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记者:我们都是特朗普藐视科学的受害者

美国记者:我们都是特朗普藐视科学的受害者
美国记者:我们都是特朗普藐视科学的受害者

作者米歇尔·戈德伯格称,我们都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藐视科学的受害者。

她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解释说,随着新冠病毒传播的加剧,特朗普政府反而使专家的活动停滞。

她还称,补充说,《 60分钟》节目以前曾播放所谓的“病毒猎人”的204个视频,他们是研究昆虫的科学家,也可以涉及动物和人类,从而导致疫情。

当时,科学家彼得·达扎克称,我最担心的是,我们将失去遏制下一个正在出现的疾病的机会。他称,自己十分担忧在各地传播的新冠病毒,人们会通过外出活动而传染。

在随后的几年中,达扎克成为了生态健康联盟组织的总负责人,该组织是致力于新兴流行病的非营利研究组织。

研究组织

作者还称,生态健康组织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研究了蝙蝠中的新冠病毒,这可感染给人类,按照该杂志的说法,这是为了开发可帮助研究员理解人类疫情爆发情况的检查、治疗方法和疫苗的工具。

2014年,该组织获得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赠款,而其资金在两周前突然中断,根据5月10日晚上的《 60分钟》节目的报道,原因是佛罗里达州众议员马特·盖茨发表的阴谋论,他在白宫戴着防毒面具,以嘲笑人们对新冠病毒的担忧。

4月14日在福克斯新闻的塔克·卡尔森的节目中,盖茨声称,用于支持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赠款已转移到武汉研究所,盖茨将其称为可能的病毒来源,按照他的话说,该研究所可能是“天生的野兽”。

声明不属实

而美国中情局认为,盖茨的第一项声明完全不属实,而第二项声明根本不可能,找不到任何证据表明,新冠病毒与武汉实验室有任何关系。

但是几天后,右翼网站Newsmax的记者在白宫记者会上说,在特朗普没被批准之前,武汉实验室就获得了370万美元的赠款,她质问道,美国为何要给中国捐款?

但是,该作者认为,如果暂停赠款,可能不利于寻找新冠肺炎的治疗方法和疫苗的努力,并指出,抗病毒药瑞德西韦已经完成测试,对于新冠肺炎患者来说,这是一线希望,生态健康组织发现了这种药物,早期对这种抗蝙蝠病毒的药物进行了测试。

该非营利组织现在面临财务困难,可能会导致裁员。

该作者还称,对达扎克工作的政治打击只是部分体现了特朗普政府对科学的蔑视,导致美国对疫情处理不利。

科学共识

她还称,共和党人一直否认并谴责一项科学共识,关于从进化到干细胞研究到气候变化等问题。

但是,由于新冠疫情,美国进入了紧急状态,只有通过可靠的科学才能解决问题,这意味着,特朗普对经验的蔑视和重视技术能力,已成为眼前的威胁。

该作者说,在疫情爆发的前几个月,路透社报道,特朗普政府取消了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的一名流行病学家的职位,以帮助发现新兴疾病的爆发。

她说,随着疫情的爆发,美国政府已将负责新冠病毒疫苗开发的机构解雇了里克·布莱特,而他是美国疫苗研发方面的领先专家。

该作者称,虽然美国有联邦政府,但美国在抗击新冠肺炎方面将取得的任何进展,并不是靠政府。

致命病毒

该作者引用布莱特在4月份的声明,他说,我之所以公开发言是因为,要抗击这种致命的病毒,必须要依靠科学,而不是政治。

该作者说,特朗普不会允许发生这种情况,他可能完全放弃抗击新冠病毒。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纽约时报

相关文章

在武汉爆发新冠病毒几周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要打赢“人民战争”,战胜这一新的威胁。一个月后,西方领导人开始把这场疫情称为一场战争,先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接着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吹嘘自己的新头衔“战争总统”,与一个“看不见的敌人”作战。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