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为何未在中东造成大量死亡?

中东国家在采取隔离措施时的速度,例如暂停朝觐活动等,帮助降低了这些国家的感染率和死亡率
中东国家在采取隔离措施时的速度,例如暂停朝觐活动等,帮助降低了这些国家的感染率和死亡率

根据法国《世界报》的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在3月8日进行的统计显示,中东国家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的总人数不超过11​​25人,尽管在伊朗继中国之后成为受到新冠疫情打击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但是这些邻近的中东国家却并未像预计中的那样出现极高的死亡人数。

报道对这些国家较低的死亡人数表示震惊,因为海湾国家靠近伊朗,叙利亚、黎巴嫩和伊拉克的卫生系统又明显存在不足,埃及人口众多并且居住环境卫生也得不到保障,巴勒斯坦难民营、叙利亚难民营及海外劳工住所条件也相当恶劣,此外,还有人满为患的监狱。

这篇报道对相关数据进行了快速的比对,并发现自今年3月15日以来,在黎巴嫩,死于道路交通事故的人数竟然多于死于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两项数据为28比26),而在巴勒斯坦,因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的人数比以色列少50倍(两项数据为4比239)。

报道补充称,沙特共有3300万人口,沙特境内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与挪威的致死人数相同(分别为219人和217人),但是挪威的人口却不足500万。

报道指出,中东阿拉伯国家和非洲都没有出现预期中那样高的死亡数字,而产生这种结果存在多方面的原因,包括人口年轻化、在抗击疫情方面的经验以及较低的污染水平。

迅速隔离

尽管疫情没有在这些地区喷发的原因尚不清晰,也不存在最终的解释,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认可的一个因素,就是这些国家在采取隔离措施时相对较快的速度,因为这些国家对其人口的脆弱性有着清楚的认知。

报道指出,最突出的例子是沙特,它在2月26日便暂停了朝觐活动并关闭了麦加和麦地那的清真寺,尽管当时还没有出现任何感染的病例。此外,沙特还在3月2日关闭了教育机构,比法国采取这项措施早了两个星期,并在后来的日子里将封闭措施扩大至俱乐部和餐厅。

约旦方面,已登记494例感染病例并有9人死亡。3月13日在伊尔比德举行的一场婚礼上,出席的数百名宾客中有数十人受到了新冠病毒感染,如果约旦当局没有在4天之后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宵禁,那么这场疫情便可能会在全国范围内迅速传播。可以说,这些措施帮助打破了感染链。

公共交通网络

报道称,在海湾国家内,除了反应的速度之外,这些国家强大的经济实力也帮助它们进行了大量的病毒检测,例如阿联酋,该国每天进行3万至4万次病毒检测,从而有利于发现、追踪和隔离感染者。

报道指出,阿拉伯国家的部分特征也加强了这些遏制措施的效果,包括人口年轻化,据悉,青年群体是发展成为重症患者机率最小的人群;此外还包括火车或公共汽车等公共交通网络的薄弱或缺失,从而限制了人群之间的聚集和交叉感染。最后还有一个特征,就是这些国家中的老年人一般都会待在家里而很少活动,因为他们通常患有慢性疾病。

伊拉克罗格斯大学人类学家奥马尔·达瓦什评论称,“我们最终不知道,该病毒仅仅是以无症状的方式传播,还是在以温和的方式传播?还是因为人口中年轻人的比例较高而没有产生群体免疫?”

报道认为,在部分国家内,本地因素可能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约旦河西岸的隔离墙以及以色列设置的军事路障,减缓了疫情在当地的蔓延,此外,加沙地区一直所受的封锁——自今年3月初以来只有2500人能够进入该地区——也部分解释了该地区受感染人数较低的原因,据悉,在5月7日,该地区登记的感染病例只有20例。

正如报道所说,这种观察同样适用于叙利亚北部和西部的伊德利卜地区,当地至今没有报告一起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而东部的库尔德地区也仅仅登记了3起感染病例。

报道强调,沙特还得益于在对抗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时积累的经验,这种疾病是由另一种(经骆驼传播的)冠状病毒引起的,在2012年,该地区共有871人因感染该病毒而死亡,其中半数来自沙特。

当地生物学的概念

埃及卫生官员艾曼·塞巴伊表示,埃及在历史上曾多次处于疫情的十字路口,这使该国成为了一个预防措施充足、准备充分的国家,“这就是埃及卫生保健体系的力量”,此外还有护理的质量,社工也会挨家挨户地进行预防宣传和教育。

尽管有这些进展,但仍存在着许多尚未解决的问题,例如,是否就像部分研究所说的那样,高温和潮湿会降低该病毒在物体表面上的存活时间吗?还是说阿拉伯国家较高的疫苗接种率帮助人们抵抗住了这种病毒?

达瓦什表示,“人类卫生学承认当地生物学的概念,即因食物、环境和文化因素的不同,而引起人口在基因水平上的部分差异。”

尽管如此,报道认为,应等到疫情结束再得出最终的结论,尤其是埃及和海湾国家的每日感染曲线仍在不停地增长。

报道最后还指出,也门本身也经历着诸多的卫生危机,疫情可能已经进入了该国,众所周知的是,我们无法依赖当地提供的任何数据,因此,正如萨那某人道主义组织的消息人士所说的那样,“我们根本不知道这场疫情在也门国内传播的情况”。

来源 : 法国《世界报》

相关文章

美国杂志《外交政策》称,埃及政府没有优先考虑卫生服务支出,新冠病毒传播的危机逐渐加深,如果新冠病毒继续迅速传播,不久之后,当前的健康危机爆发并演变为政治危机。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