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扮演式民主”:朝鲜将举行最高人民会议

朝鲜正为最高人民会议的召开做准备[美联社]
朝鲜正为最高人民会议的召开做准备[美联社]
尽管全球范围内大部分地区都在暂停地方选举与政治集会,以遏制新冠病毒(COVID-19)的传播,但是,朝鲜却仍将在本周晚些时候举行大规模的代表会议。

预计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将如期于4月10日召开,这将是自去年8月以来首次召开该会议。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将有来自朝鲜不同地区的687名代表参加,每名代表由选举产生,任期为5年,任务是参与审议新法律或修改宪法。

至少这是朝鲜政府明文规定的任务。

驻韩国首尔的朝鲜经济研究员彼得·沃德表示,“这是一种角色扮演式的民主,对于世界各地的政治学家来说,这是麻烦和但又有趣的事情”。

彼德指出,“他们盛装出席,他们将自己作为政府背后团结的象征,并表现出非常受到民众支持的样子。”

从现实生活的角度来看,许多韩国分析家认为,这场会议在政治上是毫无用处的。


过去几周内发布了数张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照片,包括他出现在导弹发射现场等场合的画面[路透社]

“最高人民会议通常被称为朝鲜政府中最具权力的机构,但这并不是事实。这个机构并不重要”,首尔国立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教授乔东俊认为,“这个机构的作用只是为了支持金正恩所作出的任何决定”。

即便如此,那些研究朝鲜的人仍将密切关注4月10日召开的会议,因为这场会议可能会揭示有关朝鲜在全球大流行和经济下滑压力下将采取的计划中的关键指标。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退出河内峰会后,朝鲜与美国之间的外交对话便陷入了僵局,此后,朝鲜的优先事项开始变得神秘而不清晰。朝鲜的短程弹道导弹进行例行的测试与发射,而金正恩向韩国总统写的信中仍然饱含祝福。

更加令人困惑的是,尽管全球确诊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已经超过了150万例,并且已有至少8.8万人死亡,但是朝鲜方面一直声称其国内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为零,而韩国方面已确诊至少10384例感染病例,还有200人死亡。

来自马诺阿夏威夷大学的教授哈里森·金表示,“我们将关注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中一些简单但有趣的方面”,需要指出的是,哈里森·金还著有一本有关朝鲜战后生活情况的著作。

“我们将看到,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如何迫使朝鲜改变其日常习惯。当地的人口可能会出现减少,他们也可能会从总体上减少公共集会的次数。”

金正恩在去年召开的最高人民会议上发表讲话中强调,需要“集中全国的力量来建设经济”。沃德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朝鲜领导人是否将在今年召开的会议上发表讲话,但他表示,他将搜集有关新冠病毒或核谈判的信息。

沃德指出,“我认为新冠疫情大流行已经冻结了(与朝鲜之间的)外交局势”,“由于公共卫生和经济危机,美国和全球大部分地区已向内转,这意味着有关朝鲜半岛无核化或放宽制裁的讨论目前已不再是它们的优先事项”。

导弹中释放的信号

由于朝鲜、美国和韩国之间进行的对话如此之少,专家们只能通过猜测来判断朝鲜再次发射导弹的目的。


3月28日发布的一组图片,显示了朝鲜当地媒体所报道的“超大型多管火箭发射器”的试射行动[路透社]

仅在今年3月,朝鲜就进行了4次短程弹道导弹试验,得到了韩国方面坚定而相对温和的反应。

韩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对3月29日的导弹发射行动回应称,“这类军事行动是极其不适当的,特别是当全球都处于新冠疫情爆发所造成的困难中时”,并敦促朝鲜立即停止此类试验。

在美国、朝鲜与韩国之间的外交高峰期(自2018年2月的平昌冬奥会开始),这类短程导弹试验就暂停了。而现在,部分专家认为,金正恩只是在通过这种方式来实施一些没有太大现实影响的挑衅。毕竟,朝鲜没有进行远程洲际弹道导弹的试射,因为这类行动往往会引起更为严重的国际反应。

沃德表示,“我认为他们对此持有一项长期计划”,“如果经常进行这些短程导弹试射,它们可能会变得常态化。因此,朝鲜可以经常测试这项技术,以确定其是否可以正常使用,而这是向其他可能想要购买朝鲜武器的国家所打出的广告。”

乔东俊表示,“朝鲜基本上是一个依靠核武器的国家,并且已经具备了发射核弹头的能力”,“但是该国仍在开发低级武器来解决其安全问题。”

新冠病毒的影响

尽管专家们很希望捕捉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中的细节,以了解朝鲜应对新冠疫情的情况,其他人却开始质疑,朝鲜是否计划申请国际援助,或是争取某种形式的暂时的放松制裁。


与中国接壤的朝鲜表示,国内没有出现新冠病毒的感染病例,但是朝鲜发布的照片中却出现了对包括火车和公共汽车在内的公共设施与场所进行消毒的画面[朝中社]

乔东俊认为,向来遵循自力更生原则的朝鲜,“除非新冠疫情造成了极为困难的内部局势,否则绝不会向韩国寻求帮助”。

但是,哈里森·金指出,人道主义团体越来越担心朝鲜在联合国制裁的压力下将无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虽然制裁并不禁止向朝鲜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及医疗服务,但是,整体上的经济疲软再加上大流行的疫情,可能会给朝鲜人民带来巨大的痛苦。根据非政府组织及监督组织的报告,尽管朝鲜声称其境内没有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但事实上朝鲜很可能已经在抗击这场疫情了。

迄今为止,尚未证实有关朝鲜封锁城市、测试装备短缺、军事单位受到感染及至少有23人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报道。

哈里森·金指出,“我们现在清楚地知道,制裁会影响该国的卫生系统,而且这肯定会对朝鲜产生重大的影响”,“全球许多团体、组织和个人都在提出这个问题并发出质疑,呼吁对这种全球制裁制度进行某种形式的谴责,或是结束这种制度,而朝鲜正是人们最为关注的国家之一。”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