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秩序内的赢家和输家

新世界秩序内的赢家和输家[半岛电视台]
新世界秩序内的赢家和输家[半岛电视台]
《卫报》外交事务编辑帕特里克·温特在其发表的文章中,分析了在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之后世界秩序可能发生的变化。这场疫情自去年12月在中国报告首例确诊感染者以来,迄今为止已在世界范围内感染了近170万人,并造成了10万余人死亡。
 
帕特里克·温特在文章开端问道:世界各国对这场全球大流行的反应,是否已经开始改变中国与西方之间的力量平衡?
 
帕特里克指出,法国总统马克龙将抗击疫情称为“一场与看不见的敌人之间的战争”,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在谈论取胜后的政治和经济后果还为时过早。
 
但是,全球领导人、外交官员与地缘政治分析家们意识到,他们即将见证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一方面是与这场疫情之间的抗争,另一方面则是这场危机给世界带来的影响。
 

全球媒体

 
帕特里克认为,意识形态、国家联盟、领导人与社会凝聚力系统,会利用媒体来影响世界舆论。
 
帕特里克认为,生活在“地球村”内的每个人都开始吸取教训。在法国,马克龙强调“这段时期教给了我们很多东西”,原有的许多信念都将消失。
 
而且,许多我们在过去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现在也正在发生。人类战胜这场疫情之时,也再无法回到过去,正如这篇文章的作者所言,人类将在道义上变得更加强大。
 
在德国,德国前外交部长加布里埃尔期望新一代在对与全球化相关的问题上不那么幼稚。在中国香港地区的一堵墙上也写着:“事情不会回到原来的状态,因为原来的状态正是问题所在”。
 

亨利·基辛格

 
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时代的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则建议统治者们为新冠病毒爆发后的世界秩序过渡做好准备。
 
帕特里克引用了多位国际要人对后新冠病毒时代的设想。其中,他引述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话称,“超级大国之间的关系从未像这次这般失调”,他强调称,这场全球大流行从很大程度上证明了世界必须团结起来,否则就会被该病毒击败。
 
在全球各大研究机构内的讨论日益激烈,争论的焦点不在于国家间的合作,而是在于新冠疫情之后主导世界的将是中国还是美国。
 
帕特里克对此评论称,这场大流行已经演变成对世界领导地位的竞争,他还指出,对危机作出更有效反应的国家将会更受欢迎。

国际危机集团

 
总部位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国际危机集团,在评估新冠病毒疫情对国际政治造成的永久变化时表示,“我们现在可以注意到两种相互矛盾的叙述存在,第一种是——我们从病毒中汲取的教训是,各国必须共同努力才能击败新冠病毒;第二种是——各国必须互相保持距离,以免自己受到疫情的侵害。”
 
帕特里克认为,新冠病毒的爆发不仅检验了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等机构的运作能力,还检验了与价值观、政治协议等相关的基本假设和理念。
 
许多人声称,东方已经赢得了这场竞争。韩国哲学家韩炳哲在西班牙媒体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胜利者是“亚洲国家,例如日本、韩国、中国、新加坡,因为这些国家的思想底蕴源于儒家文化。”
 
韩炳哲补充称,这些国家的人民不太喜欢叛乱,他们比欧洲人更为服从,更信任国家,生活更有规矩。最重要的是,在面对新冠病毒大流行时,他们能够严格遵守本国政府对他们施加的监督措施。
 
韩炳哲指出,亚洲的流行病不仅仅是由病毒学家和流行病学家来战胜,还需要计算机专家和大数据的共同参与。
 
韩炳哲声称,“中国现在已能够推广数字服务,以此作为成功应对大流行的典范。它还将为拥有更多的系统优势而自豪。”

牺牲自由

 
韩炳哲声称,西方选民尽管倾向于安全的生活和与社会交往,但他们也可能愿意牺牲这些自由。
 
另一方面,哈佛大学约翰·肯尼迪政府学院国际事务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认为,中国可能会取得成功,并认为新冠病毒将加速全球的力量平衡与影响力从向东方转移。
 
斯蒂芬·沃尔特认为,中国、韩国和新加坡对这场流行病给出了更好的反应,而欧美各国政府的反应仍充满高度的怀疑,这很可能会削弱西方模式的影响力。
 
印度阿育王大学的客座教授西福申克尔·米伦认为,迄今为止的经验表明,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政权在对抗这种流行病的过程中表现不佳,并强调称,能够成功应对危机的国家,例如韩国,就属于民主国家,没有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领导人的存在。
 
日裔美国思想家弗朗西斯·福山对此表示赞同,并指出,有效应对危机的分界线一方面不受专制控制,另一方面也不受民主控制。决定性因素并不在于政权制度的类型,而在于国家应对灾难的能力,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民众对政府的信任程度。
 
福山在这方面赞扬了德国和韩国,认为韩国提升了民主力量,并很好了应对了危机,其国家媒体上有大量文章报道称,德国已采用了韩国的模式,大规模地对公民进行病毒检测。
 
帕特里克在《卫报》上发表的文章得出结论称,在对抗致命病毒Covid-19的战役中,欧盟很可能成为失败者。来自雅克·德洛尔斯研究所(法国巴黎的一家独立智库)的副所长尼科尔·古内索托提请注意以下事实:欧盟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了诸多的缺陷,包括自身的无能、胆怯和准备不足,以及犹豫不决的态度。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卫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