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如何在埃及构成政治威胁?

sisi
《外交政策》:新冠病毒暴露出埃及政权对卫生部门的疏忽(半岛电视台)
美国杂志《外交政策》称,埃及政府没有优先考虑卫生服务支出,新冠病毒传播的危机逐渐加深,如果新冠病毒继续迅速传播,不久之后,当前的健康危机爆发并演变为政治危机。
 
该杂志在作者纳伊勒·莎玛的报告还称,3月16日,埃及政府宣布,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26例,到4月中旬,确诊病例总计2700例,一周后又增加了三分之一以上。 
 
该作者指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急剧上升证实,埃及卫生医疗系统面临严峻形势,而埃及缺少医生、护士、药品、家用与医疗用品,因此,卫生医疗系统无法应对迅速蔓延且致命的疫情。 
 
根据埃及医生协会的估计,在22万名注册医生中,约有12万名医生在国外工作,此外,公立医院估计紧缺6万名护士。此外,埃及只能为每千人提供1.3张床,而日本能提供13张床,德国为8张床,法国为6张床。 
 
忽视卫生部门
 
该作者指出,埃及约13%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是医生、护士和护理人员,这与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比例相近。一些人担心如果公开讲出来,他们会受到被追踪的威胁,许多医生已诉诸社交媒体平台,以提出工作条件问题、管理不善和物资匮乏,他们说这会危及生命。
 
他解释说,几十年来,埃及政府一直无视医疗部门,尤其是与拨给安全部队的庞大国家预算相比。2000年,政府对卫生部门的拨款占国家预算的6.7%,而2016年下降到4.2%。 
 
因此, 大量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提醒了埃及领导人,威胁并不总是军事性质,自从塞西上台以来,他强调了恐怖主义的威胁以及埃及军方和警察为制止这种威胁所作的牺牲。
 
undefined
埃及大多数医院都没有准备好应对新冠病毒的传播[半岛电视台]
 
经济危机
 
另一方面,曝光的腐败和国家资源管理不善让公众更加失望。2019年9月,爆发了针对塞西的抗议活动,在此之前,前军方承包商穆罕默德·阿里发布了各种录像带,指控埃及高级领导人腐败。
 
塞西、总统府都声称为公共利益服务,这加剧了公众的愤怒。在此背景下,埃及政府继续在开罗东部建立新的商业首都,估计耗资580亿美元。
 
该作者强调,考虑到埃及遭受的经济问题,这非常令人担忧。埃及人依然受到2016年埃磅波动的巨大影响,埃镑兑美元贬值了一半,此外,2018年,全国贫困率上升到32.5%。 
 
埃及只出现了缓慢的经济复苏,此外,1月份,私营部门的非石油经济活动减少至近3年来的最低水平。
 
毋庸置疑,新冠疫情导致各国采取关闭的措施,因而埃及急需的主要硬通货来源急剧减少,例如约占GDP的12%的旅游收入、苏伊士运河的过境费、外国投资以及海外务工转账资金。
 
作者提到,失业率和贫困率将上升,受到最大影响的是埃及的临时劳动力,只有150万工人将获得人力部1500埃及镑的补贴。 
 
其余的人因为没有在该部注册,将不会获得补贴。但是,如果不享受社会保障或没有工资,数百万被边缘化的居民将变成定时炸弹。
 
undefined
新冠肺炎患者的隔离总部之一阿巴斯亚发热医院内部[社交网站]
 
政府的举措
 
面对疫情的重压,卫生部门逐渐崩溃,居民遭受更多的苦难,政府将发现,不可能继续为巨额支出而辩解,这都花在了现代城市、总统府和夸大的安全机构建设。 
 
该作者指出,在未来的几个月中,为了减少公众的愤怒,塞西可能会表彰医生和卫生工作者,并向医疗系统投入更多资源,政府已在这方面采取了许多步骤。 
 
政府降低了提供给工厂的天然气和电力的价格,为了支持工业部门并促进投资,政府还将财产税推迟了3个月,此外,政府还故意降低了股票税,而随着小型项目和消费贷款的分期偿还期推迟6个月,中央银行将利率降低了3%,但这些努力远远不够。
 
缺乏合法性
 
该作者指出,现代埃及政治的观察者意识到,在危机时期,可能会迅速呼吁变革,如果政府不采取根本性的措施,可能会爆发一波仇恨的浪潮,尤其是在补贴卫生部门上。
 
由于没有可以依靠的合法性,当前的埃及政治阶层似乎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脆弱,当前的危机扩大了明显的裂痕。
 
该作者称,埃及卫生部长哈拉·扎耶德激发了社交媒体上的愤怒,因为之前,他前往意大利提供医疗援助,而与此同时,埃及却遭遇供应短缺和物价抬高。
 
他总结道,如果无法想象新冠病毒有助于重塑埃及政治和社会的可能,那么就有先例,例如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导致13.8万埃及人死亡。一战后的这场灾难将埃及人推向了爆发的边缘。 1919年,大规模的群众抗议活动动摇了英国的统治,革命取得了成功,埃及在3年之内实现了独立。
来源 : 外交政策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