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退出核协议两年之际:伊朗受到了怎样的影响?

位于伊朗南部的布什尔核反应堆[盖蒂图片社]
位于伊朗南部的布什尔核反应堆[盖蒂图片社]
半岛网-德黑兰
 
伊朗议会顾问曼苏尔·哈基卡特警告称,如果延长针对伊朗的武器禁运,那么伊朗将诉诸艰难的选择。与此同时,伊朗其他领域确认,伊朗已学会如何规避制裁,美国再也无法通过经济向伊朗施压。
 
2018年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正式退出2015年伊朗与“5 + 1”集团签署的核协议,并解释称,这项协议的内容不足以限制伊朗的导弹计划或制约伊朗对地区的影响力。
 
伊朗在2019年5月对美国退出核协议并恢复对伊朗的制裁作出回应称,伊朗将逐步放弃这项核协议对伊朗规定的核义务,在今年1月,伊朗表示其核计划不再受到任何限制。
 
伊朗议会主席顾问哈基卡特表示,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的决定,在遏制伊朗经济命脉之前,便已经损害了美国的名誉,他认为,特朗普单方面退出国际条约的政策,使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变成了一个不可靠的因素。
 
哈基卡特向半岛网记者指出,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使得执行该协议的规定变得非常复杂和困难,他认为特朗普应对核协议的破坏负责,他还强调,美国破坏核协议之举,没有也绝不会实现它的目的。
 
战略牌
 
哈基卡特认为,与两伊战争时期(1980-1988年)相比,伊朗国内的经济状况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他补充称,“当时我们被迫廉价出售石油,但我们也成功地将国家推上岸,而如今,我们在克服危机方面已经拥有了丰富的经验。”
 
哈基卡特补充道,“在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进入第二年之际,美国希望将针对伊朗的武器禁运延长,但是在彻底否认联合国及其决议之前,我们绝不接受这样的要求”。
 

根据哈基卡特的说法,如果联合国最终屈服于美国延长针对伊朗的武器禁运的压力,那么伊朗手中拥有很多可打的战略牌,包括不再允许对伊朗的核设施进行监督,并进行20%以上的铀浓缩活动,还有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等。

 
然而,哈基卡特表示,伊朗并不愿诉诸这些艰难的决定,除非是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他强调称,如果不公正地延长针对伊朗的武器禁运的话,伊朗届时将没有任何恐惧的余地。
 
公民生活
 
关于在美国制裁之下,伊朗经济和公民的生活状况受到了何种程度的影响,哈基卡特表示,他并不否认伊朗经济受到了困扰,但是伊朗在过去的40年中,已经适应了“制裁的阴谋”。
 
另一方面,伊朗公民法蒂玛·马哈穆迪则持相反的看法,当半岛网记者问及她的家庭生活在美国重新制裁伊朗的情况下所受到的影响时,她回答称,就在美国宣布退出核协议后,甚至还没有恢复制裁,伊朗国内的物价便立即出现上涨。
 
法蒂玛认为,美国对伊朗重新实施制裁之后的那段时间,是她在过去50年的生活中所经历的最为糟糕的时期。她指出,“对石油出口的制裁削弱了伊朗的国家资源,并使国家汽油价格上升而导致通胀”。
 
法蒂玛的结论是,美国退出核协议“使很大一部分伊朗人失去了对稳定生活的希望,他们原以为在签署核协议之后就能过上这样的生活”。她还强调,她认为应该为这一切承担责任的并不是伊朗政府,而是特朗普,因为他坚持以敌意对待伊朗人民。
 

迄今为止,美国对伊朗施加的经济压力并未刺激街头革命推翻伊朗政府 [伊朗媒体]
 
经济之路
 
另一方面,政治经济学家马赫迪·阿齐兹表示,伊朗设法遏制了美国对其经济施加的压力,尽管受到制裁与限制,但是在新冠危机期间看到的一切,很好地说明了伊朗经济正在复苏。
 
阿齐兹向半岛网记者强调,“伊朗通过提高非石油产品的出口,来应对美国针对其石油出口所施加的压力,并将国家预算从石油收入中解放出来,这让美国感到担忧”。但是他认为,这并不意味着伊朗已经完全消除美国压力对其国家的影响。
 
阿齐兹还强调,美国政府将无法使伊朗屈服,特别是通过经济之路。他解释称,“美国未能通过封锁伊朗的经济,来结束伊朗对该地区的伊斯兰抵抗运动的支持”。这位伊朗研究员还补充称,伊朗的经济已经突破了瓶颈,它已准备好应对外国压力下可能出现的最为糟糕的情景。
 
阿齐兹解释称,在过去一年的经济挑战之下,尽管伊朗街头抗议持续,但是抗议者已与政府的计划达成了极大的共识,因为他们非常清楚,美国制裁的主要目的就是煽动伊朗街头针对伊斯兰政权的革命。
 
阿齐兹总结称,伊朗“已经学会了如何规避制裁,无论美国关上伊朗面前的哪一扇门,伊朗都能找到新的途径来面对”。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