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政府” 内塔尼亚胡与甘茨协议遭内部批评与哈马斯呼吁采取抵抗选择

Labourers hang a banner depicting Benny Gantz, leader of Blue and White party, and Israel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as part of the party's campaign ahead of the upcoming election, in Tel Aviv, Israel February 17, 2020. REUTERS/Ammar Awad
内塔尼亚胡与甘茨当地时间20日同意组建联合政府(路透社)
多个以色列政党——其中包括阿拉伯联合名单党——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其竞争对手以色列议会议长本尼·甘茨就组建联合政府达成的协议表示批评,经过近一年的政治僵局之后,双方于当地时间20日就组建联合政府达成协议。

另一方面,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强调说,这个拥有极端主义议程的集团“不会让哈马斯感到恐惧”,并表示,与此同时,此举应该鼓励所有的巴勒斯坦人加快制定基于抵抗的战略选择。

当地时间20日就组建联合政府——双方还就其他问题达成协议——达成的协议,取消了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和平协议的执行,这项和平计划被媒体称之为“世纪交易”,主要内容是从7月开始加强以色列对约旦河谷和被占领约旦河西岸地区定居点的主权问题。

undefined

以色列媒体此前曾报道称,蓝白党领导人甘茨要求推迟吞并计划,直到新冠病毒大流行危机结束之后,但利库德集团领导人内塔尼亚胡则敦促在美国定于11月举行大选之间实施吞并计划。

左翼政党梅雷兹党在推特上的一条推文中表示,内塔尼亚胡与甘茨组成的联合政府“不是民族团结政府或国家紧急政府,而是腐败政府”。

梅雷兹党强调说:“其将继续——毫不妥协地——努力与法律作斗争,为组建腐败和吞并政府做准备……我们将为这个耻辱政府提出一个替代方案。”

另一方面,工党(左翼)的米拉夫·米哈里(Miraf Mihali)发表推文称,内塔尼亚胡与甘茨组建的联合政府是“腐败和严重吞并政府”,这将赋予被指控腐败的总理(内塔尼亚胡)否决任命法官的权利,指的是议会法官任命委员会,在双方达成协议之前,这是内塔尼亚胡与甘茨之间谈判的主要障碍。

米拉夫·米哈里还补充说,“工党会议应投票表决不加入这一联合政府。”

另一方面,以色列议会“拥有未来”党成员奥弗·谢拉(Ofer Shelah)发表推文称,这项协议赋予内塔尼亚胡对法官、立法以及以色列议会和吞并委员会的任命拥有完全控制权,并对甘茨发问称,“这种耻辱会把你引向何处?”

至于联合名单党(四个阿拉伯政党联盟)领导人艾曼·奥达,则认为甘茨和内塔尼亚胡组成的“投降政府”是对多数平民的一记耳光,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参加民意调查,投票支持推翻内塔尼亚胡。

艾曼·奥达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补充说,联合名单党将强烈反对内塔尼亚胡与甘茨组建的联合政府,并强烈反对吞并和种族主义政策。

另一方面,“立即和平”组织(一个以色列左翼组织)则认为,随着新政府的成立,吞并约旦河西岸地区将是以色列的“最优先事项”,并警告称,吞并的“代价”将比新冠病毒大流行危机带来的破坏性“成本”要高得多。

哈马斯的立场

另一方面,哈马斯表示,内塔尼亚胡与甘茨组建的联合民族团结政府 “不会使我们感到恐惧”。

哈马斯发言人法齐·巴尔胡姆在内塔尼亚胡与甘茨同意组建联合政府后发表声明称, “这些集团的相互竞争的极端主义议程达成协议,以取消我们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吞并他们的土地,建立一个犹太国家,但这绝不会让我们感到恐惧。”

巴尔胡姆补充说,这些集团应成为对巴勒斯坦人民的一种激励,旨在加速制定基于抵抗的统一国家战略,以对抗以色列及其占领计划,并捍卫我们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力和保护其利益。

与此同时,巴尔胡姆补充说:“与这些实体在该地区实施的所谓和平进程相关的所有赌注都将失败,这是在推销幻想。”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