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吞并计划与南非种族隔离政策的比较

巴勒斯坦人参加反种族隔离领袖纳尔逊·曼德拉雕像的揭幕仪式 (美联社)
巴勒斯坦人参加反种族隔离领袖纳尔逊·曼德拉雕像的揭幕仪式 (美联社)

本杰明·波格伦德在南非担任记者,数十年来一直与种族隔离作斗争。自从20年前移居以色列以来,他一直热情地为以色列辩护,反对有关以色列也是一个种族隔离国家的指控。

但是在87岁的时候,波格伦德开始重新考虑这件事。

他说,如果以色列继续推进吞并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和约旦河谷部分地区的计划,他将别无选择,只能宣布他的新家园已经成为现代版的种族隔离时代的南非。

在他绿树成荫的后院里,波格伦德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被占领的地区将会有以色列的统治者。他们将统治的人民将没有基本权利。

那将是种族隔离,我们将当之无愧。这让我非常担心,因为这让我们面临巨大的危险。

波格伦德是一位多产的作家,他说,他无法写出关于即将到来的吞并行动的内容。

他说,我没法让自己这么做。坦率地说,我只是对此感到非常沮丧,这是如此愚蠢、欠考虑和傲慢。

多年来,以色列一直被批评者贴上种族隔离国家的标签,他们用这个词来形容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统治,巴勒斯坦人在被占领地区被剥夺了基本权利。以色列对这个令人担忧的词进行了反击。

但是,随着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即将发动他的吞并行动,吞并行动讨论已久,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提出的“中东计划”为其注入了新的动力,“种族隔离”一词正日益成为以色列政治对话的一部分。

反对吞并的主流政治家已经开始使用这个词,大失所望的前军人们反复讨论这个问题。

以色列最受欢迎的政治讽刺节目Wonderful Country最近刊登了一个虚构的无人机公司的恶搞广告,该公司将巴勒斯坦人从被吞并的土地上空运出去。这架无人机的名字是“Apart-High”(高高隔离)。

加迪·沙姆尼是曾在约旦河西岸指挥以色列军队的退休将军,他表示,当你开始采取这些单边行动时,你实际上把自己置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他警告说,不可避免的是,被吞并地区的巴勒斯坦人将要求获得包括投票权在内的公民权利,这将“最终造成某种种族隔离”。

波格伦德说,以色列是“自我施加的”种族隔离,这个“20世纪下半叶令人憎恨的词” (美联社)

种族隔离指的是南非白人少数政权在1948年至1994年间实行的种族歧视制度。

其特点是为黑人和白人提供独立的住房和公共设施,禁止跨种族关系,以及剥夺大多数黑人的公民权。

1994年,纳尔逊·曼德拉通过民主选举成为第一位黑人总统,被打上了无赖国家烙印的南非和平地废除了种族隔离制度。

“深深的冒犯”

以色列政府的支持者对将其与南非相提并论感到愤怒。

Kohelet政策论坛是耶路撒冷一个经常为内塔尼亚胡政府提供建议的保守派智库,其国际法部门的主管尤金·康托罗维奇说,这样的比较是“非常令人反感的”。

他说,种族隔离是南非少数白人政府统治多数黑人的制度。

他们征税,起草了宪法,通过了他们生活所依据的每一项法律。

康托洛维奇说,这些条件都不适用,因为大多数巴勒斯坦人是由自治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管理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拥有有限的自治权。

波格伦德则有不同的看法。

作为约翰内斯堡《兰德每日邮报》的记者和编辑,波格伦德记录了许多种族隔离的恐怖事件,包括臭名昭著的沙佩维尔大屠杀,在那次大屠杀中,南非警察向黑人抗议者开枪,打死69人,并揭露了监狱的条件和对黑人囚犯的酷刑。

他因拒绝指认线人而入狱,因举报而受审,他的家被警察洗劫,有时还需要保镖。

波格伦德的报纸1985年在政府的压力下关闭后离开了南非。在伦敦和美国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他于1997年移居以色列。

他直言不讳地批评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人的方式。

他用“暴虐”、“压迫”和“野蛮”等字眼描述了对约旦河西岸的占领,以色列定居者和巴勒斯坦人要遵循不同的法律框架。

但他一直不称其为种族隔离,认为这个词是邪恶的。

他说,这是一个致命的词。

“事实上的种族隔离”

这个词的支持者认为,它已经适用于西岸,因为尽管存在着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但以色列对该领土拥有实际的最终控制。以色列控制进出、水和其他资源以及总体安全。

在莫迪因伊利特以色列非法定居点附近的隔离墙上,用阿拉伯语写着“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永恒的首都”的巴勒斯坦国旗颜色的标志 (美联社)

根据临时和平协议,巴勒斯坦政府还完全控制约旦河西岸60%以上的地区,那里有所有的定居点,成千上万的巴勒斯坦人生活在那里,但没有发言权。

尽管对这次占领感到震惊,但波格伦德多年来在文章、演讲和2014年的一本书中指出,这种情况缺乏南非的“有意性”和“制度化”的种族主义。

但是波格伦德说,几年前以色列议会通过了民族国家法,宣布以色列是犹太人的“民族家园”,同时似乎降低了阿拉伯少数民族的地位,他开始感到担忧。

他说,吞并会把我们带到边缘。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内塔尼亚胡说,巴勒斯坦人将继续留在“飞地”和“仍然是巴勒斯坦的臣民”。

一些报道暗示,为了减少国际社会的批评,内塔尼亚胡可能会减少吞并行动的规模,但波格伦德表示,规模大小并不重要。

他回忆说,在伦敦的时候,一位购物者拿起一袋葡萄,看到是南非的产品,就厌恶地把它们放下。他担心以色列也会处于类似的境地。

波格伦德说,你将背负着种族隔离的污名,我们正径直走向自作自受,我们在实行20世纪下半叶令人们痛恨的字眼种族隔离。

来源 : 美联社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