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投票之争:颠覆美国在新冠疫情之下的选举

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拉斯的早期投票期间,指示牌上以英语和西班牙语两种语言将选民们引向投票地点[美联社]
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拉斯的早期投票期间,指示牌上以英语和西班牙语两种语言将选民们引向投票地点[美联社]
对于美国政治的外部观察者而言,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困惑的问题:为什么会有人反对更高的选举参与度?

然而,对于该过程中的党派参与者而言,这个问题及其背后的一切却突显了下一场战役,因为将由谁在11月大选中迎战特朗普的问题已经基本上得到了解决。

在美国,为简化投票方式(通过非现场的方式投票或通过邮件方式投票等)而进行的斗争已经酝酿了多年,但是在当前新冠病毒的疫情之下,这场斗争的紧迫性突显。投票权倡导者认为,这场全球大流行可能会对全国未来的数百场选举(包括即将举行的白宫之争)中参与投票的人数产生重大的影响。

美国国会民主党人希望大幅扩大选民的远程投票能力,他们认为,在疫情期间强迫人们亲自前往投票站进行投票是鲁莽而危险之举,因此可能会有数百万人因不愿冒险而完全放弃投票权,这将削弱人们对于选举合法性的信心。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9日表示,“当我们甚至不鼓励人们走出家门的时候,我们凭什么要求大家排几个小时的队来投票?”

 
目前,只有五个州向所有选民们发送了选票,这些选票将以邮件方式回收。近三分之一的州要求以非现场的方式进行投票,还有部分州要求选民在有证人在场的情况下申请并签署邮件选票——对于处于封锁状态下的选民而言,这项要求可能很难满足。


美国威斯康星州贝洛伊特,市政允许选民通过开车排队的方式来投票,图为一名选举志愿者正从一辆车上收取选民的投票[路透社]

民主党人试图在本月初国会通过的新冠病毒刺激计划中,要求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邮件投票,但是在共和党提出反对之后,这项措施被取消。议会领导人为设立地方选举办公室而筹集了4亿美元的资金,但是他们预计,至少需要16亿美元的资金才能使各州为11月份出现了根本变化的投票格局做好准备。

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8日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允许在即将举行的初选中通过邮寄的方式投票,据悉,这项选举已从今年4月推迟至6月举行,这将是第一次无理由的远程投票,库莫发布推文称,“纽约人不必在健康和公民义务之间做出选择”。

但是到目前为止,纽约仍是个例。得克萨斯州的民主党人已经提起诉讼,力争使新冠疫情成为所有寻求非现场投票的选民的合法理由,民主党内的活跃人士表示,他们预计未来几周内还将有更多的同类诉讼出现。

代表民主党参与表决问题的律师马克·埃里亚斯向美联社记者表示,“甚至是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我们就在2020年看到了比以往更多的此类诉讼”,“而新冠疫情的出现更是推动了这一进程”。

共和党人对该计划的反对意见,主要是认为邮件投票充斥着造假的性质。特朗普甚至指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更高的投票率将会削弱共和党人在选举中的胜算,因此,他最近几天反复在推特上采取行动,试图阻止民主党人的这种努力。

事实上,过去确实发生过与非现场投票相关的造假行为。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在南得克萨斯州造假的非现场投票结果支持下,林登·约翰逊在1948年当选德克萨斯州参议员。而在2019年,北卡罗来纳州一名共和党国会候选人也被指控收购非法填写的非现场选票。

收集选票,或允许某人代表另一位选民或代表一组选民来递交选票,是当前的争论中为最棘手的问题之一。民主党人认为,这项目前只在24个州内被允许的方案,对于年长的选民和其他因疫情而被隔离的选民至关重要。然而,共和党人却坚决提出反对,并已拨款1000万美元以应对与该病毒相关的民主党人诉讼。

华盛顿特区的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斯坦·沃格对俄勒冈州等州内的邮件投票系统进行了研究,并指出,共和党人的相关担忧是合理的。该学者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从另一方面而言,一个人的选票回收,将是另一个人有效的竞选运动”。

沃格表示,俄勒冈州自1998年以来一直通过邮件系统进行投票,尽管不甚完美,但是这种系统却非常受欢迎,并且没有影响整体的投票率。与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人的主张相反,几乎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邮件投票会影响人们支持的人选或党派。

沃格认为,在新冠疫情爆发的危机之下,邮件投票方式中存在的任何弊端,都很容易被现场投票所存在的严重风险所抵消。

沃格指出,“邮件投票最主要的好处是它既安全又便宜”,“特别是如果联邦政府要选择过渡标签,那么,即使仅仅作为备用选择,这也将是一个很好的投票系统”。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