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各国对放松检疫的担忧 临床试验显示三联药物疗法或可奏效

NHS workers react at the Aintree University Hospital during the Clap for our Carers campaign in support of the NHS, following the outbreak of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 Liverpool, Britain, May 7, 2020. REUTERS/Phil Noble TPX IMAGES OF THE DAY
英国利物浦一家医院内的医务工作者们每天都面对着新冠疫情的挑战[路透社]
在全球范围内,已有超过395万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并且已有273805人因之死亡,中国香港地区的研究人员经医学实验证明了三种药物联用与标准护理配合能够对该病毒产生治疗效果。
 
根据路透社的统计,自2019年12月中国境内确诊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以来,该病毒已经在全球210多个国家与地区产生了感染病例。
 
美国是目前新冠病毒感染人数与死亡人数最高的国家,截止9日凌晨,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达1294527例,其中已有77238例死亡。
 
西班牙的感染人数仅次于美国,迄今为止,该国已登记了240711例感染病例,其中已有26299人死亡,而目前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排在全球第二位的是英国,该国的死亡总人数达31241人,但是英国的感染总人数达211364人,排在全球第四位,次于美国、西班牙和意大利。
 
许多国家在解除检疫和隔离措施的问题上谨慎前进,唯恐新冠疫情出现第二轮传播高潮。
 
undefined

新冠病毒
 
由于这场卫生危机,美国已经陷入了外交上的孤立状态。美国总统特朗普亦是如此,他曾强调称,新冠病毒源自武汉的一家病毒实验室。
 
然而,德国情报机构却在一份机密报告中指出,特朗普的这些言论不过是为了“转移公众的注意力,旨在让公众忽视他的决策失误,并将美国人的愤怒牵引至中国身上”。根据德国明镜网站上的报道,这是致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的备忘录中所记述的内容。
 
另一方面,中国则强调,它在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中保持了完全透明与公开的立场,为证明这一点,中国方面在8日宣布,在“疫情结束之后”将在联合国的监督下组建一个委员会,以评估全球应对病毒和疫情的反应情况,而不仅仅是针对中国。
 
在8日发布的备忘录中,中国允许在特定条件下重新开放公共场所,例如商业中心、饭店、电影院、体育设施、旅游景点及图书馆等等。
 
取消检疫措施
 
部分欧洲国家开始取消检疫措施,但是可能会出现更多的新冠病毒感染者。
5月9日,俄罗斯也只在首都莫斯科为1945年二战结束的“胜利日纪念”举行了规模有限的庆祝活动,因为当局采取的检疫和隔离措施将持续至5月底。
 
今年俄罗斯并未举行传统的阅兵式,而是只保留了空中的阅兵活动,数十架战斗机、侦察机、物资补给机与直升机飞越了莫斯科的上空。
 
虽然欧洲国家考虑逐步取消检疫和隔离措施,但是各国之间的边境仍然保持封闭,而欧洲委员会也在8日呼吁欧盟的27个成员国,将针对不必要跨境旅行的禁令延长至6月15日。
 
undefined

这将是逐步回归正常状态之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在此之后,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巴塞罗那和马德里除外)、比利时、希腊及其他欧洲国家将逐渐恢复正常状态。

 
但是,正如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所说,“自5月11日起的生活将与以往不同”。
 
这一点体现在洛杉矶恢复营业的小商店上,其中部分商店仍未准备好,并处于关闭状态,而另外一部分商店也鲜有顾客光临,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大城市内,生活节奏仍然很慢。
 
关于取消居家隔离限制的问题仍然存在许多疑问,这些措施是否存在风险?具体应当采取哪些步骤?是否会出现新一轮的感染高峰?
 
针对这些问题,西班牙将根据不同地区的情况,来加快或减缓采取相关的措施。当地政府8日决定允许酒吧和餐馆重新开放其室外空间,但前提是不得超过10人聚集,但是该国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被排除在外,包括该国最大的两个城市——巴塞罗那和马德里。
 
英国目前尚无法以其他欧洲国家那样的速度放开检疫和隔离措施。
 
英国环境大臣乔治·尤斯塔斯表示,“我们目前尚未脱离困境”,与此同时,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纪念击败纳粹德国75年之际,向所有英国人发出这样一条消息——“永远不要放弃,永远不要失去希望”。
 
新的治疗方法
 
在中国香港地区进行的一项小型试验的结果表明,三种抗病毒药物的联用有助于缓解轻度至中度的新冠病毒感染者症状,并能迅速降低患者体内的病毒数量。
 
这项试验共招募了多名确诊患者,研究人员使用了包括β-1b干扰素、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以及利巴韦林在内的药物的联合治疗。
 
患者被随机分配到两组中,其中一组患者使用上述药物组合进行治疗,而对照组仅使用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进行治疗。
 
研究结果发布在著名的医学期刊《柳叶刀》上,试验结果显示,使用三联药物疗法的患者体内病毒减少至检测不出来的水平平均需要7天的时间,而对照组的患者则平均需要12天的时间,这意味着使用三联药物疗法的患者要比对照组患者少用5天的时间。
 
主导这场试验的香港大学教授表示,“我们试验显示,使用抗病毒药物对新冠病毒感染(轻度至中度)进行初期治疗,可以抑制患者体内的病毒数量,减轻感染症状,并降低护理人员受到病毒感染的风险。”
 
他还补充称,能够降低医务工作者受感染的风险,是因为这种三联药物疗法能够有效缩减患者体内的排毒期,并将能够帮助检测病毒及其传播。
来源 : 通讯社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