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死病到新冠疫情:富人的残酷与穷人的苦难缘何延续至今?

《十日谈》对黑死病这场疫情进行了细致的描述
《十日谈》对黑死病这场疫情进行了细致的描述

新冠病毒可以感染任何人,但是最近的报告表明,不同的社会和经济状况可在此事上发挥重要的作用,特别是诸如职业安全、医疗保健及交通等因素,更会加深贫富群体之间在感染率和死亡率上的差异。

凯瑟琳·麦金莱在澳大利亚媒体上发表的报道中指出,富人群体可以远程工作,并前往他们为躲避自然灾害而设置的庇护所,而城市内的贫民阶层,则被迫挤在狭小的公寓内,并被迫继续工作。

麦金莱补充称,在1348年黑死病肆虐意大利之后,意大利作家乔万尼·薄伽丘创作了《十日谈》,这是由100篇小说组成的故事集,尽管故事存在虚构的色彩,但却为我们打开了一个窗口,可以窥探黑死病肆虐期间的中世纪。

《十日谈》向我们展示了这场流行病如何造成富人和穷人之间的裂痕,正如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那样,事实上,文化历史学家现在发现,《十日谈》是有关14世纪意大利的日常生活信息的宝贵来源。

幸运的富人

薄伽丘出生于1313年,他是佛罗伦萨一名银行家的私生子,正由于他来自中产阶级,他也在《十日谈》中记叙了一些有关商人和仆人的故事,而这类创作内容在当时非常罕见,因为中世纪文学作品的重点仅仅是记叙贵族的生活。

《十日谈》对黑死病进行了详细而准确的描述,一旦感染这种疾病,患者将在4至7天的时间内死亡,而在1347年至1351年之间,这场流行病夺走了欧洲40%至50%的人口,其中也包括薄伽丘家族内的一些成员。

在开篇部分中,薄伽丘描述了那些呆在家中与世隔绝的有钱人,以及他们如何品尝高品质的美酒、享受音乐及其他的娱乐活动,而其中最为富有的人们则完全离开了他们的居所,并逃往了他们舒适的乡间别墅,似乎这场瘟疫就是为那些留在城内的人所设置的一项清除程序。

另一方面,被迫留在家里的中产阶级和穷人阶级,“日复一日,他们的社区内不计其数的人都感染了这场瘟疫”,感染者迅速死去,富人家中的佣人们还要为感染者提供照料。

悲惨的穷人

另一方面,许多无法离开佛罗伦萨并坚信死亡不可避免的人们,则决定通过组织毫无宗教与道德原则的庆祝活动来度过他们最后的日子,与此同时,在农村地区的日日夜夜里,工人们“像野兽一样死去,毫无人类的尊严,也没有医生来照料他们”。

在对这场瘟疫进行细致的描述之后,薄伽丘记叙了由10名贵族所讲述的100个故事,他们逃离了被死亡笼罩的佛罗伦萨,来到他们物资充足的乡间别墅,并在那里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十日谈》中提出的主要问题之一,是财富与社会特征削弱人类情感的能力,并使其丧失对他人苦难的同情心。

薄伽丘以一句名言作为开篇:“同情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尽管如此,他却在许多故事中展现了大量对他人痛苦无动于衷的人物,这些人被自己的动机和野心蒙蔽了双眼。

在其中一个虚构的故事中,一个死人会在每周五从地狱归来,以杀死那个曾在他生前拒绝过他的女人。而在另一个故事中,讲述者称赞他对朋友的绝对忠诚,而事实上他已背叛这位朋友多年了。

薄伽丘也许是在说,人类可能认为自己是正直而道德的,但是他们却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对他人的冷漠无情。

事实上,我们可以在10名故事讲述者的身上发现这一点,他们确保自己在设备完善的庇护所中很好地生活,同时又放纵自己,他们编造的这些故事充分说明了他们身上的残酷、背叛与剥削。

来源 : 澳大利亚媒体

相关文章

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有关席卷全球的瘟疫和其他流行病的互动文章,随着时间的推移,导致全球数亿人死亡。该报回顾了全球几个世纪以来经历的19种流行病,最近一次是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