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援助加剧了对欧盟分裂的担忧

欧盟委员会已经放松了对国家援助的严格限制,以避免新冠病毒大流行带来的经济影响[路透社]
欧盟委员会已经放松了对国家援助的严格限制,以避免新冠病毒大流行带来的经济影响[路透社]
在欧盟执行委员会批准的新冠病毒紧急国家援助中,德国占到一半以上的份额,这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财力雄厚的国家可能在欧盟单一市场中获得不公平的优势。
 
在这个拥有4.5亿人口的统一市场内,确保竞争环境的水平是欧盟的核心宗旨,也是欧盟长期以来向来自中国等国的外国企业开放的关键条件,还包括脱欧后的英国企业。
 
但是,欧洲执行委员会在3月中旬暂停了通常较为严格的国家援助限制,并允许27个欧盟成员国向其受到新冠疫情打击的经济和企业注入现金,并批准了价值超过1.9万亿欧元(合2.1万亿美元)的国家援助计划。
 
但是,这似乎却并不是一个公平的游戏,因为富裕或负债较少的国家,会有更多的渠道来筹集资金。
 
欧盟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尽管德国约占欧盟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四分之一,但是德国迄今为止却占到了新冠病毒紧急国家援助总额的52%。
 
法国和意大利并列第二,分别占到援助总额的17%,该委员会计划至少在2020年底之前保持不予干预的态度。
 
西班牙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表示,“显然,欧洲内部市场存在崩溃的可能性。”
 
这位官员还指出,“并非所有欧盟内部市场的国家都能获得这种流动性”,“德国财大气粗,所以负担得起”。
 
德国向体育零售商阿迪达斯提供了30亿欧元(合33.3亿美元)的政府支持贷款,并向旅游公司TUI提供了18亿欧元(合20亿美元)的贷款承诺,此外,还在与汉莎航空公司就90亿欧元(100亿美元)的救援措施进行谈判。
 
意大利航空工会的卡洛·阿马蒂表示,“部分欧洲国家正在与航空公司讨论的国家援助,有可能会扭曲市场竞争,并在行业重启时为部分公司创造利益”,“应该维持在新冠疫情出现之前的市场份额”。
 
瑞安航空在5月1日宣布了裁员3000人的计划,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奥利里表示,他将向欧洲法院起诉向其头号竞争对手爱尔兰廉价航空公司提供超过300亿欧元(合330亿美元)的国家援助的行动。
 
不公开的环境
 
欧盟委员会竞争事务专员玛格丽特·韦斯特格周三表示,暂停常规的国家援助规定以挽救工业岗位与商业,这是“完全合法”的操作,对竞争的扭曲程度将减至最低水平。
 
玛格丽特在一场视频辩论中表示,“成员国将根据其财政水平来决定其支出”,“但是……我们保留了单一市场,因为我们的确需要单一市场才能实现复苏”。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欧盟官员更为坦率地指出,“如果仔细观察一下这些国家的行动规模,尤其是德国,那么你将发现,任何公平竞争或单一市场的诚信观念都已经消失不见”。
 
这推动了南欧国家对融合欧盟财政以刺激经济复苏的需求。否则,南部国家担心,它们不仅会在这场公共卫生危机中遭受更为严重的苦难,而且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使其经济恢复正常。
 
初步数据显示,欧元区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经济总量萎缩了3.8%,欧盟正考虑由欧盟委员会来发行债务,以筹集更多资金帮助成员国在2021-2022年间恢复增长。
 
来自比利时智库的冈特拉姆·沃尔夫表示,在欧盟委员会受到压力,对新冠病毒国家援助计划附加条件之后,欧盟的中央借款也将允许布鲁塞尔对这项资金的使用提出要求。
 
沃尔夫表示,“这些计划的分散程度越高,对单一市场的威胁就越大,我们就越需要考虑其中存在的政治因素——是否提供援助,以及在何种条件下提供援助,各国接受的比例应是多大,应援助哪些领域等等。”
 
西班牙在上周欧盟领导人举行会谈之前发表的一份声明中指出,“需要并欢迎各国在应对中增大灵活性,这对避免导致一个更不平等的欧盟而言至关重要”。
 
为恢复国家与公司之间的公平竞争环境,西班牙方面认为,在欧盟期待下一个长期预算来帮助重启经济增长的情况下,像西班牙这样的国家就应该得到补偿。
 
西班牙银行业巨头桑坦德银行行长安娜·博丁表示,“欧洲需要提供更多的财政支持,而我们现在就需要。”
来源 : 路透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