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萨勒曼的NEOM超级新城并不是所有沙特人的梦想

《世界报》: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保证NEOM项目拥有未来(路透社)
《世界报》: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保证NEOM项目拥有未来(路透社)
在推特上转载的一段视频中,沙特人阿卜杜勒·拉希姆·胡韦迪在他位于沙特阿拉伯西北角红海沿岸库拉伊巴赫村家中的屋顶上朗读他的遗书,以抗议这个位于亚喀巴湾海浪和沙漠之间的贫困村庄的消失计划。

根据这份遗嘱,作家本杰明·巴尔特在法国《世界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下令让库拉伊巴赫村的所有居民放弃他们的土地以换取补偿,此举旨在超级新城NEOM项目获得建设空间,这是一座耗资5000亿美元的未来大城市,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计划在这个偏远地区修建这座超级新城。

作者表示,下令搬迁通知并没有考虑到极端恶劣的条件,因为此举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危机最严重之时发生的,迄今为止,新冠病毒大流行已经造成沙特阿拉伯一百多人死亡。

作者援引阿卜杜勒·拉希姆·胡韦迪的说法补充道,“这是国家恐怖主义。我反对居民被迫流离失所。我不想离开,我不想要赔偿,我只想留在自己的家中。”此后,他补充说,“如果那些恐怖分子拿着武器冲进我的家中,并将我杀害,这不足为奇,” 阿卜杜勒·拉希姆·胡韦迪的这些举动已经触及了沙特的红线,在这个国家,无法接受反对者的言论。

作者表示,这个库拉伊巴赫村的反叛人员——根据阿卜杜勒·拉希姆·胡韦迪的说法称——在此后一天内被安全部队杀害了,后者来到他的家中将其逮捕,当局声称,警察开枪射杀是为了自卫,并声称在他的家中发现了武器。

尽管如此,根据作者的说法称,死者的亲属和人权组织认为所发生的事情就是法外暗杀,旨在消除反叛者并向其他人发出警告,特别是因为在这些部落地区拥有武器是普遍的事情。

“胡韦迪们”的愤怒

作者在文章中还补充说,在现在被称为“NEOM项目牺牲者” 胡韦迪的背后,是部落中更多的胡韦迪,他们反对牺牲自己的领土以换取本·萨勒曼实现自己居住其中的NEOM项目,他们在1月份公布的一段视频录像中已经表达了他们的愤怒。

正如作者说的那样,在这段视频中,居住在沙特北部、约旦南部及埃及西奈半岛之间的数以万计的部落居民们,与特使及沙特王储进行了激烈的辩论,他们公开表示拒绝接受当局的补偿提议,并公开表示他们要继续留在祖祖辈辈生活的这片土地上。

作者表示,本·萨勒曼赌注于改变沙特的“2030愿景”计划,而超级新城 NEOM项目理论上计划将在未来五年内完成,根据该项目设计师的设计图纸显示,这座超级新城相当于纽约的33倍,并将拥有非常现代化的绿化环境,居民乘坐飞机出行,并将定期下人工雨。

作者表示,本·萨勒曼将NEOM这座“新迪拜”作为沙特阿拉伯的边界,以使居民摆脱沙特的“森严禁令”,在那里可以随心所欲地穿着搭配,并可以消费伊斯兰教地区目前禁止的酒精饮品。

作者引用居住在伦敦的沙特异议人士艾莉亚·阿尔瓦蒂(Alia Al-Hwaity)的话说,“胡韦迪们并不是反对NEOM项目本身,他们根本不是反对现代化,”她并指出,哪怕他们是游牧民族,他们仍然是文明的,并且梦想着与这个项目保持关联,但他们不能接受的是“在国家最终决定对这个地区进行投资的时候将他们驱逐出这片土地”。

正如作者所说,尽管目前尚难以评估不满的程度,但到目前为止,这种不满仍仅限于西奈海岸对面沿海的库拉伊巴赫存在和沙尔马村庄,但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约有两万沙特人散居在西北部沙漠地区,这将导致他们长期流离失所,鉴于这些人口数量的庞大,这就是导致沙特官方媒体淡化胡韦迪革命的原因。

迪斯科舞厅和放荡

作者指出,许多部落长者——例如阿尔亚·祖赫尔和奥恩·阿布·塔盖耶——都表示,胡韦迪仅代表他本人,NEOM项目是一项公益项目,而当局要求当地居民撤离的决定是正确的,因此,政府官方新闻媒体敢于将这个项目与大清真寺的扩张相提并论,当时,大清真寺的扩张导致圣城内的很多贫穷居民流离失所。

这位作家表示,至于流亡反对派,则恰恰相反,他们倾向于认为所发生的事情将加剧民众的愤怒并改变其倾向,正如居住在伦敦的沙特异议人士萨阿德·法基赫(Saad al-Faqih)在推特上说的那样, “针对胡韦迪们的运动表明了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首要任务不是消除新冠病毒大流行,以保障沙特人们的健康,他的首要任务是为犹太复国主义的殖民主义、迪斯科舞厅和不道德行为做准备。”指的是NEOM项目是亲以色列的项目,法基赫并指出,特拉维夫的科技公司希望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目前和解能够使他们分获这款美味“蛋糕”的一部分。

但是,作者对此提出质疑称,这个立法者会实现其目标吗?不,因为他面临来自当地部落的威胁,但由于相互交织在一起的健康危机和油价危机正在动摇着沙特阿拉伯。

《世界报》刊登的文章中最后总结称,在油价下跌和全球经济衰退即将到来的情况下,本·萨勒曼应该削减公共支出,并可能暂停或放缓他的一些主要项目,否则,无论是否有胡韦迪们的反对,都无法保证这座超级新城能拥有未来。

来源 : 法国《世界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