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教极端分子侵害穆斯林 莫迪政府广受指责

在近期发生的暴力侵害事件中,许多穆斯林的房屋和财产被烧毁[欧洲媒体]
在近期发生的暴力侵害事件中,许多穆斯林的房屋和财产被烧毁[欧洲媒体]
自2014年莫迪出任印度总理以来,许多穆斯林就再也没有安过心,他们担心会发生的一切,并且很肯定这一切终将发生。

 
这种确信源自他们对莫迪的了解,莫迪在青年时期便加入了印度教组织——国民志愿服务团(RSS),在2001年至2014年期间担任古吉拉特邦的首席部长,并且因为在该邦内发生的一场杀害数百名穆斯林的动荡中无所作为而受到广泛的批评。

 
欧洲与美国多年来一直抵制莫迪,人权组织也指责他对让穆斯林成为牺牲品的宗教暴力事件采取“暗中纵容”的态度。
 
在2013年,也就是莫迪担任总理职位的前一年,他就因将暴力事件的受害者——大多为穆斯林与遭遇车祸之人相提并论,而激起了广泛的愤怒。
 
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在去年5月赢得选举(542个席位中的303个席位)之后,他所领导的政府便迅速在12月公布了《公民身份法》修正案,这被各界视为使印度变成“印度教民族国家”的一种努力,并将穆斯林排除在外。
 
这项法律允许对1955年出台的印度《公民身份法》进行修正,并增补一项条款,允许为来自三大邻国的移民给予公民身份,即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阿富汗,条件是他们是印度教徒、基督徒或锡克教徒。
 
这项决定促使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走上街头,谴责莫迪政府的这项举动,强调此举将威胁国家的稳定与安全。
 
在此之前,莫迪及其政府还迅速废除了赋予克什米尔地区自治权和命运自决权的宪法第370条,从而严重破坏了印度与邻国巴基斯坦之间的关系,并引发了动乱与大量的暴力事件。
 
在同一时期,特别是去年11月,印度最高法院批准了印度教徒在巴布里清真寺遗址上建造印度教神庙的权利,这座清真寺在1992年被印度教极端组织强行拆毁,并要求在此地重建罗摩神庙,从而引发了穆斯林和印度教徒之间严重的暴力事件与流血冲突。
 
仇恨氛围
 
在这种针对穆斯林的仇恨氛围之下,人们不难理解今年2月底以来的安全局势恶化,宗教暴力事件爆发,数百人在侵害行为下伤亡,很多人的房屋与财产被烧毁。
 
媒体报道了印度教极端分子焚烧穆斯林房屋与财产的详细情况,这些极端分子在袭击的过程中高呼着宗教口号。
 
报道称,穆斯林妇女证实,在警察完全缺席的情况下,印度教极端分子对穆斯林的商店和房屋放火,并向其投掷酒瓶和汽油瓶。警方在他们报警很久之后才到达现场,尽管他们反复报警,并且警方也保证会在5分钟之内赶到现场。
 
许多妇女被迫放弃财物,带着孩子逃离现场。
 
英国广播公司援引受害妇女的话称,袭击者们还当着她们孩子的面撕破了她们的衣服。
 
帕特里克·科伯恩最近在英国《独立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穆斯林在印度频频遇害,而国际社会却没有对此表示任何谴责。
 
这位专门研究中东战争的记者,将印度穆斯林当前的遭遇,与1938年11月9日至10日期间,德国、奥地利和被德国军队占领的捷克斯洛伐克地区所发生的针对犹太人的暴力事件进行了比较。
 
这位英国作家举例称,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被印度教侵略者扒掉衣服以确定他是否接受了割礼,因为这通常是伊斯兰教的习俗而非印度教习俗。
 
此外,还有多几段视频显示,部分穆斯林被迫躺在血泊中唱国歌。
 
那些为了求生而逃离家园的人,很想知道,他们是否能够回归家园,并重新生活在和平之下。
 

伊朗的反应

 
当地时间5日,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敦促印度当局“应对印度教极端分子并制止针对穆斯林的屠杀”。
 
在印度当局批评伊朗外交部长关于此事的评论的几天之后,哈梅内伊用英文发表推文称,“全世界的穆斯林都对印度穆斯林所遭遇的屠杀与伤害感到痛心。”
 
记者也受到侵害
 
报道实地情况的新闻工作者也未能逃脱侵害,其中一名记者遭到殴打,另一名记者的牙齿被打断,还有其他人在威胁下被迫表露宗教身份。
 
印度新闻工作者报道称,记者们上周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东北部报道当地抗议《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的情况的时候遭到了侵害,并强调印度国内局势正朝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印度时报》的摄影记者加图巴迪海表示,在他报道抗议活动期间,一群印度教徒包围了他,并迫使他承认自己是穆斯林还是印度教徒,不断实施骚扰。
 
来自“新德里电视台”的记者阿文德·古纳斯卡则被一群印度教徒殴打,在他用手机拍摄他们的时候,当时,他们正在拆毁穆斯林公墓的院墙。
 
古纳斯卡并未因为其记者的身份而逃脱侵害,直到他的同事赶到现场,并向侵害者们亮出了他脖子上佩戴的标志,以表明他是一名印度教徒而非穆斯林。
 

黑暗的前景

 
曾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工作的著名作家普莱姆·尚卡尔·贾亚,也曾是印度前总理辛格的顾问,他在阿纳多卢通讯社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随着针对穆斯林的仇恨言论日渐增加,印度当前的形势对穆斯林极为不利,当局对这些行径表现出明显的“纵容”,并放弃其保护公民生命与财产的职责。
 
普莱姆质问,究竟是什么“使警察放弃了维护法律的责任,反而开始违反法律”?他还指出,“直接的答案,是警察收到的指令,这肯定是经过了包括莫迪本人在内的政府高层领导人的隐秘指示。”
 
普莱姆还指出,“至少在第一天,至少在某些地方——哪怕不是所有的地方,警察还试图制止暴力,当时还有一位高级警官头部严重受伤并被送往医院”,他补充称,自那时起,“警方的任务便开始淡化,他们也不再关心形势发展,对一切无动于衷”。
 
普莱姆继续说道,在伊斯兰社会和国际社会缺乏反应的情况下,印度的穆斯林群体越来越担心侵害行径的扩大和加剧,“他们的家庭陷入了无尽的悲伤,他们原本就很不稳定的生活,自宗派暴力事件、纵火与杀戮爆发以来,更是被大量的悲剧所笼罩。”
来源 : 电子网站 + 通讯社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