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萨勒曼的宫廷政变及其政策对沙特的影响

本·萨勒曼于2017年接任王储
本·萨勒曼于2017年接任王储

在英国网站“中东之眼”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作者大卫·赫斯特称,3年前的斋月,沙特王子本·萨勒曼的阴谋得逞,成功推翻他的兄弟穆罕默德·本·纳耶夫,接任王储,并在麦加天房附近的一处王宫中获得了家族的支持。

但是,该报告称,那时与当前的差异比现在更加清楚。

宫廷政变

赫斯特解释说,3年前,这位年轻的王子正处于他的鼎盛时期,由于当时的宫廷政变,他接任了王储,许多家族成员赶往麦加向他鞠躬并亲吻他的手,但他们后来被本·萨勒曼判进监狱。

麦加充满了朝拜者,沙特也十分富裕,沙特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也门。同样,全世界都相信那个神话,即改革家会完全颠覆国家和地区,逐渐实现现代化。

今天,这是几十年来的第一次,这是麦加,除了几个相距两米的信徒以外,人民百姓空无一人。另一方面,成千上万的移徙工人被关押在克尔白周围的豪华旅馆环后面的贫民窟里,他们无法获得卫生系统的服务,这里是沙特最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地方。

该作者提到,麦加就是沙特其他地区局势的一个例子。2014年,沙特外债总额不到120亿美元,在短短5年内,2019年底大幅增加到1830亿美元。在这段时期,其现金储备从7320亿美元下降至4990亿美元。

2018年10月,本·萨勒曼宣布,公共投资基金的资产逼近 4000亿美元,到2020年将超过6000亿美元,而当前仅为3200亿美元。

实际上,这其中一部分资金可能足以重新启动和复兴工业,并确保沙特人享有良好的生活水平。但是,长期以来,沙特面临紧缩,而其统治者继续过着奢华的生活。

不受欢迎的人

赫斯特指出,自从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在美国和所有欧洲国家政府,本·萨勒曼已成为不受欢迎的人物。此外,在一系列的清洗行动后,至少有20位王子入狱。

因此,不能再否认,在萨勒曼的统治下,沙特损失了金钱、势力、权力和朋友。的确,沙特将于11月在利雅得举办20国集团峰会,但随着油价下跌,沙特是否有资格加入该精英集团,也会仔细审查。

如果在3年前,你告诉别人,有一天,各国首都因为新冠病毒扩散而空无一人,没几个人会相信你的话。但是,也只有少数人相信,沙特的财富将严重缩水。

那么,3年前的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举行如此盛大的加冕典礼后,本·萨勒曼为何下令发动3个清晰行动?而其中两个行动是针对他的家族。

委员会从刚组建就结束

该作者指出,有必要回到3年前那激动人心的夜晚。当时,据说本·纳耶夫被解除了全部的职务,而本·萨勒曼在沙特效忠委员会的投票获胜而被任命,效忠委员会由前国王阿卜杜拉组建。但是我们现在知道,该委员会根本就没开会,通过电话进行投票。换言之,这一投票是通过自己的原则,并不具有合法性。

该委员会根据2006年的一项特别法令而成立。实际上,这本来应该是没有宪法的绝对君主制的重要改革,这旨在改变未来君主的任命方式。据报道,沙特建国元勋之子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或他们的儿子在委员会担任34个职位,而国王和王储又任命了两个席位。如此一来,这就是沙特家族的全部分支。

但是,该项目刚刚进行,就结束了,因为阿卜杜拉国王取消了这一程序,他于议会开始工作之前逝世。此外,还任命了3位王储本·阿卜杜勒·阿齐兹、纳耶夫·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和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效忠委员会根本没有参与这些决定。

但是,阿卜杜拉国王旨在利用这一制度,来巩固自己儿子的地位,确立下一代统治者。但是,他无法一步登天,因此,他创建了一个新职位“副王储”。他的计划是赶走王储萨勒曼,任命穆克林王子,而姆特阿布则是他的助手,然而,还没有实现这些举措,他已经逝世。

本·萨勒曼亲吻穆克林·本·阿卜杜勒·阿齐兹的手 [路透社]

惨败

该作者解释说,当萨勒曼登基时,最初,他任命穆克林为王储,本·纳耶夫为副王储。3个月后,穆克林被本·纳耶夫取代,本·萨勒曼被任命为副王储。因此,3年前的那个夜晚是对效忠委员会的首次重大考验,但一败涂地。

该委员会失去了其主席米什阿勒·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他于2017年5月去世,但没有接替者。根据委员会的规定,召开会议必须有主席和三分之二成员出席,需要一半多成员对决议投票。

该委员会既没有召开会议,没有主席,因此,无法达到法定人数。后来发现,在34位成员中,有31人投票支持本·萨勒曼,但这仅仅是通过电话表决。在全部的可能性中,解职本·纳耶夫并任命本·萨勒曼为王储根本没有走法律程序,不具有合法性。

另一方面,自从年轻的王子掌权以来,此事构成了他的宪法障碍,这解释了他为何对这两个最重要的竞争对手十分敏感,当前二人都已经入狱。

第一个是本·纳耶夫,一开始,他被指控吸毒,现在是叛徒并企图发动政变,第二个是国王的兄弟艾哈迈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他从伦敦回来是出于两个目的,其一是任命自己为效忠委员会主席,其二是反对本·萨勒曼继位。

损失的一张牌

虽然这两位王子还活着,但本·萨勒曼知道还存在个人威胁。事实上,王储发起最近一次活动的对象是效忠委员会的4名成员,其中3名入狱或接受讯问,而第四名试图逃脱,想要获得塞浦路斯的公民身份。现在,据报道,一些被监禁的皇室成员利用美国的游说集团,试图提醒国会他们可能遭受的命运。

效忠委员会的目的是,建立一种沙特家族继承王位的制度,但这并没有发生,反而发动了一系列残酷的清洗行动,从而加深了王储的政治危机,他几乎占据了头奖。

赫斯特认为,从那以后,本·萨勒曼的所有决定都不正确,从也门战争开始,到阿美公司私有化,再到建设沙漠城市NEOM的项目,这还包括2030年愿景中的经济多样化计划,以及对伊朗的回应、石油价格战以及处理新冠危机的举措。

作者还称, 特朗普明确暗示,沙特不再是特朗普考虑的优先事项,当伊朗无人机和巡航导弹摧毁了两个沙特石油设施,他没有做出反应,这导致沙特几周的石油产量减半,此外,最近,特朗普还计划撤出沙特的爱国者导弹电池。

赫斯特总结道,沙特王储将会夺取其父亲的政权,他将忽视之前的所有失败,再次放手一搏。

按照该作者的观点,这一步骤绝不利于沙特的稳定,只会加剧沙特当前所经历的问题和危机,沙特因此而前途未卜。

来源 : 中东之眼

相关文章

《纽约时报》透露,沙特王室一些被监禁的成员正在通过中间人,试图推动美国影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这揭示了统治家族的分裂,以及美国在沙特统治体系中的巨大作用。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