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之死揭开了欧洲种族主义的伤疤

巴黎举行反对种族主义和弗洛伊德之死的抗议示威
巴黎举行反对种族主义和弗洛伊德之死的抗议示威

美国的一名白人警官导致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从而在美国全境及世界范围内掀起一轮反种族主义的示威游行。

欧洲也不例外,成千上万的民众走上柏林、巴黎和伦敦的街头,谴责警察的暴力执法行为与种族问题上的不公正待遇。

鉴于这起致死事件引发的全球愤怒,许多欧洲国家政府及高级官员也纷纷谴责体制种族主义与滥用权力等行为,并表示支持世界各地进行的反种族主义抗议示威活动。

除了西班牙极右翼政党“声音党”(VOX)和荷兰的反伊斯兰、反移民的“自由党”将反种族主义抗议者称为“恐怖分子”之外,大多数欧洲政党的反应都是反对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

令人鼓舞的是,主要的欧洲政党都谴责了谋杀罪行并表示声援抗议示威活动,但是在涉及导致这位美国公民死亡的问题上,大多数欧洲国家的立场与美国并无太大不同。

长期以来,出于种族主义动机的犯罪行为在许多欧盟成员国内不断升级,换句话说,美国的种族主义也反映了欧洲当前的问题。

根据欧洲反对种族主义和不容忍委员会于2020年2月发布的年度报告,在该委员会的47个成员国内,反复出现与歧视穆斯林、犹太人和非白种人相关的问题。

该委员会强调,极端民族主义政策与仇外政策在欧洲的影响力日益增强,这也导致了不容忍和不宽容现象的急剧上升。

由极端右翼势力针对宗教及种族上的少数群体而实施的种族主义,特别是针对欧洲的穆斯林群体,开始在欧洲的主流派别中崛起。

在今年2月发生的恐怖行动中,极端右翼分子在德国西部城市哈瑙杀害了11人,其中大多数是土耳其裔的德国人。

在哈瑙发生的大屠杀,只是欧洲极端右翼分子所进行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中最近的一场。

伊斯兰恐惧症已经成为极右翼政党为实现其选举目的而利用的工具[盖蒂图像]

伊斯兰恐惧症升级

极端右翼政党认为,欧洲是基督教白人的大洲,他们拥有共同的历史和统一的文化价值观,这些政党认为,穆斯林对整个欧洲大陆的身份认同构成了文化威胁。

伊斯兰恐惧症已经成为极右翼政党为实现其选举目的而利用的工具,这就为这些极右翼政党创造了一种政治环境,不仅允许他们对伊斯兰教持仇恨态度,并且还使这种情绪成为了许多西方社会的主流政治和社会趋势。

但是,尽管极端右翼的意识形态对保护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的社会凝聚力及欧洲价值观构成了威胁,许多政治人士和主流媒体却对这一问题视而不见,并认为这是一个仅限于极端右翼势力的边缘问题。

相反的是,对伊斯兰教的仇恨当然不仅仅局限于边缘地带,而是已经在权力框架内部及其他社会结构内呈现出持久的敌对态势。

例如在英国,根据《恐怖主义法》第7条的规定,如果一个人属巴基斯坦裔,那么,毫无疑问,他在机场被拦下和被搜查的可能性要超过白人的150倍。

时机已至

但是,“白人至上主义”及相关意识仍然在许多西方社会内盛行,因此,反对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的抗争,远远无法结束。

正如白人至上主义和针对非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在美国构成了威胁一样,右翼极端主义也存在于欧洲并对欧洲构成威胁。

观察人士认为,乔治·弗洛伊德的悲惨事件应该为所有欧洲国家政府敲响警钟,以鼓励他们应对相关的挑战。

观察人士指出,不同的种族群体——无论是肤色上的不同还是宗教上的少数群体——每天都面临着歧视。因此,各国政府不应对种族主义和不容忍问题视而不见。

尽管关于种族主义和右翼极端主义的讨论很多,但是,我们距离解决这个问题还相当遥远。

在乔治·弗洛伊德的案件中,全世界今天团结在一起追求正义。但是,只有在全球范围内彻底消除种族主义的祸端,我们才能真正实现正义。

来源 : 阿纳多卢通讯社

相关文章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军方关系充满了危险的紧张气氛,此前,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反对特朗普关于使用现役军队以控制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示威抗议活动的决定,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一个多星期前因警察暴力执法而死亡,与此同时,五角大楼的前重要官员——其中包括前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对特朗普应对示威抗议的方式表示批评。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