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二十年后 阿萨德政权步履维艰

执政二十年后 阿萨德政权步履维艰
执政二十年后 阿萨德政权步履维艰

在国际制裁、经济危机和国内统治集团内部分歧的困扰之下,在俄罗斯、伊朗及国内民众示威的批评之下,叙利亚政权发现自身已被不幸所包围,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执政20年后步履维艰。

卢克·马特奥与哈拉·卡德玛尼在法国《解放报》上联合发表的一篇社论中以此为开篇,探讨了该国近期所处的危机,包括被戏称为“拍卖热”的叙利亚镑兑美元汇率的涨势——叙利亚镑兑一美元的价格一路上涨,其上涨节奏根本停不下来:从1800镑,到2400镑,再到3000镑、3500镑、3800镑……直至在美国对叙利亚政权实施的新制裁生效之前。

两名作者指出,美国国会在去年年底对“凯撒法案”(一位无名人士拍摄并泄露了数万名在叙利亚政权监狱内受到酷刑折磨的人员的照片)进行了投票,而官方媒体强烈谴责该法案为“经济恐怖主义”。

两位作者将美国的这项法案比作绕在叙利亚经济命脉上的绳子,而叙利亚经济本身已经受到很多问题的困扰。文章还强调,这并不是阿萨德政权应当应对的唯一灾难,该政权几乎快要品尝到军事和政治上的胜利,但是灾难与不幸的累积,却使它无法享受和平。

两名作者表示,本周正值巴沙尔·阿萨德上台20周年纪念日,在20年前,巴沙尔·阿萨德继承了父亲哈菲兹·阿萨德的总统之位,但是这位年轻的总统却没有留下任何值得庆祝的记录。在长达9年的毁灭性内战之后,巴沙尔·阿萨德还面对着家族内部前所未有的分裂,而该家族自1970年以来一直统治着叙利亚。

阿萨德与其亿万富翁堂兄拉米·马赫鲁夫之间的公开矛盾,揭示了该执政家族的内部分歧,该家族所在的阿拉维派,为维护该政权而牺牲了上万名成员。此外,这种矛盾还向叙利亚人强调了腐败的现实,以及国有资源是如何转化为总统周围的力量。

伊朗与俄罗斯的疏远

两名作者认为,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引起了叙利亚政权的担忧,即伊朗和俄罗斯两大盟友对该政权所表示出的不满。实际上,阿萨德政权的存活从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这两大盟友。但是,伊朗议会的一名议员却在5月20日的一场采访中作出“前所未有“的提示——或许我们已向叙利亚提供了200亿至300亿美元,而我们现在需要收回它。

就在伊朗开始疏远叙利亚问题,并着力于解决自身的卫生及经济问题之时,俄罗斯方面也通过亲近克里姆林宫的媒体发表了一系列的文章,以谴责叙利亚政权的腐败与无能。

这篇文章还指出,在历时近9年的战争之后,阿萨德政权并未控制住叙利亚全境,目前,仍有两大主要地区处于叙利亚政权的控制范围之外,其中一个位于叙利亚东北地区,由库尔德人占据,而另一个则是位于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此外,美国士兵也仍然部署在该国大型的石油产区内。

武装集团死灰复燃

这篇文章指出,当前的局势再次点燃了叙利亚公众的抗议示威活动,上万人集结在伊德利卜高举反对阿萨德政权的口号,此外,在叙利亚政权控制下的地区也爆发了抗议示威活动,正如苏维达省发生的情况一样,人们采取行动以回应经济的崩溃。

而在2011年冲突爆发的起点——达拉省,在俄罗斯2018年执行“和解协议”之后该地区的局势已经“平息”,但是在近期,当地的武装集团却死灰复燃,并针对亲政权的部队发动了有限程度的攻击。

两名作者在文章最后得出结论称,叙利亚南部已经开始出现叛乱的迹象,正如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在今年5月发布的报告中指出的那样,预计效忠于该政权的部队将在东北部地区面临某种不稳定的威胁。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