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义悖论:英国脱欧“改善人们对移民的看法”

研究人员称,在欧盟辩论中,留欧派和脱欧派都试图与极端和歧视的反移民立场划清界限
研究人员称,在欧盟辩论中,留欧派和脱欧派都试图与极端和歧视的反移民立场划清界限

在英国有一种说法占主导地位,尤其是在自由媒体圈和2016年脱欧公投的输家一方,那就是狭隘的仇外心理是英国退欧的主要推动力。

当然,反移民的主题在竞选期间很流行,部分演讲和言辞变得可耻的丑陋。脱欧运动的胜利被广泛视为右翼民粹主义者的胜利。

在公投期间,英国内部的分歧不断加深,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自己是“脱欧派”或“留欧派”,而不属于任何党派。

但来自4所大学的一组新研究表明,似乎有些事情与直觉相悖,无论是在留欧阵营,还是在脱欧阵营,英国退欧实际上改变了人们对移民的看法。

那些投票脱欧的人发现,他们的反移民态度有所软化,因为他们“重新获得了控制权”的感觉更加强烈。

但这还不是全部,脱欧派和留欧派都觉得有必要摆脱公投期间散播的仇外观点,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反移民态度也确实有所减弱。

该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伯明翰大学的大卫·哈德森教授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说,人们可以很容易地讲出这样一个故事,政府重掌大权让人们重拾信心。

这很容易,但只说中了一部分。这种逻辑能够也确实解释了退欧派的态度为何发生了改变,但我们的结果显示,这无法解释留欧派为何也转变了态度,对移民和移民持更积极的态度。

能够解释脱欧派和留欧派转变的唯一答案是,人们想要与他们认为的极端和歧视的人和立场保持距离,法拉奇就是典型的例子。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收回控制权这个简单的故事并不能解决问题。

奈杰尔·法拉奇是右翼民粹主义者,时任英国独立党领袖。在公投期间,法拉奇因对英国移民问题的框定而受到猛烈抨击 [路透社]
研究发现,在英国脱欧之后,留欧派认为,移民抢走了非移民人口工作的可能性降低了9%,而脱欧派的态度则降低了4%,约为脱欧派的一半。

支持留欧的人认为,移民增加了恐怖主义风险的比例降低了12%,认为公投后难民会让公共服务不堪重负的比例降低了7%。分别有5%和2%的人不太认同这两点。

这项名为《民粹主义悖论?英国脱欧如何软化反移民态度》的研究发表在《英国政治学刊》5月刊上,是出自伯明翰大学、皇家霍洛威大学、埃塞克斯大学和伦敦大学的研究人员的研究。

该报告的主要作者、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的卡西尔德·施瓦茨博士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说,反移民情绪的下降本身就很重要,但这项研究的关键贡献在于,我们解释了人们的态度为何改变。

他说,各个政治派别的人都经历了对民族主义和仇外情绪的反弹。它证明了这个国家的民主规范,即个人集体自我纠正,以应对他们认为是敌对或不宽容的政治气候。

对于仇恨犯罪的受害者来说,这可能算不上什么安慰,在公投之后,仇恨犯罪激增。

波兰社区在几起攻击中成为特别的目标,包括散发称其为“害虫”的传单,还在伦敦一个文化中心外进行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涂鸦。

在利兹市,20名年轻人袭击了一名波兰男子,伤得他住院治疗。

2016年7月至9月,英国44名警察中有33人遭遇了创纪录的仇恨犯罪,大曼彻斯特和西约克郡警察区记录的仇恨犯罪超过1000起,伦敦仅在3个月内就增加了3000起。

然而,英国内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暴力事件激增,并迅速减少。

英国内政部2018-2019年仇恨犯罪报告显示,尽管过去5年仇恨犯罪的增加主要是由于警方犯罪记录的改善,但在某些事件之后,比如2017年的欧盟公投和恐怖袭击,仇恨犯罪激增。

2013年4月至2019年3月,警察记录的种族或宗教严重犯罪的数据 [英国内政部-犯罪记录]
哈德森说,这项最新研究还为政治家们提供了应对英国目前面临的许多非脱欧挑战的经验教训。

他说,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失去控制、恐惧以及关闭边境的时代,尤其是对那些被认为是外国人的东西的恐惧,这份报告的结果表明,人们将强烈反对过度寻找替罪羊和仇外立场。

这是对新冠疫情的真实情况,但最近内政大臣对免除英国医疗服务体系移民附加费的沉默,尤其是考虑到人们对英国医疗服务体系的普遍情绪,考虑到前线工作人员所做的惊人和勇敢的工作,产生了反应。

如果公众认为民粹主义打破了社会规范,那么将外国人作为替罪羊的民粹主义是有限度的。从这个角度来看,英国医疗服务体系对移民医疗工作者附加费的180度大转弯很容易理解。政府正确地认识到,这将延伸人们的歧视标准。

这项研究深入到公投前后两周的调查中,询问受访者是否同意以下6个关键陈述,即难民压倒服务、难民威胁文化、难民不能改善英国形象、减少移民数量、移民抢走工作以及移民带来恐怖主义。

研究人员表示,调查对象的抽样和加权根据年龄、性别、社会等级、地区、政党和报纸的读者,因而该数据代表了整个国家的成年人口。

分析人士说,尽管英国社会仍然存在分歧,但研究结果是个好消息,应该能反映当前的感受。

英国影响力智库副主任乔纳森·利斯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说,英国人现在对移民的态度比以前积极得多,这并不奇怪。

近4年来,人们开始了解移民对英国的社会、经济和文化做出了多大的贡献。遗憾的是,直到英国脱欧的全民自我破坏才意识到这一点。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英国正式退出欧盟,这引发了有关英国各个领域将发生何种变化的质疑。这篇报告提出了制约双方关系的最重要问题,以及过渡时期是否会发生任何变化等问题。

欧盟27国领导人未能在21日的谈判中为欧盟2021-2027的多年度财政预算达成协议,从而使这项预算陷入僵局。此前有消息称,因英国脱欧而产生的资金缺口很大,相对贫穷的国家要求获得更多援助,而他们“节俭”的盟友则决心限制出支。

祸不单行,这是英国经济目前的状况,英国经济因为英国脱欧的影响遭受了一次打击,现在又担心新冠肺炎的传播、全球市场的衰落而遭受沉重打击,对英国而言,也许危害最小的坏消息是新的一年经济增长几乎为零。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