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五年冲突之后 俄罗斯或将反对伊朗与阿萨德

阿萨德此前曾在大马士革的俄罗斯军事总部接待普京

为了维护巴沙尔·阿萨德在叙利亚的政权,已经过长达5年的杀戮,随着阿萨德变得更加残酷和腐败,俄罗斯现在似乎倾向于摆脱其“臭名昭著”的代理人,事实证明,阿萨德甚至无法建立一个严肃正常的国家,只会为俄罗斯增添负担,俄罗斯更愿意抛弃这个棋子。

关于此方面,美国《野兽日报》网站在杰里米·霍奇的一篇文章中总结了俄罗斯与阿萨德政权关系的最新发展,俄罗斯觉得,阿萨德及其家人与伊朗及其在叙利亚的民兵的关系,正在破坏其主要使命。

该网站认为,俄罗斯试图恢复阿萨德政权的合法性,作为稳定的象征,能够吸引俄罗斯公司准备接纳他的数千亿美元,在重建的背景下,由于阿萨德的亲属充当黑手党,以及他们对伊朗部队的支持,这是不可能的,这阻止了欧洲和海湾国家提供资金,这些资金预计是为了叙利亚的重建。

在此背景下,反ISIS的美国联军的特使詹姆斯·杰弗里称,无论是在阿拉伯世界,还是在欧洲,阿萨德总是无助于俄罗斯人推销叙利亚政权。我们反复听到俄罗斯人在证明,他们理解阿萨德有多糟糕。

媒体热潮

杰弗里发表上述言论之际,俄罗斯媒体发布了针对阿萨德的大量报道和社论,称他腐败和不适合执政,令人失望,这表明该是时候找到新领导人,取代他。

该作者强调了强调了俄罗斯通讯社4月11日发布的文章称,这是阿萨德不能错过的俄罗斯信号,尤其是来自瓦格纳集团的高层,瓦格纳集团的雇佣军自2015年以来一直与阿萨德军队共同作战,美国人认为,这项雇佣军是俄罗斯政府的工具,因为他们低成本和低风险,克里姆林宫用以支持其目标。

该作者指出,俄罗斯正在研究除了阿萨德统治叙利亚以外的其他选择,塔斯社在社论中报道,俄罗斯认为,从今以后,阿萨德没有能力去领导这个国家,会将俄罗斯拖入如当年阿富汗战争一样的困境。

在这份报道中,塔斯社对伊朗进行了迅速的攻击,并指出,伊朗的利益不在于实现该地区的稳定,因为伊朗认为,该地区是反美战场。

与此同时,阿萨德的表弟拉米·马赫卢夫在其Facebook页面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片段,指责阿萨德政权腐败,据悉,马赫卢夫是叙利亚首富,与俄罗斯关系密切,他此前曾批评伊朗在叙利亚的存在,而在5个月前,其资产被冻结。

统治家族

马赫卢夫及其追随者投入俄罗斯怀抱之时,该作者称,阿萨德家族的主要成员已成为伊朗在叙利亚支持的民兵的重要领导人,甚至参与了与俄罗斯支持的部队的武装冲突。

该作者称,这些民兵与广泛的腐败网有关系,它是由巴沙尔的弟弟马希尔·阿萨德领导的,马希尔还领导叙利亚军队的第四装甲师,这是叙利亚历史最悠久、装备最完备的军队之一。

作者警告称,拉塔基亚港口自2019年10月初以来已租给伊朗,成为欧洲、中东和北非市场的最大毒品出口中心之一。

作者指出,伊朗已经启动了连接伊朗与拉塔基亚的莎拉姆莎铁路项目,这要通过巴士拉、阿尔布卡马尔和大马士革的车站,这将切断哈梅米姆与叙利亚中部和南部的俄罗斯部队的联系,伊朗将能够迅速向其在拉塔基亚的代理人运送武器,他们卷入与俄罗斯援助的组织冲突。

悖论

按照该作者的说法,俄罗斯似乎对伊朗支持的民兵非常不满,俄罗斯不是唯一一个想与这些民兵算账的势力,因此,如果没有进行很大的鼓励,以色列可能忽视对伊朗军队的打击。

正如霍奇的说法,自从4月以来,以色列的袭击愈加频繁,而之前,俄罗斯文章攻击阿萨德及其政权,这并不是巧合,文章说以色列之前是防止伊朗在叙利亚巩固势力,现在是要逼迫伊朗离开叙利亚,绝不会停止。

该作者表示,没有俄罗斯,伊朗将是在叙利亚最具有决定权的一方,伊朗仍设法让战争继续,而此时,大多数其他国际参与者已经倍感疲倦,只希望叙利亚恢复统一,甚至是资助自由叙利亚军的一方,之后会与俄罗斯实现和平。

按照该作者的说法,阿萨德下台不会像预测的那样出自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之手,虽然埃尔多安一直希望如此,而应该是一直设法保护他的俄罗斯。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美国媒体

相关文章

General Khalifa Haftar, commander in the Libyan National Army (LNA), leaves after a meeting with Russian Foreign Minister Sergei Lavrov in Moscow, Russia, November 29, 2016. REUTERS/Maxim Shemetov

资深意大利记者洛伦佐·特罗米佩塔在意大利网站上发表的文章中透露,俄罗斯正与叙利亚合作,在叙利亚境内处于他们控制下的地区招募数百名平民及民兵人员,以将他们派往利比亚帮助退役将军哈夫塔尔的部队作战。

Published On 2020年3月13日
خلافا للبروتوكول الدولي استقبل الرئيس السوري بشار الأسد نظيره الروسي فلاديمير بوتين بمقر القوات الروسية بدمشق وليس بالمطار أو القصر الرئاسي. وحسب الإعلام الروسي، فإن الرئيسين استمعا لشرح قائد العمليات الروسية عن خطط الحفاظ على وحدة سوريا. تقرير: أحمد العسافتاريخ البث: 2020/1/7

自成立以来,叙利亚革命经历了阶段性和根本性变化,周边阿拉伯国家和区域国家内部政治和军事上的发展,改变了阿拉伯国家和西方国家对叙利亚革命的态度,此外,国家的外部联盟还取决于整个阿拉伯地区的实际情况。

Published On 2020年3月15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