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对朝制裁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正在试探外交的底线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参拜公墓,向战争死难者致敬,纪念朝鲜战争停战64周年 (路透)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参拜公墓,向战争死难者致敬,纪念朝鲜战争停战64周年 (路透)

2018年2月,在韩国平昌冬奥会上,金与正是朝鲜的友好代表,她微笑着,挥手走入人群。

朝韩两国在开幕式上一同进入体育场,并派出了一支女子冰球队。金与正不仅是朝鲜统治家族中首位访韩成员,还与文在寅总统握手,两国关系有望改善。

然而,6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妹妹金与正在针对韩国的好战警告中多次被提及,这显然是关于脱北者组织在边境或沿河散发传单,而朝鲜日益感到失望,因为韩国无力履行合作承诺,或说服美国放松对朝鲜的经济制裁。

伦敦国王学院国际关系的读者、朝鲜半岛问题专家帕尔多表示,这些事件是一场“人为制造的危机”。

6月24日,在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前夕,朝鲜官方媒体报道称,金正恩转而决定暂缓执行其妹妹威胁的军事行动。

帕尔多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朝鲜认为,在过去几年的峰会上,它没有从美韩那里得到它所期待的让步。紧张局势升级是对已经发生的事情表示不满,需要采取不同的措施。

朝鲜官方媒体报道称,金正恩的让步反映了他对“当前形势”的分析。

不容易的停火协议

朝韩自1953年以来一直处于不稳定的休战状态,当时一份停战协议结束了战争,这场战争导致数百万平民死亡,各方军队伤亡惨重。但和平条约从未正式达成,近几十年来,朝鲜一直在接触、孤立和那种引人注目的行为之间摇摆,比如它决定炸毁位于开城的联合联络处。

在朝鲜宣布切断与韩国的所有通讯联系一周后,这一举动实际上标志着《板门店宣言》和2018年开始的最新一轮接触的结束。

华盛顿特区史汀生中心专门分析朝鲜的网站38 North的一篇评论写道,这是“与文在寅政府彻底决裂的一次尝试”。

在朝鲜2019年进行了一系列导弹试射之后,朝鲜发表了更加激烈的言论。此前,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第二次峰会因解除制裁而破裂,之后重启无核化谈判的努力也以失败告终,金正恩为美国改变立场设定了最后期限。

上周,朝鲜炸毁了与韩国在边境城镇开城建立的联合联络处,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路透)

朝方将矛头指向韩国,并拒绝文在寅邀请特使的提议,或许是希望文在寅总统会向美国施压,要求美国减轻因朝鲜核试验而实施的部分制裁。总统已将朝韩合作作为他的政府的基石。

相反,韩国做出了比以往更有力的回应,称金正恩对文在寅的批评“从根本上破坏了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信任”,韩国统一部部长辞职。

韩国的优先考虑

墨尔本大学亚洲研究所学者宋杰说,韩国的内部政治也需要仔细审查,他还指出,如果没有总统府青瓦台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批准,统一部什么都做不了。

韩国基金会韩国研究高级讲师宋杰表示,国家安全委员会是国际主义者,将韩美联盟置于统一部改善朝韩关系的民族主义使命之上,对韩国来说,这个选择并不容易,尤其是当朝鲜想成为拥核国家的时候。

自日本殖民统治结束、导致朝鲜半岛分裂为苏联支持的朝鲜和美国支持的韩国以来,韩国一直在为如何处理与朝鲜的关系而发愁。

1950年6月25日,朝鲜派遣军队越过三八线,此举引发了联合国的干预,动员了美国和联邦军队,并引入了支持朝鲜的中国军队。长期以来,朝鲜一直将韩国视为美国的“傀儡”。

中国当时和现在一样,担心要维持一个缓冲国家,而美国继续在韩国部署约2.85万军队。尽管2018年协议中包括了一些安抚措施,朝韩非军事区仍然是世界上戒备最森严的边界之一。

1950年8月,联合国部队士兵在韩国的洛东江前线向共产主义阵地发射迫击炮时捂着耳朵。1950年6月25日,朝鲜军队越过三八线进入韩国,朝鲜战争爆发 (美联社)

根据协议,双方同意从一些边境地区撤走士兵,撤走用于从朝鲜向韩国播放宣传信息的扩音器,朝鲜6月表示将取消这些举措,并遏制脱北者和活动人士从韩国向朝鲜放飞宣传传单的气球的活动。

随着事态升级,韩国再次承诺采取法律行动,终止散发传单的行为,但在没有美国支持的情况下,制裁令文在寅难以实现2018年设想的经济倡议。

美国陆军战争学院亚洲研究教授金拉米说,甚至在金正恩停止挑衅之前,分析人士指出,尽管这种姿态帮助金与正提升了她在这个宗法和军事化政权中担任领导人的资历,制定计划步骤的决定暗示了一些灵活性,这对她的哥哥来说是一个“避免直接参与敌对行动的机会,以避免阻止他在未来与文在寅总统和特朗普总统会面达成协议。

帕尔多表示,韩语声明的措辞清楚表明,这只是一个临时决定。因此,该声明为进一步缓和紧张局势,但也为再次紧张局势打开了大门。

特朗普的失望

在新加坡和河内峰会令人兴奋的日子过后,特朗普现在似乎对朝鲜失去了兴趣,而是集中精力在为11月竞选连任而进行的激烈战斗中巩固自己的地位。目前世界上最严重的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公众对警察暴行和系统性种族主义感到愤怒。

即使在新加坡峰会期间,如果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的话是可信的,特朗普的注意力也只是在表面上,他想知道有多少记者会参加最后的新闻发布会。

6月21日,博尔顿在接受ABC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他关注的焦点。他有这么大的拍照机会,这是美国总统首次会见朝鲜领导人。

金正恩和特朗普离开了他们在新加坡举行的具有历史意义的峰会,此前他们签署的文件承认会谈取得了进展,并承诺保持这种势头。特朗普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表示,总统关注的是这一事件 (路透)

帕尔多说,和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一样,朝鲜可能已经意识到,这位总统不会兑现承诺。但他们不想与美国彻底决裂。

中国仍然是朝鲜最大的盟友,史汀生中心分享的卫星图像显示,在因新冠疫情而关闭了数月之后,中朝边境贸易可能已经恢复。

美国陆军战争学院的金教授说,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中断了与中国的旅游和贸易,使中国经济接近崩溃的临界点。现在放弃外交还为时过早,不是因为金正恩是一位值得信赖的领导人,而是因为朝鲜糟糕的经济形势让经济诱惑变得非常有吸引力。

朝鲜政权认为,自己已经做出了足够的让步,例如采取措施摧毁其在宁边的核设施,并归还在战争中牺牲的士兵遗体,理应获得一些让步。

6月24日,约147具遗体从夏威夷运回首尔,其中一些是因为2018年倡议而发现的,但如果韩国希望,两年来的缓和是挑衅和接触周期已成为过去的信号,那么过去几周的事件表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