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调员”程序:以色列利用新冠疫情监控巴勒斯坦人

约旦河西岸南部的伯利恒检查站入口,巴勒斯坦人需通过该检查站前往耶路撒冷[半岛电视台]
约旦河西岸南部的伯利恒检查站入口,巴勒斯坦人需通过该检查站前往耶路撒冷[半岛电视台]
伯利恒- 法迪·阿萨
 
随着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的扩散,以色列占领当局迅速利用机会,推荐巴勒斯坦人使用一项名为“协调员”的移动设备应用程序。
 
以色列占领当局表示,这项程序可以掌握巴勒斯坦人的工作地点及位置所在,目的是为工人与雇主之间提供持续性的协调,以使他们获得实质性的好处,而无需受到隔离或是被强迫停止工作,但是,根据希伯来语的信息以及以色列新闻调查的消息,这项应用程序旨在为以色列安全部门搜集情报信息。
 
据以色列情报人员透露,巴勒斯坦人所持的有手机,在他经过以色列军事检查站前往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内部时,就会响起铃声,从而使他被禁止进入。
 
一名拒绝透露身份的巴勒斯坦人解释称,一位军官对他说道,“你被安全方面拒绝了,你如何通过?”他回答称,“这是我儿子的电话,不是我的电话,我有入境许可证。”
 
这位巴勒斯坦人解释称,他的儿子被以色列安全方面拒绝进入,也就是说,他没有行动自由或进入的自由。
 
这起事件表明了以色列及其安全机构对巴勒斯坦人所进行的严格监督的规模,特别是随着智能手机的广泛使用,以色列方面却声称这是朝向人道主义的转变,要求巴勒斯坦人使用这项被称为“协调员”的应用程序。
 
以色列试图使用社交媒体来美化在占领之下负责巴勒斯坦人的以色列军事指挥官的形象——后者被称为“协调员”。以色列方面声称,使用这项名为“协调员”的应用程序,是为向那些在以色列工作的巴勒斯坦人提供服务。
 
“协调员”经常发布一些吸引公众进行互动的内容,并曾在几个月之前推出了一项应用程序,表面上看来,这项程序是方便巴勒斯坦人进行交流,以获得进入的许可证,但其实质却是纯粹为了搜集情报。
 

由于新冠疫情蔓延而采取的封锁措施,伯利恒北部检查站内供巴勒斯坦工人穿行的通道似乎已空无一人[半岛电视台]
 
应用程序与所求目标
 
专门追踪社交媒体页面内容的“社交回声”中心负责人伊亚德·拉法埃向半岛电视台记者简要介绍了这项应用程序,与此同时,各个检查站的以色列占领军要求因新冠疫情而返家的巴勒斯坦工人在其手机上下载这项应用程序,以便与他们进行通信。
 
伊亚德表示,“这项应用程序本身并无新意,但新鲜的是占领当局坚持要求返乡的巴勒斯坦工人将这项程序下载至手机内,以便于与他们进行沟通。”
 
一旦开始下载,这项应用程序就可以访问工人们移动设备上的图像文件、消息、电话号码、相机以及地理位置。
 
伊亚德并不建议下载这项程序,他强调称,“你们可能会因某个步骤中存在的错误,而让这项程序得以黑入你们的手机”。
 
伊亚德认为,以色列占领当局通过使用该应用程序,将能够节约很多时间、精力及资金而实现对数万部手机的监控。

只需要下载这项应用程序,它就将与大数据库相连,从而可以使管理员快速掌握其目标,掌握巴勒斯坦人——特别是在以色列境内工作的数万名巴勒斯坦工人,因此,这将意味着无数的、准确的信息。

 
在同意下载条件的情况下,该应用程序还将为管理员使用下载者数据的行为提供法律保护。
 

以色列占领军利用新冠疫情的传播加强了对巴勒斯坦人的控制 [半岛电视台]
 
侵犯与违法
 
专门研究以色列事务的哈尔杜恩·巴尔古提认为,对于以色列安全机构而言,处于占领之下的巴勒斯坦人的任何事情,甚至隐私都可以被侵犯。虽然以色列政府在抗击疫情的背景下,对隔离感染新冠病毒者及其接触人群的追踪情况有所调整,但是对于巴勒斯坦人而言,情况则完全不同。
 
哈尔杜恩解释称,对于以色列人而言,以色列医疗当局向安全方面提出条件,要求安全方面在疫情结束之后完全删除这些信息,并且要求通过监控手机及行动位置而追踪信息的目标,仅仅是针对那些逃避隔离与防疫的患者及其接触的人员。
 
除了组建以色列议会委员会以确保不损害以色列人的信息和隐私之外,以色列安全当局还承诺,在疫情结束之后会落实这些要求,因它是受到民法管辖的。
 
至于巴勒斯坦人,哈尔杜恩强调,处于占领之下的人们,受到的是军事法的管辖,因此,这种侵犯隐私的行为对以色列安全当局而言,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因为巴勒斯坦人的一切都允许被侵犯,包括他们的隐私在内。
 

以色列占领当局以为巴勒斯坦人提供便利为由,而要求他们下载“协调员”应用程序,但事实上却完全关闭了隔离墙 [半岛电视台]
 
监控和间谍活动
 
以色列是世界上最早进行监控与间谍活动的国家之一,以色列的 NSO公司是世界上第一家从事间谍活动与电话监控的公司——特别是针对苹果手机的监控,部分想要监控其对手的国家都在使用该公司提供的服务。
 
以色列还拘留了很多巴勒斯坦人,没收他们的智能设备和计算机,以获取想要得到的信息。
 
除了下载“协调员”应用程序之外,以色列承包商协会还向巴勒斯坦工人发送了一个信息,称持续一周的犹太逾越节将有两次假期——第一天和最后一天,而节日期间将继续工作,这似乎是对离开岗位的人发出“他们无法再返回”的威胁,他们正是在利用那些最有需要的工人群体留在家中的条件。
 
哈尔杜恩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以色列在与巴勒斯坦人打交道时毫无道德可言,也并不在乎他们。对于以色列人而言,巴勒斯坦人只是廉价的劳动力,他们的土地可供侵占,可被占领也可以用 来修建定居点,就像一个不受任何管制的开放市场上的商品那样。”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