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以如何交流暴力执法和控制策略

活动人士正寻求结束美以执法经验交流 (欧洲通讯社)
活动人士正寻求结束美以执法经验交流 (欧洲通讯社)

在乔治·弗洛伊德死亡后,美国防暴警察向抗议者发射了橡胶子弹、催泪瓦斯、胡椒喷雾和眩晕手榴弹,巴勒斯坦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如何最好地应对袭击的建议。

巴勒斯坦领土上的许多人在被以色列占领的西岸和被包围的加沙地带生活了几十年之后,对安全部队的这种战术很有经验。

根据犹太和平之声组织(JVP)和美以联盟研究组织(RAIA)的说法,美以的一个共同主题是在国家暴力方面交换策略和专业知识,这已经持续了18年。

911恐怖袭击几个月后,美国执法部门代表首次赴以色列进行正式训练,以交流在“反恐”方面的“最佳做法”。

从那以后,美国各地又有数千名特工在美以这些由以色列极右翼游说组织赞助的会议上接受了培训,包括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和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的特工。

但是,据JVP和RAIA 2018年题为《致命的交流》的报告,该报告详细说明了合作的程度,该项目并没有促进社区的有效安全,而是促进了警察暴力和控制策略的交流,包括大规模监视、种族定性和镇压抗议和异议。

据报道,多年来,数千名美国执法人员参与了交换活动,其中包括2019年12月前往以色列的安诺卡县(明尼阿波利斯北部)的詹姆斯·斯图尔特。

在过去的10年里,RAIA的执行董事伊兰·埃夫拉蒂一直在研究这个课题,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在与以色列的训练中,美国警察代表目睹了“镇压性暴力的实时示威、横跨约旦河西岸的抗议活动、在东耶路撒冷的巡逻、以及对加沙边境的访问”。

埃夫拉蒂表示,代表们与辛贝特和以色列军事监狱的主要官员会面,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特工和警察讨论调查策略,了解以色列如何利用他们的合作压制巴勒斯坦的异议,与来自国防部的代表和其他人士一起学习以色列的安全专业知识。

“反黑人”

莱拉是JVP的一名活动组织者,她要求只透露自己的姓氏。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这个交流项目只是几十年来美国警察暴力执法的一个方面。

莱拉说,我们今天在美国看到的暴力百分百是美国白人至上、反黑人和制度化种族主义的结果。

她说,这些交流项目为美军和以色列军队交换策略创造了机会,深化两国已经存在的有害做法和政策。

在这些交流中,代表们学习如何压制和渗透示威,以及如何在报道上与媒体协调。

训练还包括出售两国政府之间交换的“人群控制”武器,包括美国制造的催泪瓦斯罐,这些催泪瓦斯在2011年加州奥克兰和2014年密苏里州弗格森的抗议活动中大量使用,此外还有以色列的监控技术。

报告称,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也批评了奥克兰、巴尔的摩、弗格森和波士顿等地的警察部门,因为他们让科技公司使用监控软件,根据居民的宗教、种族和政治倾向来分析他们的身份。

“清真寺爬虫”

美国的一些做法也受到了臭名昭著的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社区渗透的影响。

劳伦斯·桑切斯是中央情报局的一名官员,他曾从事建立纽约警察局的“人口统计小组”,由被称为“清真寺爬虫”的告密者组成,以监视穆斯林社区。根据报告,该小组承认,他们从以色列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的行为中得到了启发。

纽约警察局也派出了便衣警察潜入“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收集抗议者身份、活动和短信的多媒体记录。

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全部为监视“黑人的命也是命”活动人士辩解,称他们为“黑人身份极端分子”和“国内恐怖分子”。

《致命的交流》报告表明,这些做法反映出,越来越多地使用安全辞令,来为监视和侵犯美国公民和居民的权利辩护,这些行为基于他们的种族和政治立场,这种做法在以色列已经完全制度化。

报告称,就像巴勒斯坦人被武断地定义为安全威胁并被列入辛贝特名单,在美国,有色人种和种族正义活动人士受到系统监控,可能被列入团伙数据库或政府观察名单,但几乎没有办法或机会让国家负起责任。

“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结束这种“致命交流”的运动始于2017年,到目前为止取得了一些成功。

2018年,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外国军队训练警察的城市,包括以色列军队,此前一个社区组织联盟成功游说了市议会。

阿曼·阿贝拉是发起这一运动的非军事化组织的联盟成员,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它由巴勒斯坦团结运动和达勒姆的黑人组织者联合而成。

阿贝拉说,这场运动的关键是要团结一致,摆脱以色列的“种族隔离”和占领,并确保当地的公共安全,尤其是那些经常成为警察目标的边缘化、黑人和贫困社区。

阿贝拉说,非军事化试图做的是建立一场国际主义运动,为每个人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一个安全的世界,一个支持我们的结构,一个有医保和住房的世界,一个没有国家暴力威胁的世界。

6月1日,在华盛顿特区,为了方便特朗普总统拍照,防暴警察驱散了拉斐特公园的抗议者 (路透)

2018年12月,在当地组织者的压力下,佛蒙特州警察也取消了在以色列的培训。

莱拉说,在西雅图和华盛顿特区,终止警察与外国军队和有充分记录的侵犯人权历史的州的交流的运动正在进行,这是更大的联合行动的一部分,以撤资和解散警察。

自弗洛伊德被杀以来,世界各地爆发了反对警察暴行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在此之后,政界人士提出了改革警察部门的立法,而其他人则认为,这不会起作用,彻底的改革是必要的。

埃夫拉蒂说,人群和运动中的很多力量聚集在一起,拒绝接受警察而不是社区的结构和资金,拒绝接受各部门像军队一样接受训练和武装,拒绝接受他们对人群实施系统性的野蛮暴力。

组织者和运动人士也联合起来,呼吁投资他们的社区,而不是军事工业。此时此刻,我们看到了这个长期组织的一些惊人成果。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