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是否利用新冠疫情侵犯克什米尔人的权利?

在与安全部队发生冲突期间,克什米尔地区居民急于离开
在与安全部队发生冲突期间,克什米尔地区居民急于离开

被印度和巴基斯坦分治的克什米尔地区仍然生活在宵禁之下,而且当地的宵禁早在新冠疫情出现之前就已经实施了,近期克什米尔出现的情况包括镇压新闻记者和提高警察权限。人权活跃人士认为,印度政府正利用新冠疫情以加速在这个尚具争议的地区实现其政策。

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从事宗教与人类学研究的学者奥马尔·杰齐在澳大利亚网站上发表的文章中指出,成千上万的克什米尔人居住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与巴控克什米尔地区之间距离“印巴控制线”半径一万公里的范围内,甚至能够通过卫星图像观测到上述情况。

杰齐在过去6年内都在研究划分克什米尔的这条“印巴控制线”,他同时还是促进克什米尔和平与正义组织加拿大地区委员会的成员。

疫情期间的战争

今年4月,印度军队在克什米尔的村庄内部署了大炮等武器,用以向巴基斯坦控制下的克什米尔地区远程开火。

这些措施在当地居民中引起了广泛的恐慌和担忧,他们抗议在其居住地部署大炮等武器的行为,抗议他们可能成为对方反击的目标,杰齐表示,印度故意在当地的居民区部署了士兵与大炮,因为这会让巴基斯坦军队难以展开反击。他还认为,不对平民区与军事单位加以区分,将构成战争罪。

杰齐补充道,印度军队过去就曾利用平民作为“人体盾牌”。早在2017年就曾出现过相关的画面,当时一位克什米尔男性被绑在一辆军车上,以在克什米尔地区的一个小镇内进行巡逻。

随着印度与巴基斯坦军队之间的交火持续,控制线两侧都出现了大量的平民伤亡与财产损失,在这场跨境的交火之中,平民家庭被迫逃往避难所,而在这样狭小且封闭的空间内,根本无法实现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而后者是应对新冠疫情的基本防护措施。

此外,由于新冠疫情而实施的封锁,警察还阻止那些在轰炸期间试图逃离村庄的人们离开。

“亚洲柏林墙”

“印巴控制线”也被称为“亚洲柏林墙”,这条控制线并不构成受法律认可的国际边界,而是在1949年作为一项临时措施而划分的边界,将作用至克什米尔问题最终解决为止。

华盛顿大学南亚研究中心副教授卡普里·德贝格在其著作《受害者与武装人员》中解释称,在前几年,这条控制线是较为灵活、可以突破的,而在1972年《西姆拉协定》通过之后,这条控制线才变为类似于实际边界线、不容侵犯的存在。

自1990年至2003年期间,克什米尔人的反抗达到高潮,而这条控制线也成为了印度和巴基斯坦军队之间爆发激烈冲突的位置所在,两国军队互相发射远程大炮及迫击炮,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及财产损失,连动物与牲畜也难逃厄运。尽管双方在2003年达成了脆弱的停火协议,但是小规模的冲突仍然会毫无预警地爆发。

这位加拿大学者表示,由于政府透明度的缺失,所以很难记录在控制线两侧遇害的平民的确切人数。

杰齐表示,联合国军事观察员小组在印度和巴基斯坦负责监督停火情况,印度被指阻止联合国的军事观察员进入控制线范围内,仅在今年,印度方面违反停火协议的次数就高达882次。

利用新冠疫情

印巴控制线沿线的冲突地区缺乏医疗卫生服务,且医疗设施与物资匮乏,地区的互联网和通讯服务也处于中断状态,大量克什米尔人无法获得预防新冠疫情所必需的公共卫生信息。

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印度在今年3月31日颁布立法,允许在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居住超过15年的公民拥有当地居民的身份,从而使他们能够在当地购买土地、居住及工作,还可以担任公职。

在去年8月5日,印度批准了一项法案,这项法案要求取消查谟与克什米尔地区的自治地位,并将其分为两个地区,对当地实施宵禁等禁令,并切断了当地的互联网与通讯服务。

就在全世界忙于抗击新冠病毒之际,查谟与克什米尔区处于印度控制下的地区居民感到担忧和恐惧,因为近期出台的印度立法,将彻底改变当地的人口构成。

来源 : 通讯社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