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苏丹与埃塞俄比亚友好关系的边界地带

苏丹军队在与埃塞俄比亚接壤的边境地带 (社交网站)
苏丹军队在与埃塞俄比亚接壤的边境地带 (社交网站)

艾哈迈德·法德勒-喀土穆

6月20日,快速支援部队司令、主权委员会副主席哈米达蒂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出发,甚至埃塞俄比亚人再次进攻加达里夫州苏丹法沙卡的土地。

在最新的事态发展中,6月23日上午,埃塞俄比亚民兵什夫塔(音译)袭击了靠近埃塞俄比亚边境的苏丹农田,导致苏丹部队伤亡,据消息人士告诉半岛网记者称,苏丹部队也回应了埃塞俄比亚的炮火。

苏丹军方表示,6月21日,在法沙卡地区的阿德卜拉河东岸的安法勒据点,苏丹军队击退了“埃塞俄比亚军队的某部队的敌对行为”。

哈米达蒂对埃塞俄比亚进行了为期3天的访问,此前在5月末,埃塞俄比亚对同一地区发动袭击,导致人员伤亡。当时,苏丹军队首次指控埃塞俄比亚军队支持什夫塔民兵。

苏丹士兵在与埃塞俄比亚接壤边境附近 (社交网站)

战略计划

加达里夫州边境管理部门的一位官员告诉半岛网记者,他认为,在遏制当前在法沙卡土地上肆虐的边境冲突方面,哈米达蒂的访问毫无作用,因为埃塞俄比亚政府承认这些土地属于苏丹,并没有抹去与法沙卡接壤的阿姆拉族的影响。

据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称,2005年,两国的联合实地工作委员会扣留了75.4万Feddan(面积单位)埃塞俄比亚农民的土地,土地面积持续扩大,达约899.5万Feddan的肥沃土地。

他还说,在苏丹法沙卡约100万Feddan的土地上,是埃塞俄比亚大部分的向日葵、芝麻和玉米作物的出口品。

他认为,埃塞俄比亚中央政府立场与边境敌对的现实差距,包括在支持埃塞俄比亚人在苏丹境内的居住和农业定居点的埃塞俄比亚战略计划中,即使诉诸国际仲裁,国际仲裁员也会发现给予埃塞俄比亚某些权利的合乎逻辑的理由。

埃塞俄比亚定居点

同一消息人士还证实,当前,埃塞俄比亚人拥有按字面意义的定居点,这已由解散的管理法沙卡的议员穆巴拉克·努尔证实,他说,为了改变该地区的人口统计,埃塞俄比亚人建立城市、道路、教堂和墓地。

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努尔称,历史记载,1957年埃塞俄比亚人在法沙卡存在过,当时7个埃塞俄比亚农民耕种了3800Feddan的土地,在1964年至1967年之间,该数字增加到27个农田,农场面积增加到33000Feddan。

苏丹军队在与埃塞俄比亚接壤边境附近 (社交网站)

他补充说,在1972年至1991年之间,埃塞俄比亚农民的数量增加,在到8.45万Feddan的土地上,有52个农民。1994年后,农民人数达到约100万Feddan的土地上有1659名农民,深入苏丹境内在9公里至22公里。

与苏丹其他地区隔离的法沙卡地区的地位,使埃塞俄比亚人加强了对该地区的控制,因为该地区是伊斯兰河、阿特巴拉河和塞蒂特河交汇的半岛。

该议员建议,重新规划加达里夫州与埃塞俄比亚的提格雷和阿姆拉地区之间265公里的边界地带,这里包括15个已知分界点,此外,苏丹对该地区施加主权,发展该地区并将其连接到道路和河流上的桥梁。

新的因素

加达里夫州记者奥马尔指出,法沙卡地区的致命冲突已经持续了许多年,由于前政权采取的平息方法,媒体还没有对其进行报道。

据半岛网记者声明,苏丹最近在该地区部署了部队,苏丹军方发言人宣布,正如5月末发生的埃塞俄比亚袭击事件,为法沙卡问题提供了启示。

4月8日,在行动管理局军官和军事情报局长的陪同下,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访问了法沙卡,之前有报道称,埃塞俄比亚军队集结,渗透到苏丹领土。

记者提到,苏丹在该地区部署军事增援部队是好事,但边境仅有几百名士兵还远远不够,与此同时,随着秋季即将来临,埃塞俄比亚民兵十分活跃,迫使苏丹农民将土地租给埃塞俄比亚农民。

历史上的野心

尽管展望未来的国际中心研究员巴希尔认为,虽然爆发法沙卡冲突,但两国不太可能因此而发动战争,他建议武装该地区的苏丹农民,类似于埃塞俄比亚军队的什夫塔民兵队指挥。

他指出,埃塞俄比亚前总理梅莱斯·泽纳维曾表示,埃塞俄比亚采用复兴大坝,这这是苏丹边界附近最大的战略项目,因此,不可能与苏丹开战。

巴希尔还告诉半岛网记者,尽管如此,在历史上,埃塞俄比亚对苏丹东部边界有野心,现在可能不算在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苏丹周旋着埃塞俄比亚与埃及的复兴大坝之战,而两国胜在人口上。

历史事实可能证明,多山的埃塞俄比亚对苏丹境内平坦农田的野心。1891年,埃塞俄比亚皇帝孟尼利克二世致信欧洲各国国家元首,确定其帝国疆界直至苏丹中部青尼罗河上的卡尔库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21日,埃塞俄比亚部队对边界上的苏丹军队哨所发动了袭击。之后苏丹军队表示,苏丹领导人和埃塞俄比亚领导人达成共识,双方均认为有必要继续进行对话并保持克制。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