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及利亚能否在利比亚发挥中立的调解作用?

阿尔及利亚总理特本(右)与法耶兹·萨拉吉 (通讯社)
阿尔及利亚总理特本(右)与法耶兹·萨拉吉 (通讯社)

利比亚冲突各方迅速转向阿尔及利亚以寻求有效的调解,旨在缓解该国不断恶化的局势。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总统委员会主席法耶兹·萨拉吉本月20日率领高级代表团访问阿尔及利亚,并受到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的接待。

就在萨拉吉本次访问开始的几天之前,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以图卜鲁格为基地)议长阿吉莱·萨利赫也在访问阿尔及利亚时得到了同等的接待。

阿尔及利亚总统府发布声明称,特本在两个场合上均重申了“阿尔及利亚的坚定立场——呼吁利比亚兄弟之间进行对话以达成政治解决方案,并认为这是确保利比亚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受外国军事干预的唯一途径”。

与此同时,埃及总统塞西却发表声明称,“埃及对利比亚的任何直接干涉,都已具有国际合法性”,在今年6月初,塞西曾宣布“一项旨在确保利比亚三大势力,在由联合国主持完成的民选总统委员会中公平地分享权力的协议”,并认为所有外国势力都应遵守这项协议,保证外国雇佣军撤出利比亚全境,并解散当地民兵组织、上缴武器。

观察员们认为,这几桩事件发生的同步性,引发了大量疑问,一是关于法耶兹·萨拉吉突然访问阿尔及利亚的时间节点所具有的象征意义,这与阿吉莱·萨利赫在他之前一周访问阿尔及利亚之间是否存在关系?后者是否在争取支持?因为在后者看来,塞西的倡议会牺牲掉他们的利益,埃及政权作为调解方,并没有在冲突各方之间保持中立,因此他们认为这项倡议没有任何价值。那么,阿尔及利亚是否具有在这场危机之中发挥中立调解作用的能力呢?

特本在最近一次会见阿尔及利亚媒体时强调,阿尔及利亚重视解决利比亚危机,阿尔及利亚愿主持召开利比亚各方之间的对话会议。

特本还透露,退役将军哈夫塔尔与法耶兹·萨拉吉并不反对由阿尔及利亚对这场危机进行调解,他还强调称,阿尔及利亚也并不介意与埃及和突尼斯合作,以结束利比亚危机。

解调与暂停执行

关于阿尔及利亚成功完成这项复杂的外交任务的可能性,来自卜利达大学的国际关系教授穆赫辛·科尼奇表示,“自2011年利比亚爆发革命以来,甚至在2011年之后的内战期间,阿尔及利亚都试图在利比亚各大势力之间发挥积极的调解作用”,科尼奇解释称,“由阿尔及利亚进行调解的想法,受到了利比亚各大势力的欢迎”,这种想法基于利比亚内部解决问题的原则,而不受外国势力干预,相信只有利比亚人自身,才能通过停火和启动政治进程来解决问题。

科尼奇补充称,“将利比亚变成打响代理人战争的战场,这破坏了阿尔及利亚的调解作用,同样,阿尔及利亚的立场所具有的合理性与中立性,却未能赢得所有支持当地武装人员斗争的势力的接受,虽然它类似柏林会议上所达成的共识。”

科尼奇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事实恰恰相反”,在他看来,“土耳其和埃及之间的代理人战争,仍将在双方的国际伙伴和当地伙伴的支持下继续,并将以利比亚的国家安全为代价,从而又进一步破坏了地区安全,同时也影响了阿尔及利亚的重要领域,让阿尔及利亚在利比亚进行的调解陷入暂停,破坏了利比亚建设和平以及利比亚人民在实现停火和进入政治进程方面的意愿。”

科尼奇补充称,阿尔及利亚希望由利比亚人民自己决定命运,这是任何调解得以成功的先决条件,因为他们必须停止寻求外国支持,并接受坐在谈判桌面前,届时阿尔及利亚可以成为建立利比亚和平的助手和调解人,但是,如果利比亚人继续向地区或国际大国寻求帮助,并依赖其军事力量而非政治力量,那么,这将使阿尔及利亚的调解作用化为乌有。

科尼奇还认为,根据当前的局势发展,各方在共识上存在两面性,一方面,利比亚冲突各方都欢迎阿尔及利亚发挥调解作用,作为停止这场内战的手段,但另一方面,他们也欢迎来自其他地区的军事支持。

尽管如此,科尼奇认为,阿尔及利亚能够与利比亚冲突各方保持等同的距离,尽管它支持利比亚的国际合法政府,这将使阿尔及利亚更有资格胜任这项调解职能。但是,“某些区域大国向利比亚冲突各方提供的军事支持,延长了这场内战的时间并阻碍了调解进程。”

伊斯梅尔·马拉夫:利比亚的部落和氏族并不接受阿尔及利亚作为调解方 [半岛电视台]

法国的指令

另一方面,阿尔及利亚大学的国际关系教授伊斯梅尔·马拉夫表示,阿尔及利亚无法发挥积极有效的调解人作用,因为利比亚问题已经不再遵循地区议程,而且“这个问题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卷入其他大国的计划之中”,在他看来,阿尔及利亚和埃及“只是符合外国计划利益的两个代理人角色”。

不仅如此,马拉夫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还表示,阿尔及利亚的调解人角色不会得到利比亚部落和氏族的接受,这是因为在利比亚爆发革命之时,阿尔及利亚政权支持了卡扎菲政权而没有支持他们。

马拉夫补充称,“内部政治战线的异质性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到这一作用的发挥,并使阿尔及利亚只能提供新闻上的噱头,这也就是说,它的作用将仅仅是执行法国方面的指令

但是,马拉夫在最后强调称,“阿尔及利亚不会付出任何能在未来留下影响的努力,正如它所声称的那样,不过是在等待外部倡议的同时,坚持着积极而独立的想法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鉴于国际政治局势紧张,安卡拉最近在与利比亚问题有关的政治和实地举措中似乎采取了一种保密和令人惊讶的方式,一个庞大的高级代表团未经事先宣布而抵达的黎波里,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随后发表简短讲话,这是土耳其应对利比亚问题采取新方式的标志之一。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