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忽视非洲在抗疫方面的成功?

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进行开斋节礼拜的礼拜者
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进行开斋节礼拜的礼拜者

英国《卫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问到,尽管有许多创新实例,但为什么非洲在抗击疫情方面的成功被忽视了?

作家、记者兼律师阿夫胡·赫希提到,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初期,人们曾猜测这种疾病如果袭击了非洲大陆,那将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收入低且难以监管的非正规经济占主导地位,与英国或意大利相比,医疗卫生设施匮乏,人们对这些国家将面临的情况深感忧虑。

赫希提到,危机应对过程中存在一些错误,错误的估计和大量死亡病例,每起病例都是一场悲剧,没有人知道此后疫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而非洲大陆,像世界其他地区一样,尚未达到安全之地。

但是,许多非洲国家早已意识到,昂贵的检测和大规模住院治疗不是它们的选择,必须采取更具创造性的方法。

作者举出两个例子:塞内加尔和加纳。塞内加尔正在研发新冠病毒检测包,每位患者只需花费1美元,政府希望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内,通过检测唾液中的抗原或抗体揭示当前或以前的感染情况,而在英国的作者获得一份检测包送到家中需花费250英镑。

塞内加尔处于良好状态,因为其应对新冠病毒的计划已于1月份开始,第一条有关疫情的国际警告发布后,政府就关闭了边界,并启动了一项联络跟踪的全面计划。塞内加尔为每个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都提供了病床,无论是在医院还是社区卫生机构中。

作者说,这些措施的结果是,这个拥有1600万人口的国家仅出现30例死亡病例,而政府已逐一确认每一例死亡病例,并向死者家属表示慰问。

加纳是另一个认真对待疫情的例子,加纳人口达3000万,但死亡人数与塞内加尔相同,部分原因是使用大规模的通讯追踪​​系统、大量社区卫生工作者和志愿者以及其他创新技术,例如对多个血液样本进行检测,如果发现结果为阳性,则继续进行单独测试;世界卫生组织现在正在考虑这种方法的优点。

非洲大陆难以获得价格高昂的药品以及固有信心丧失,提高了人们对传统草药疗法的兴趣;马达加斯加总统安德里·拉乔利纳宣称,人们对“艾草”治疗新冠病毒感染者产生了兴趣。

德国已重视起这种植物,目前正在使用美国肯塔基州生长的该植物的其他品种进行临床试验。20多个非洲国家要求效仿马达加斯加模式,体现了对拉乔利纳的信任。

作者得出结论,非洲的创新实例不会走运一炮而红,除非这些措施来自欧洲或美国。而东亚日益严格的措施使欧洲国家对疫情的扩散感到惊讶。现在看来,一种类似的心态正在努力确保我们不会吸取非洲为克服这种疾病提供的经验教训。

来源 : 英国媒体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