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科学家:“如果约翰逊听了我们的话,就不会进重症监护室”

Britain's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 visits a laboratory at the Public Health England National Infection Service in Colindale, north London, Britain, March 1, 2020. REUTERS/Henry Nicholls TPX IMAGES OF THE DAY
鲍里斯·约翰逊在上个月访问了位于伦敦北部的一个医学实验室[路透社]
半岛网-伦敦
 
英国政府在应对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的问题上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从而使自身处境堪忧。
 
英国政府在遏制疫情传播的问题上应对迟缓,许多英国科学家与医生均对此表示愤怒,从而使政府受到的压力进一步加重,特别是在英国登记的单日死亡人数达创纪录水平之后。
 
许多流行病学家也站出来批评英国政府,后者则一直在“执行科学建议与科学家建议”的口号下逃避,这里指的是由帕特里克·瓦朗斯领导的、包括部分资深医学人士在内的政府科学委员会,而帕特里克·瓦朗斯正是首位提出政府应对疫情的战略是实施“群体免疫”政策之人,后来这项政策才被撤销。
 
英国许多著名的科学家担心,政府会因危机治理不善而追究他们的责任,尤其是在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发布一项研究之后,这项研究预测英国将出现整个欧洲最为糟糕的状况——疫情将夺走6.6万人的生命。
 
并非以科学之名
 
在站出来反对英国政府声称遵循了科学家指示的说法的英国前卫生官员中,包括曾在2000年至2007年期间担任英国政府科学顾问的戴维·金爵士。
 
戴维·金强调,政府未能迅速应对这场流行病,正是其异常迟缓的行动,导致该国出现大量的死亡病例。
 
undefined
上个月走在英国首都伦敦街道上的行人[阿纳多卢通讯社]
 
这位流行病专家认为,英国政府应该在中国疫情爆发后立即宣布进行全面的卫生检疫,他还透露,自己曾在2006年负责向政府提交了一份报告,指出世界上一旦出现任何病毒,那么它就可能会在3个月的时间内传播到全球的其他国家中,而让他感到震惊的是,尽管这份报告中已经提供了这一切的科学建议,但是政府却没有迅速采取行动。
 
这位前政府科学顾问还对英国政府没有采用前几届科学委员会的建议而感到震惊,最终他得出结论称,英国政府在采取隔离和检疫措施上推迟的时间,正是“导致英国出现大量死亡病例的原因”。
 
自从新冠危机开始以来,要求英国政府公布负责向政府提供指示和建议的紧急情况科学咨询小组人员构成的呼声就越来越高,但是至今为止,公开露面的也只有该小组负责人帕特里克·瓦朗斯。
 
英国公共卫生部门区域主管约翰·阿什顿认为,政府在听取部分流行病学家的意见时将对方“神化”了,他认为政府应当听取更多的医学专业知识,而不是仅仅考虑少数身份不明且保密的科学家的意见。
 
帝国大学公共卫生学教授海伦·沃德果断认为,政府从未采用科学的建议。
 
这位英国科学家在英国《卫报》上发表的一篇长文中指出,在上个月整整11天的时间内,英国政府都无视最佳的建议,而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如果采用了科学的建议,则本可避免进入重症监护室的情况。
 
沃德谴责政治家们,特别是英国政府,认为他们拒绝听取科学意见或采取行动,这些意见包括应尽早实施医学检疫、扩大检测网络,并最终实施隔离,“但是政治家们最终却决定,他们比我们懂得更多”。
 
根据帝国大学提供的数据,如果英国政府在上个月12日而非23日彻底实施封闭措施,那么只会有1%的感染者会死去,这也促使著名的医学期刊《柳叶刀》的总编、资深医学研究人员理查德·霍顿提出,英国应对新冠疫情的方式是英国政治人士及向他们提供建议与咨询的人士的“集体失败”。
 
undefined

面对所有这些批评,瓦朗斯只能承认,英国政府最初在应对危机的时候是有效的,但是由于每日需要检测的人数不断加倍,情况就开始恶化,声称这是因为英国政府与一家公司签订了购买价值2000万美元的200万台快速检测设备,但最后却发现这些设备没有效果。

 
更为严格的措施
 
尽管政府宣布将隔离期再延长三周的时间,但是要求采取更严措施的英国人的比例仍在不断增加。
 
根据英国最大的民意调查网站发布的数据,共有46%的英国人认为,英国政府目前采取的措施还不够,并要求政府采取更为严格的措施。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要求采取更严格的隔离措施的人员比例出现上升,尤其是有超过60%的人员表示,他们在不得不外出工作或办事时会感到不安全,而在今年一月底,只有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习惯隔离状态,在适应新生活上面没有问题。
 
此前英国民众认为政府采取了足够的行动,但是随着新冠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不断增加,英国民众情绪也发生了上述变化,目前,每日检测的人数也增加了两倍。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