并计划”。

但是军事分析家对内塔尼亚胡威胁要进行第四次选举的严重性提出质疑,因为内塔尼亚胡与蓝白党在吞并计划上存在分歧,他并指出,现阶段对以色列选民而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实施吞并计划,而是遏制新冠大流行在以色列的蔓延,以及应对因新冠疫情导致的大规模经济危机。

战略转折点

另一方面,以色列智库萨达特战略研究中心研究人员格申·哈科恩(Gershon Hacohen)则认为,内塔尼亚胡正处于在约旦河谷、定居点和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行使主权的两难境地,这将内塔尼亚胡置于以色列历史上战略性、中心性和最困难关头的漩涡之中。

有关安全方面,格申·哈科恩认为,首先需要就西岸和约旦河谷的主要交通路线控制问题进行切实和立即的澄清,以色列总理承诺,即使在执行特朗普计划过程中,以色列军队仍将对以色列的安全负责,因此,尽管存在种种危险,但实行主权仍是犹太人民的历史性机遇。

格申·哈科恩认为,即使实施吞并计划将面临政治风险,并在该地区和欧洲地区产生影响,其危险性不低于以色列无法维持其在约旦河谷临时安全定居点所带来的安全风险。

关于约旦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威胁及开罗对吞并计划所持立场问题,哈科恩表示,“埃及和约旦利用和平条约作为阻止以色列实现其安全和政治利益的工具,同时为八国和平共处创造动力。今天,面对该地区领导人的威胁,以色列正处于十字路口,因此,以色列为促进其主权利益所作的独立决定与宣布独立同样重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本杰明·波格伦德在南非担任记者,数十年来一直与种族隔离作斗争。自从20年前移居以色列以来,他一直热情地为以色列辩护,反对有关以色列也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的指控。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