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 一场秘密战争威胁到该国的民主过渡

埃塞俄比亚人在庆祝2018年奥罗莫解放阵线领导人流亡回国的民众活动期间高举该阵线旗帜(路透社)
埃塞俄比亚人在庆祝2018年奥罗莫解放阵线领导人流亡回国的民众活动期间高举该阵线旗帜(路透社)
在埃塞俄比亚西部尼基梅特镇的一家餐馆里,“维沙·阿布拉”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11名男子的名字,他表示,士兵们去年向他们开枪射击,随后进行了大规模逮捕。
 
维沙和他的两个兄弟从朱利苏地区的家中逃到了尼基梅特,剩下的一个兄弟于2月被逮捕,这是一年来第二次被捕,他被殴打至无法走路的地步。
 
在埃塞俄比亚偏远的奥罗米亚地区,迅速逮捕和处决已变得司空见惯,安全部队正在对该地区的武装分裂主义者发动战争,并野蛮对待平民。
 
据目击者称,奥罗米亚地区——那里生活着多个民族——的反对派遭遇不分青红皂白的镇压运动,而埃塞俄比亚原本应该走在一党专制过渡到民主阶段的道路上。
 
与期望相反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指出,奥罗米亚地区发生的事情与埃塞俄比亚人对总理阿比·艾哈迈德的期望正相反。阿比·艾哈迈德自2018年以来担任埃塞俄比亚总理,他被视为奥罗米亚地区的年轻改革者,并对该地区居民所言他们数百年来遭遇的政治和经济边缘化进行补偿。
 
埃塞俄比亚总理在任期开始时释放了数千名政治犯,并欢迎流亡的反对派力量重返家园,以参加定于8月份举行的选举。
 
阿比·艾哈迈德还与邻国厄立特里亚实现和平,这使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并与叛乱武装团体——包括现已成为公认反对党的奥罗莫解放阵线——达成了和平协议,并且奥罗莫解放阵线武装人员(奥罗莫解放军)同意放下武器,与之对应的是,该阵线的武装人员加入奥罗米亚地区警察部队,这促使人们对看到结束近半个世纪的叛乱远景,寄予了更多希望。
 

奥罗米亚地区的民兵武装人员[盖蒂图片-资料图]
 
但是,由于奥罗米亚地区多年的动荡削弱了地方政府,并在拉格(西部)和戈吉(南部)两地区留下了安全真空,使阿比·艾哈迈德提升至埃塞俄比亚最高政治地位的社会动荡仍在分裂着该国。
 
相互指责
 
当反政府的反对派重返奥罗米亚地区时,他们有时与警察部队一起执行当局指令,但他们很快就指责联邦政府背弃了奥罗米亚地区问题,并且背弃了为他们在警察部门提供工作的承诺。
 
另一方面,亚的斯亚贝巴政府指责奥罗莫解放阵线武装人员保留其武器。因为政府和奥罗莫解放军没有透露他们之间达成和平协议的细节,所以,双方中的任何一方很容易指责另一方没有履行该协议规定的义务。
 
到2018年底,奥罗莫解放阵线武装人员重返森林,并开始袭击埃塞俄比亚军队的车队,许多官员被杀害。去年,埃塞俄比亚空军轰炸了奥罗莫解放军的训练营。
 
在2019年与政府签署了第三次和平协议之后,奥罗莫解放阵线正式脱离了其武装部门——尽管据信双方保持着秘密联络,埃塞俄比亚政府宣布在拉格和戈吉地区进入紧急状态,并委托军队对其安全负责。
 
到2020年初,武装分子与政府军在戈吉的战斗已迫使约8万人流离失所。
来源 : 英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