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曝光特朗普与本·萨勒曼关于石油的通话细节

特朗普和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于2018年11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G20峰会上(盖帝图像)
特朗普和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于2018年11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G20峰会上(盖帝图像)
路透社称,从消息人士获悉,最近爆发石油市场战争,在特朗普与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一次通话中,如果沙特不停止倾销市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威胁要切断美国对沙特的军事援助。 
 
路透社援引4位消息人士的话说,特朗普在4月2日的电话会议上告诉本·萨勒曼,如果欧佩克不减产,他不会阻止美国议员通过一项美国从沙特撤军的法律。 
 
路透社在其特别报道中解释称,这种威胁可能破坏两国之间75年的战略联盟,这是美国施压行动的一个关键因素。美国施压导致了历史性的全球协议,新冠肺炎危机导致需求下降,减少了石油供应,这是白宫外交上的胜利。 
 
特朗普向沙特王储传达了这一信息10天前,宣布全球石油减产。
 
王储受打击
 
据该报道,美国政府高层官员的消息人士透露了谈话细节,由于特朗普的威胁,他被“沙特实际上的统治者”本·萨勒曼十分震惊,甚至指示助手们离开会议室,他可以单独继续讨论。
 
根据同一说法,特朗普告诉本·萨勒曼,国会下次支持美国结束保卫沙特安全的提议时,他会放任不管。
 
此举体现了,特朗普十分重视保护美国石油业,免遭价格暴跌的影响,而与此同时,各国政府为了抗击新冠肺炎而停止了经济活动。
 
此举还反映了,特朗普对欧佩克长期以来的批评的重大改变,他指责欧佩克有责任通过减产来提高美国人的燃油价格,从而增加美国人的能源成本,现在,特朗普本人已要求欧佩克减产。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告诉路透社,政府已经告诉沙特领导人,如果不减产,“就不会阻止美国国会施加美军撤离沙特的限制。”

 
这位官员总结了这次通过多种外交渠道进行的讨论,他表示,这是给予沙特领导人的信息,我们在捍卫你们的工业,也破坏了我们的工业。
 
特朗普的评论
 
4月29日晚间在白宫采访时,路透社记者就美国总统与本·萨勒曼的谈话进行了提问,记者问道,是否已告诉沙特王储说美军可能沙特,特朗普说,我不需要通知他。
 
他接着说,我认为,他和普京总统的立场很合理,他们意识到出现了问题,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被问到他对沙特王储的谈话时,特朗普回答,他们在达成协议时遇到困难,我通过电话与他联系,我们能够达成协议。 
 
路透社报道,沙特政府的媒体办公室并未回应对此消息发表评论的要求。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沙特官员强调,该协议代表了欧佩克+所有产油国的意愿,该组织包括欧佩克与和俄罗斯领导的联盟。 
 
该沙特官员拒绝对美沙领导人的讨论发表评论,他表示,沙特、美国和俄罗斯在欧佩克+减产协议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如果没有参加该协议的23个国家的合作,这也不会起作用。
 


国会的愤怒
 
在特朗普与本·萨勒曼通话一周前,两名美国参议员、共和党人凯文·克雷默和丹·苏利文提出了一项立法,如果沙特不削减石油产量,要求全部美军撤离沙特,还包括爱国者导弹和反导弹防御系统。
 
这项提议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由于沙特与俄罗斯在不景气的时候,发动石油价格战,国会十分愤怒。
 
沙特增加了产量,向市场提供大量原油供应,而此前,俄罗斯拒绝按照先前与欧佩克达成的减产协议而加大减产规模。
 
4月12日,在特朗普的压力下,除美国外,全球最大的产油国同意进行史上最大的减产。欧佩克、俄罗斯和盟国产油国每日减产970万桶,约占全球产量的10%。
 
沙特和俄罗斯每天减产的份额约为250万桶。

油价暴跌
 
尽管进行了这些削减,但油价继续跌至史上最低水平,美国原油期货价格跌至零以下,为了避免交付没有价值的石油储备,卖方被迫向买方付款。
 
布伦特原油期货交易价格跌至几乎每桶15美元,这是自1999年油价崩溃以来,市场经历的水平,而在2020年年初,油价达到每桶70美元。
 
但是,供应不足可能最终会抬高价格,而此时,世界各国政府开始恢复经济活动,随着旅行变得愈加频繁,燃料需求也会增加。
 
据路透社报道,无论结果如何,谈判都体现了美国对世界石油生产的强大影响力。
 

参议员、共和党人克雷默告诉路透社记者,3月30日,他与特朗普谈到了从沙特撤军的法律,而3天前,特朗普与沙特王储通过电话。 

 
当被问及特朗普是否曾对沙特说美国可能暂停军事支持时,美国能源部长丹·布鲁耶特表示,总统有权使用所有可用的工具来保护美国生产者,包括“我们为他们的国防需求提供的支持”。
 
两国战略伙伴关系可以追溯到1945年,当时罗斯福总统与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本·沙特在美国巡洋舰昆西上会面。
 
两位领导人达成了一项以沙特石油换取美国军事保护的协议,今天,美国在沙特部署了约3000名士兵,而美国第五舰队保护该地区出口的石油运输。
 
沙特依靠美国获得武器,也需要美国的保护免受伊朗等区域对手的侵扰,但在2019年年底,沙特的弱点暴露在沙特主要设施遭遇18架无人机和3枚导弹的袭击,美国称,伊朗应对此负责,而伊朗否认参与袭击。
 
13人集团
 
特朗普最初欢迎油价的下跌,他称,便宜的燃油价格等同于给车主减税。 
 
情况发生变化之前,沙特在3月中旬宣布,它将每天生产1230万桶石油,这引发了与俄罗斯的价格战。
 
石油供应泛滥之际,世界各国政府命令人们呆在家里,这导致对燃料需求的降低,给美国石油公司带来了严重的损失。
 
参议院议员在产油国中兴起,3月16日,参议员克雷默是13名参议院共和党议员之一,他们向沙特王储致信,提醒他沙特对美国的战略依赖。
 
该集团还敦促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调查沙特和俄罗斯违反国际贸易法,对美国市场进行石油倾销。
 
与大使的通话
 
3月18日,该参议员集团罕见地与沙特驻美国大使丽玛·宾特·班达尔公主通话,这群参议员包括阿拉斯加的萨利文和得克萨斯州的特德·克鲁兹。
 
克雷默称,这次谈话十分“严峻”,每位参议员都解释了此举对美国石油工业的危害。
 
克雷默告诉路透社记者,我从安理会每个成员那里都听到了,但没人拒绝。沙特大使馆没有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他还称,公主将他们的话传达给了沙特官员,包括能源部长。参议员告诉公主,参议院愈加反对沙特领导的联军,在也门投入与胡塞武装的战争。 
 
2019年,共和党参议员对沙特干涉也门的支持十分重要。参议院支持反对特朗普的几项提议,即美国不再对沙特出售武器,取消其他形式的军事援助,他们对也门持续的冲突感到愤怒,该冲突导致100多人死亡,引发了人道主义危机。
 
克雷默表示,3月30日,他与特朗普通过电话,将近一周前,他与参议员苏利文参议员提出一项美军撤离沙特的法律草案。
 
他还称,总统当天亲自与他联系,当时在场的还有能源部长布鲁耶特、经济顾问拉里·麦克道尔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
 
克雷默还称,我说唯一没有参与通话的是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他或许是最重要的人物。
 
他补充说,他想与埃斯珀讨论,为了保护美军,将美国在沙特的军事资产转移到其他地方的办法。
 
应对压力
 
从3月中旬开始,特朗普开始跟进石油方面的外交活动,他接连与萨勒曼国王、王储穆罕默德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几次通话。
 
克里姆林宫证实,普京与特朗普进行了会谈,称他们还讨论了石油减产和新冠肺炎疫情。
 
在4月初,特朗普公开威胁要对从沙特和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加征关税。
 
特朗普与沙特王储通话后,又在同一天与普京通话,特朗普发推文称,沙特和俄罗斯预计每日将减产约1000万桶。 后来,沙特与俄罗斯证实他们已恢复谈判。
 

特朗普于4月3日与石油公司高管和国会议员会晤[路透社]
 
4月3日,特朗普在白宫主持了一次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参议员克雷默、克鲁兹、苏利文和石油公司高层,其中有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西方石油和美国大陆资源公司。
 
在会议的公开部分中,克雷默告诉特朗普,如果我们的朋友这样对待我们,美国可以将原本保护沙特所需的数十亿美元,用于其他军事优先事项。 
 
一位中东外交官告诉路透社记者,如果要失去美国的军事保护,沙特王室可能会满足特朗普的要求。
 
经过漫长而艰难的谈判,几大产油国承诺在5月和6月期间,每日石油减产970万桶,这是因为,经济因素将促使其他国家每日减产约1000万桶,包括美国和加拿大。
 
特朗普称赞该协议,他自称为调解人,在签署该协议后,他发推文称,自从我参加谈判以来,欧佩克+计划每日减产2000万桶。
 
沙特也归功于自己,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告诉路透社记者,王储在制定协议中起着重要作用。
来源 : 路透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