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新冠疫情蔓延 印度充斥对穆斯林的仇恨和怀疑

Tablighi组织在印度首都举行活动,被指控在印度传播新冠病毒(盖帝图像)
Tablighi组织在印度首都举行活动,被指控在印度传播新冠病毒(盖帝图像)
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中心的尼扎穆丁地区,该地区的宗教场所经常挤满了游客、乞丐、病人和游客,如今没有任何生气,小巷空无一人,没有鲜花,没有香火,没有商店,没有街头的孩子乞讨现金,甚至警察和武装士兵完全封闭的居民区,都没有传出声音。
 
索菲·兰登在法国《世界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该文章以这张照片开篇,她表示,印度民族政府认为,穆斯林在新德里传播新冠病毒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政府指责在该市尼扎穆丁举行的一次集会。 
 
该作者称,这个位于新德里中心的伊斯兰地区,已成为印度新冠肺炎疫情扩散的主要来源之一,因此,政府发起了大规模的追踪行动,以寻找在清真寺附近经过的每个人,该清真寺是Tablighi组织的全球总部。 
 
参与者被隔离
 
该作者称,的确, 3月13日至15日,Tablighi组织在尼扎穆丁中心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宗教聚会,当时,印度、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和沙特来了8000多人,都聚集在那里,而与此同时,为了遏制新冠肺炎疫情的扩散,政府禁止任何超过200人的聚众。 
 
兰登称,3天来,组织成员生活在极为拥挤的中心,然后返回自己的国家,并扩散到其国家和整个印度次大陆,然而参与者是否感染新冠肺炎却不得而知。
 
此外,印度一些邦警告,回国的游客可能患有新冠肺炎,出现了空前的死亡病例,虽然5天前,总理莫迪下令进行一般检疫,但政府于3月30日将警察派往尼扎穆丁居民区,该中心里仍有1800人,其中有300名外国人。 
 
在摄像头下,参与者乘坐公共汽车,被转移出该建筑物,接受隔离,似乎有500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几天之内,又隔离了涉及宗教聚会的2.5万人。
 
新闻对这次聚众的报道
 
管理少数民族事务的部长穆赫塔尔·阿巴斯·纳克菲最先提出指责,他认为,Tablighi组织的聚会是“不可原谅的犯罪行为”,几天后,卫生部表示,印度三分之一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与尼扎穆丁的聚众有关。
 
这位部长表示,我们现在知道,管理员违反了规则,将对这个机构的负责人采取严格的措施。由于这种严重的疏忽,许多人面临危险。 
 
正如该作者所说,这些事件发生后,印度报纸的头版和电视报道了Tablighi组织的这次聚会,政府也做了评论。为了将穆斯林与新冠病毒传染联系在一起,执政党印度人民党开始在社交网络上发布数百条信息和谣言,主题标签为“新冠病毒圣战”。
 
按照该作者的说法,随着恶意运动的进行,反穆斯林仇恨的毒气在印度半岛上缓慢蔓延,全国人民遭到攻击,如果没有遭到严厉殴打,他们的财产被洗劫一空,因此,受到村民的骚扰和抵制后,参加该聚会的人回去后不幸自杀身亡,虽然他已经接受隔离,经过检测后,也没有感染新冠肺炎。
 


谣言传播
 
在这种气氛下,正如该作者所说,谣言和虚假消息开始传播, 4月9日,印度警方宣布一个富裕家庭的3名成员感染了该病毒之后,疫情迅速在印度首都中心扩散,初步调查了针对其穆斯林保镖的“疏忽和恶意行为”,指控称这位保镖把病毒传染给他们。
 
印度媒体关注的是家中两名老年人死亡的问题,报道称,这位保镖对雇主隐瞒了参加Tablighi组织聚会的事实,调查员在他的家中逮捕这位保镖,他接受了隔离,但事实证明,他没有感染新冠肺炎,他可能与雇主的感染无关,可能是因为雇主家里某人从国外感染了病毒。
 
传统的偏见
 
该作者问道,印度是否在试图把穆斯林贴上诸如移民、恐怖主义、失业和疾病等问题的标签?她指出,在穆斯林抗议《公民身份修正案》之后,由于疫情的扩散, 2月在德里北部地区对穆斯林的袭击就不再是关注的焦点。
 
该作家引用新德里附近的阿育王大学政治学教授吉尔·韦纳斯的话称,这个故事远没有结束,虽然在出现疫情的特殊情况下,印度民族主义者也没有放弃他们的传统偏见。一旦病毒出现,就会更加强烈地仇视穆斯林。 
 
在揭露尼扎穆丁中心的故事后,前克什米尔政府领导人奥马尔·阿卜杜拉对穆斯林群体的后果表示担忧,他在推特上警告称,对于那些想要侮辱穆斯林的人而言,Tablighi组织将成为一个很好的借口,就好像我们产生并在全球传播新冠病毒一样。
 
3月25日,在隔离的第一天,与总理莫迪关系密切的僧人参加了在北方邦阿约提亚的游行,为在印度教寺庙中开始建筑工作做准备,此外,印度各地举行了印度教活动,但没有受到任何批评。
 
法院将追究尼扎穆丁聚会的组织者的责任,Tablighi组织领导人因“故意杀害”和“危害他人生命”的罪行而受到刑事指控。
来源 : 法国《世界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