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空军首次主导空中战场

民族团结政府的军用直升机停在首都的黎波里的米提加机场(路透社-档案)
民族团结政府的军用直升机停在首都的黎波里的米提加机场(路透社-档案)
前所未有,自民族团结政府军3月25日发动和平暴风行动以来,国际社会承认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空军主导了利比亚西部地区的空中战役,此前,自哈夫塔尔2019年4月4日袭击的黎波里以来,哈夫塔尔及其国际盟友的飞机占据优势。
 
预计该实地战斗的发展将影响到的黎波里的战役走向,特别是空军武器对利比亚几次战斗的结果起到决定性作用,这有利于利比亚哈夫塔尔部队,例如2014年至2017年的班加西战役和2018年的德尔纳战役。
 
自3月底以来,民族团结政府对Watiyah空军基地的空袭几乎每天一次,而过去几天,空袭哈夫塔尔部队在米苏拉塔和苏尔特之间的地区表明,民族团结政府飞机主导利比亚西部地区,从东部的瓦什卡到西部的Watiyah,两地相距500多公里。
 

自从袭击的黎波里以来,民族团结政府与哈夫塔尔部队为控制西部地区领空之争,经历了4个阶段:

 
第一阶段
 
自袭击的黎波里以来,在最初的6个月里,民族团结政府空军试图能够匹敌哈夫塔尔部队和支持它的国家的空军。按照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于1月发布的报告,民族团结政府军发动了700多次空袭,而哈夫塔尔及支持他的国家发动了1020突袭,其中无人机发动850次空袭,战斗机执行170次空袭,外国飞机发动了60次空袭。
 
虽然哈夫塔尔发动了60%的空袭,高于民族团结政府军 40%的空袭次数,但这是哈夫塔尔自2014年以来,首次空袭略微逊色的情况。
 
在当前这个阶段,民族团结政府空军设法切断哈夫塔尔部队的长期补给线,该补给线从利比亚中部的朱夫拉空军基地,经过巴尼瓦里德市和塔鲁纳市,延伸至首都以南的战线。
 
第二阶段
 
2019年夏季,在轰炸朱夫拉空军基地数小时后,作为回应,哈夫塔尔空军和支持者首次对米苏拉塔机场及其空军机库发动了密集的报复袭击。在2019年8月,哈夫塔尔部队加强了对的黎波里米苏拉塔机场和米提加机场的袭击,目的是击退民族团结政府空军。
 
由于民族团结政府空军的灾难,阿联酋和支持哈弗塔尔的国家增加了对其防空系统的供应,例如埃及,俄罗斯瓦格纳雇佣兵参与战役,他们在控制无人机和防空系统方面经验十分丰富,还接受过战机的训练和维修。
 
到2019年9月,由于国际大力支持哈夫塔尔部队,民族团结政府飞机几乎全军覆没,这一局势延续到2019年12月,特别是在的黎波里南部地区,哈夫塔尔部队利用空中优势加大了突袭力度。
 


第三阶段
 
2019年11月底,民族团结政府与土耳其签署安全协议,空中战役和陆地战役的实地数据发生改变,由于该安全协议,的黎波里政府能够在的黎波里和米苏拉塔安装先进的防空系统。
 
2019年12月7日,哈夫塔尔的米格-23飞机被击落,飞行员被俘虏,可追溯到哈夫塔尔对的黎波里领空的控制结束之后,1月28日,民族团结政府军用地对空导弹,击落了米苏拉塔东部上空的一架无人机。
 
第四阶段
 
3月25日,民族团结政府军突然冲进Watiyah空军基地,仅一天后,军队俘获了27名哈夫塔尔部队成员,包括飞行员和航空技术员,为了使其活动停滞,民族团结政府军飞机对基地发动了攻击。
 
民族团结政府军不断对Watiyah空军基地发动空袭,哈夫塔尔空军一直使用该基地对首都地区发动空袭,导致多人死伤,摧毁了武装车辆,但4月3日的后果最严重,袭击摧毁了该基地的3架苏-22军用飞机。
 
两天前,民族团结政府军击落了Ajaylat镇南部的一架阿联酋无人机,距离Watiyah基地不远。
 
在米苏拉塔东部地区,在击退哈夫塔尔部队对阿布古来恩地区的重大袭击时,民族团结政府军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从苏尔特西部瓦什卡军营发动的袭击,但不仅如此,政府军还轰炸了大苏尔特指挥中心,导致其指挥官、副指挥官和数十名士兵丧生。
 
补给线
 
消失数月后,民族团结政府军再次瞄准了哈夫塔尔军队的长补给线,政府军轰炸了巴尼瓦里德市南部的3辆加油车,还有在Asbi’ah地区的3辆载有弹药的卡车。
 
虽然民族团结政府军重拾了空中战场上的主动权,但为了恢复哈夫塔尔对领空的控制,哈夫塔尔的盟友仍在继续用无人机和防空系统来支持他,这将导致利比亚冲突加剧。
来源 : 阿纳多卢通讯社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