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夫塔尔在军事失败后改为口头政变 逃避还是争取时间?

阿联酋和埃及盟友为哈夫塔尔武装部队配备了轻型和四轮装甲车(路透社)
阿联酋和埃及盟友为哈夫塔尔武装部队配备了轻型和四轮装甲车(路透社)
根据一份所谓的人民“授权”,利比亚退役将军哈夫塔尔宣布准备独自统治利比亚,但这一虚构“政变”的主要目的似乎转移了人们对哈夫塔尔袭击的黎波里惨败的注意力。

作者雷内·巴克曼(Rene Buckman)在法国MediaPart网站上发表的文章中提及了上述信息,并将哈夫塔尔的举动称之为不合逻辑的逃离,而不是重新审视自己的战略,此前,哈夫塔尔在利比亚西部的军事袭击行动中遭遇惨败,并第二次宣布联合国监督下于2015年12月签署的《利比亚政治协议》无效。

法国网站还报道称,这项“授权”的来源及其内容尚不清楚,特别是因为哈夫塔尔从两个实体中获得合法性,即众议院和利比亚东部托布鲁克政府,这是第一个剥夺哈夫塔尔口头宣布政权的一方。

法国MediaPart网站对这一宣布并不感到惊讶,根据网站的说法称,众所周知,利比亚退役将军哈夫塔尔钦佩埃及独裁者塞西,后者以其宣告和主动行动而闻名,并因多次未履行义务而著名,这促使他要复制一些支持他的首都。

战争的两极

法国网站总结了卡扎菲政权2011年倒台之后对利比亚政治、军事和安全局势造成的混乱状态,导致出现了两个极点,第一个是在的黎波里,以国际社会公认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为代表,其合法性来自《利比亚政治协议》,自2016年1月以来,萨拉杰开始担任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职位。

至于驻扎利比亚东部地区的第二极,其政治合法性来自于在托布鲁克的众议院,以及哈夫塔尔将卡扎菲政权士兵、部族战士、激进的萨拉菲派和当地民兵召集在一起而组建的军队,其得到法国、阿联酋、约旦、埃及和俄罗斯的支持,俄罗斯以军事顾问的形式对哈夫塔尔武装部队进行支持,并通过瓦格纳集团向其提供雇佣军支持。

在这种支持下,哈夫塔尔一年前开始对的黎波里发起大规模军事攻势,以阻止所有外交尝试。在袭击行动中,哈夫塔尔投入了大部分部队,大约有1.8万名士兵,另外还有3500名苏丹雇佣军和数百名乍得雇佣军,以及约2000名俄罗斯雇佣军和支持阿萨德的500名武装人员,根据网站的说法,这些雇佣军都是通过 “瓦格纳集团”挑选并对其进行训练。

MediaPart网站解释说,阿联酋和埃及盟国为这支武装部队配备了轻型和四轮装甲车,并得益于阿联酋提供的中国无人机的空中支援,与此同时,根据联合国专家的说法称,哈夫塔尔武装部队有时也会得到阿联酋战士和埃及战士的支持。

另一方面,根据2019年12月9日提交至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份报告称,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营地部署的部队数量明显减少,空军支持非常有限,但其仍继续接收现代化的轻型坦克并招募外国战斗人员。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称,利比亚冲突的两极接收到秘密运输的武器、弹药和军事装备支持,并诉诸外国雇佣军增援,这违反了联合国2011年2月实施的武器禁运规定。

军事政变

法国网站谈及哈夫塔尔向首都的黎波里发动的进攻行动,在军事平衡力量支持下,最初的局势有利于退役将军哈夫塔尔,因为他的部队数月来成功巩固了对的黎波里和与突尼斯接壤边境地带的许多西部沿海城市的控制,并在塔鲁纳建立了后勤点,以及对首都郊区进行了大炮袭击。

据联合国称,这场战争在不到六个月时间里已经造成一千多人死亡,近六千人受伤,并造成至少二十万人流离失所,但双方并未分出胜负。

但是据法国网站报道称,所有这一切都随着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的直接军事干预而开始发生变化,这项协议被纳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去年11月27日签署海上边界协议中,这项海上边界协议将允许土耳其对利比亚提供军事援助。

数百名土耳其军事顾问、侦察机、战斗机、装甲车辆、现代火炮和防空炮兵抵达的黎波里。

一位知悉此事的专家表示, “真正改变游戏规则的是战术情报、防空武器和大量无人机的到来,这阻止了哈夫塔尔对领空的控制,”所有这些都促使了哈夫塔尔失掉了的黎波里以西的沿海城市。

据的黎波里的一位外国观察员说,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现在已经重新控制了整个西部海岸,从突尼斯边境到米苏拉塔,而袭击的黎波里的武装据点塔鲁纳也遭到了围困。

黑暗局势

上周,斯蒂芬妮·威廉姆斯接替辞职的加桑·萨拉姆担任联合国临时利比亚特别代表,他表示,哈夫塔尔遭受的挫折可以解释为他突然宣布担任利比亚统治者的原因,而的黎波里对哈夫塔尔声明表示谴责,并认为这是“新政变”。

海牙克林根代尔研究所专门研究利比亚问题的研究人员贾拉勒·哈沙威(Jalal Al-Harshawi)表示,“当他在某一领域遇到困难时,就会改变现状,转移了注意力并获得主动权。这正是他现在所做的,在一年的袭击行动遭遇明显的军事失败之后,哈夫塔尔转移至政治领域。由于他没有面临很多危险,因为被要求臣服的人员都是他的支持者,而且我认为利比亚局势不会发生很大变化,但可以节约时间。”

 
法国Media Part网站认为,哈夫塔尔宣布的声明仅针对东部地区有效,因为他拥有东部地区的所有权力,并且对的黎波里和利比亚其他地区没有任何改变,因为哈夫塔尔目前遭受的挫折并未使其处于要求领导国家的最佳位置。

但是,根据该网站报道称,哈夫塔尔宣布的声明显示了他的自私,并表明他在不满意时将逃避现实,这些都是他的个人特质,甚至令他的一些盟友对此感到担心。

法国网站谈及了国际社会对哈夫塔尔声明所持的立场,莫斯科宣布对此感到“惊讶”,并表示其坚信,除非所有当事方——特别是冲突各方——之间进行政治对话,否则利比亚问题不会得到解决。

根据法国网站的说法称,至于华盛顿,则并未试图阻止哈夫塔尔对的黎波里发动攻击,其谴责了像欧盟那样的“单边行动”,与此同时,法国避免对此表示谴责,并表示,只能通过对话解决问题。

斯蒂芬妮·威廉姆斯上周将利比亚的局势概括为“黑暗局势”,他并表示,“因为利比亚冲突在外部力量支持下继续恶化,局势更加恶化,各组织机构之间存在分歧。腐败和经济危机肆虐,石油收入停滞不前,我们现在正面临新冠病毒大流行,卫生系统陷入瘫痪状态。”

根据法国网站说法称,为了节省时间或承认软弱,拒绝联合国和欧盟要求实现人道主义停战的哈夫塔尔武装部队以狡猾的善意姿态,宣布“决定响应友好国家呼吁,停止针对的黎波里的所有军事行动” 。

海牙克林根代尔研究所专门研究利比亚问题的研究人员贾拉勒·哈沙威则表示,“哈夫塔尔已经输掉了一场战斗,但利比亚战争尚未结束。我无法想象埃及或阿联酋会离开利比亚,因为这意味着接受土耳其的胜利,这是不合理的。我认为,这一政治突破将使开罗和阿布扎比审查其战略,并增加对哈夫塔尔的军事援助或调整其性质。”

哈夫塔尔忠实盟友、托布鲁克的议长阿奇拉·萨利赫在一次部落会议上对停战的原因解释称, “前线局势已经变得非常困难,的黎波里地区的战斗将很快导致哈夫塔尔部队的失败。”

前哈夫塔尔顾问穆罕默德·布西瑟(Mohamed Bouessir)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对的黎波里的袭击失败了,”他并补充说,“许多人说,利比亚冲突没有军事解决方案。我同意这种说法,但我们还必须说,除非哈夫塔尔撤出历史舞台,否则利比亚危机不会存在解决方案。”

来源 : 法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