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翼 新冠疫情背后的阴谋与不为人知的原因

一些极右翼选民不相信命运,他们认为,政府总是知晓的,如果政府不发声,他就是藏了起(盖帝图像)
一些极右翼选民不相信命运,他们认为,政府总是知晓的,如果政府不发声,他就是藏了起(盖帝图像)
欧洲的极右翼政党利用了新冠病毒扩散引发的危机,以发展全球的共谋观,国家按照其意识形态而各有不同, 这场危机可能是一个借口,专制政府用来施加给议会的监督,或者是为了追踪公民而植入的芯片。 
 
法国《世界报》总结了对让·饶勒斯机构的政治极端主义基金会负责人让·伊夫·加缪采访的报道,他在其中分析了欧洲极端右翼面对新冠肺炎危机的不同立场。
 
在接受露西·索耶赫的采访时,加缪表示,欧洲右翼政党的反应是根据国家来进行调整的,根据健康隔离的措施安排,这些措施越严格,极端右翼就指控政府是骗子,效率低下,如果这些措施越宽松,他们也会发出同样的指控。 
 
按照加缪的说法,欧洲右翼政党领袖的立场按照其政府的行为,而各有不同,我们发现,他们之间通常存在共同点,他们所有的讲话都集中在回归到国家的边界。
 
演说近似阴谋论
 
根据加缪的说法,右翼人士都一再称,他们是第一个警告战略产业转移、导致永久活动的移民和全球化危险的人,于是,奥地利自由党人霍弗尔声称,他是要求机场进行医疗检测的第一人,勒庞称,她是首位要求关闭法国边界的人。
 
加缪说,极右翼政党都声称,欧盟不是自然存在的组织,因为自然世界体系建立在民族国家体系的基础上。此外,他们批评各国政府在面对疫情上毫无作为,甚至在法国,国民联盟党指控政府共谋。
 
研究员加缪解释道,极右翼喜欢“隐藏原因”的思想,因此,他的问题集中在病毒的根源。虽然他们没有说,这次疫情的扩散是有意为之,但他们要求病毒源自中国武汉实验室的谣言,甚至,瑞典民主党的欧洲议会议员查理·维默兹在重新煽动反共主义问题。
 
但是,按照加缪的说法,极右翼人士普遍感觉,这场危机是一个借口,专制政府用来施加给议会的监督,其中一些人坚信,为了跟踪市民,可能会被植入芯片。
 
加缪表示,极右翼设法表明存在双重标准,一方面,限制公民的活动,另一方面,放任一些阶层的居民不遵守隔离的措施。
 
例如,英国独立党创始人奈杰尔·法拉奇抱怨,警察去他家进行调查,因为他去多佛拍摄了关于移民秘密抵达的报道,而勒庞称,在郊区,法律根本不起作用,此外,她还指责法国政府在所有事情上都撒谎。
 


国家的欺骗
 
加缪称,勒庞总是相信国家在欺骗的逻辑,这符合反当前政权的政党性质,例如国民联盟党,如果他宣称国家统一,就会失去信誉,因为他们的总体看法是基于平民与精英的矛盾,以及“有稳固根基的人”与“流浪者”的矛盾,以及“爱国者”与“全球化信徒”的矛盾。
 
虽然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卫生部长奥利维尔·韦朗毫无疑问地澄清,法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健康危机,因为全球最优秀的科学家也无法完全了解新冠病毒,但是,不相信命运的勒庞选民认为,政府总是知道的,政府不说清,是把真相隐藏了。
 
记者问道,极右翼政党是否从健康危机中找到了政治点?加缪表示,并不是所有都是这样发展,以意大利为例,萨尔维尼朝孔特政府开火,是因为他离开了孔特政府,但这不会帮助他赢得选举,虽然此次危机使其他国家的人受益,比利时就是如此,有更多的人愿意投票支持右翼政党贝朗。
来源 : 法国《世界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