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情报部门如何在沙特问题上失败了?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2017年11月21日,退休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工作人员、中央情报局(CIA)分析员布鲁斯·里德尔(Bruce Riedel)在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发表演讲,就美国与沙特阿拉伯关系发表了一些令人震惊的言论。

作家道格拉斯·伦敦(Douglas London)在美国《政治》杂志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表示,里德尔40年来一直是“沙特阿拉伯的专业观察员”,对沙特阿拉伯的经济、外交和内部政治密切关注,他对华盛顿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友有两点说明。

首先,沙特阿拉伯最近发生了令人不安的变化,里德尔表示,沙特阿拉伯过去“通常模糊不清但可预测的政策”自2014年以来变得比过去四十年更加“难以置信的不稳定和不可预测”。

第二点是,白宫似乎已经决定全力支持沙特王国现任领导层,而没有作出认真的努力来理解它,里德尔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给了沙特阿拉伯一张对内对外政策的空白支票”,这使华盛顿对利雅得所持的政策——美国对沙特此前所持政策非常谨慎——现在变得更加冒险和鲁莽。

作家——曾任中央情报局作战官员——表示,今年春天,沙特阿拉伯与石油竞争对手俄罗斯展开了一场经济灾难般的战争,震惊了全世界。在离开石油生产会议之后,沙特增加了石油产量 以压低油价,以抗议其所认为的俄罗斯未能遵守其义务,此举导致国际石油价格暴跌,与此同时,新冠病毒大流行也促使全球经济崩溃。

作者还补充说,在这些事态发展之前,沙特政府本身也经历了一场由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领导的戏剧性清洗,沙特王储在过去三年中似乎巩固了他的权力,并且也得到了特朗普政府的支持。

作者指出,里德尔等许多分析家和专家们警告说,特朗普政府拥护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方式与巴拉克·奥巴马政府拥护沙特前王储穆罕默德·本·纳耶夫的方式相同,换句话说,依靠高度政治化的情报机构,这是故意——很可能——在总统知悉的信息问题上留下重大空白。

这种方式的结果令人担忧,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执政期间,美国也被牵连陷入也门泥潭之中,暗杀沙特记者卡舒吉,引发能源市场动荡,并与诸如俄罗斯和中国等华盛顿的竞争对手爆发冲突。

这位作家表示,美国与沙特阿拉伯的相处长期以来一直取决于情报收集,以确定沙特内部的真实动机和内部动态。沙特阿拉伯是一个神秘的国家,其统治者不受任何内部透明度的约束,外部问责也极少。

作者还补充说,沙特王国现在由衰弱的84岁国王萨勒曼统治,他已经基本上是在为他儿子的实际统治作掩护。因此,对于有关这个与美国有着数十亿美元军事、外交和商业关系的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而言,可靠的情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作者指出,对美国政策的批评者警告说,美国情报机构,特别是中央情报局最近的三位局长,已采取非常政治化的方式来收集有关沙特阿拉伯的情报信息。情报机构官员们没有提出重要的问题,然后授权收集情报,而是选择自己的结论,然后避开有关这些结论的任何不方便的事实。

这位作家指出,这种趋势仍在继续,因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敦促其部门官员去年为他的宣言寻求正当理由,绕过国会,通过了一项向沙特出售价值80亿美元的武器交易。

作者补充说,白宫官员似乎面对着一个复杂而危险的外交同盟,他们倾向于对沙特的行为视而不见,并允许自己听命于自我激励情报官员的指挥。

有关于此,作者解释说,情报政治化不需要总是用高压手段来破坏真相。因为只有避免提出特定问题的决定才具有与操纵和否定事实相同的效果。例如,没有证据表明,乔治·布什、奥巴马或特朗普曾经试图起草一份分析文件,将各种情报机构的知识结合起来,以定义必须提出的问题以及必须获得的证据,以期达成共识,旨在彻底评估沙特阿拉伯的真正领导权,并揭示其政策、人权记录及其内部稳定性。

作者表示,特朗普政府目前的行为对他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尽管作者已经在情报领域工作了四十年,却从未见过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央情报局如此专注于控制可能暴露、抵触或冒犯总统的信息。

据报道,华盛顿在阿卜杜拉国王统治期间支持纳耶夫亲王并期望他能上台,但未能预料到2017年6月在沙特王室内部发生了政变,这使得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能够取代堂兄纳耶夫并将其软禁。

作者补充说,这次失败意味着仅用了两年,华盛顿在利雅得赌注的筹码就失败了。患有疾病的萨尔曼于2015年成为国王,然后他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2017年成功策划了政变,这导致美国与一个没有结盟的盟友打交道,使得其与一个未被了解太多的新起之星结盟。

这就是作者认为美国情报部门任务失败的原因,尽管约翰·布伦南声称自己是沙特事务专家,资深情报机构分析师和提供中立和基于情报的评估的培训师,但约翰·布伦南却在将自己的角色和情报机构的角色政治化时犯了一个错误。

作者认为,特朗普必须证明与沙特王储建立积极关系的可行性,但前提是要根据情报机构的证据建立这种关系。如果不采用这种方法,华盛顿可能会犯下诸如造成中东局势最尴尬状态的一些错误,例如未能预料到伊朗革命,以及操纵信息来为200年入侵伊拉克进行辩护。

来源 : 美国媒体

相关文章

《纽约时报》透露,沙特王室一些被监禁的成员正在通过中间人,试图推动美国影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这揭示了统治家族的分裂,以及美国在沙特统治体系中的巨大作用。

私人消息人士从沙特首都利雅得向半岛电视台阿文网强调称,沙特当局在过去两天进行了一次逮捕行动,被逮捕人员包括王室成员王子。

作家鲍比·戈什(Bobby Ghosh)在彭博社新闻网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对沙特阿拉伯内部真实情况提出质疑,最近执政王室家族的部分高级成员被逮捕,作者并表示,很难说服全世界相信沙特即将发生政变,因为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控制着该国的安全机构,从那时起,他就开始摆脱竞争对手。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