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萨勒曼与本·扎耶德:两位海湾王储的特殊纽带

本·萨勒曼与本·扎耶德:两位海湾王储的特殊纽带(半岛电视台)
本·萨勒曼与本·扎耶德:两位海湾王储的特殊纽带(半岛电视台)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最近几周继续占据新闻头条。此前有报道称,他最近一次镇压了沙特王室成员和高官,他与另一位地区领导人的关系再次曝光。
 
阿布扎比王储、阿联酋事实上的统治者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常常被称为经验较少的本·萨勒曼的导师,之前2017年,他支持本·萨勒曼成为下一个沙特王位继承人。
 
两人实际上是各自国家的统治者,在许多国内外事务上看法一致,包括他们对政治伊斯兰团体的激进政策,以及他们在地区冲突中扮演的角色,比如旷日持久的也门战争和对卡塔尔的封锁。
 
虽然专家表示,本·扎耶德仍然是许多政策背后的主谋,而且是这段关系中更有影响力的人物,但他们的相互交织的野心让两人在很多场合保持一致。
 
《阿拉伯文摘》(Arab Digest)编辑威廉姆·劳表示,在阿拉伯半岛的重大对抗中,本·扎耶德占据了主导地位。他称,这种关系是扎耶德利用本·萨勒曼的不成熟、傲慢和野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补充道,扎耶德很乐意让本·萨勒曼占据中心舞台,而他则在一旁观察、工作和操纵。
 
本·萨勒曼似乎将扎耶德的成就视为成功的典范,而扎耶德在支持年轻的王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政治伊斯兰的“威胁”
 
本·萨勒曼和扎耶德都关注的关键国内政策问题之一是他们对政治伊斯兰的看法,尤其是在阿拉伯之春之后。阿拉伯之春让海湾地区的君主制国家感到,潜在的动荡可能会把他们赶下台。
《国际利益》杂志主编萨米·哈姆迪说,阿拉伯之春及其影响是使沙特和阿联酋走到一起的唯一最重要的地区问题。
 
他补充说,这标志着沙特和阿联酋之间密切合作的开始,这随后导致了埃及的政变,利比亚叛军指挥官哈夫塔尔的崛起,还有对卡塔尔的封锁,他指的是过去10年里发生的3件关键事件。
 
作为一种摆脱潜在对手的手段,两位领导人都展开了激烈的逮捕行动,他们的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就曾采取这种方式,清除了阿联酋伊斯兰组织伊斯拉和沙特的萨赫瓦运动的政府部门人员。
 
最近,由于担忧政治伊斯兰复兴,阿联酋在2012年镇压了大约60人,其中许多人是伊斯拉组织的成员,并在2013年因试图夺权而受到审判。
 
在沙特,对包括宗教学者在内的政治反对派的镇压是后来才开始的。作为打击腐败的一项举措,本·萨勒曼在2017年领导了一场针对王室成员和商界人士的大规模逮捕行动。随后,他在2019年将萨勒曼·奥达等著名宗教人士作为目标,最近几周有报道称,他再次将王室高级成员和公务员作为目标。
 
劳表示,最近本·萨勒曼的清洗,与扎耶德反政治伊斯兰运动的目标相同,即巩固权力,消除对其绝对统治的潜在挑战。
 
海湾国家问题专家、伦敦经济学院中东中心研究员考特尼·弗里尔表示,本·萨勒曼和扎耶德都希望削弱宗教在政治中的作用,并以此消除潜在的政治对手。
 
据哈姆迪说,重点消除政治伊斯兰主义者也拉近了两国与美国的关系。
 
哈姆迪说,双方都试图将自己定位为美国不可或缺的盟友,都自诩为阿拉伯世界自由化的“先驱”,以争取西方世界的支持。
 
他补充称,他们采用了“恐怖主义”和“温和伊斯兰”等主导西方话语的术语来嘲笑对手,这样,他们的政策就会与美国在该地区最重要的优先任务“去极端化”保持一致。
 
但是,为了消除潜在的竞争对手,本·萨勒曼还扩大了对数十名女权活动人士的镇压。他还面临指控称他曾下达命令,因此,沙特记者卡舒吉于2018年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被暗杀。
 
另一方面,据观察人士说,扎耶德更集中于打击穆斯林兄弟会。
 
弗里尔说,沙特记者暗示,扎耶德对穆兄会的怀疑和偏执程度远远超过本·萨勒曼。
 
劳表示同意,对于扎耶德而言,政治伊斯兰和穆斯林兄弟会是目前的最大威胁。
 
地区冲突
 
扎耶德对政治伊斯兰主义者的恐惧,似乎主导了阿联酋制定地区政策和处理邻国冲突的方式,他也鼓励本·萨勒曼这么做。
 
弗里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扎耶德成功地说服本·萨勒曼孤立卡塔尔,卡塔尔被指控支持伊斯兰组织,好处是他可以接触到美国的精英阶层。
 
她补充说,封锁卡塔尔事件巩固了阿联酋和沙特的关系,实际上,从那时起,两国签署了一系列新的双边关系,表明了两国关系的重要性和日益紧密的联盟。
 
2017年6月5日,阿联酋、沙特、埃及和巴林对卡塔尔实施了封锁,并切断了与卡塔尔的所有联系,指责卡塔尔“资助恐怖主义”并煽动地区动荡,而卡塔尔否认了这一指控。
 
除了封锁卡塔尔外,阿联酋和沙特在利比亚冲突问题上也采取了类似的立场,支持哈夫塔尔和他自封的利比亚国民军。向哈夫塔尔提供先进武器的阿联酋认为,哈夫塔尔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有能力遏制伊斯兰政治在利比亚的蔓延。
 
劳说,从也门战争到支持利比亚指挥官哈夫塔尔,扎耶德采取的每一项外交政策都是因为,他认为穆斯林兄弟会和政治伊斯兰对海湾地区的统治家族构成了最大的威胁。
 
2015年,也门首都萨那被胡塞武装占领后,沙特和阿联酋领导的军事联盟介入,支持也门总统哈迪领导的得到国际承认的政府。自那以来,也门冲突一直在两国领导人关系中起到重要作用。
 
两国还试图利用他们在也门的代理人来限制伊朗的势力。长期以来,伊朗一直被指责向胡塞武装提供武器。伊朗称,它在外交和政治上支持反政府武装,但是否认向他们提供任何军事援助。
 
弗里尔说,在本·萨勒曼的考虑中,伊朗占了很大的比例,只是因为他想成为地区领袖的雄心被伊朗挫败了。对扎耶德来说,伊朗不是一个大问题,两国对伊朗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是一致的”。
 
沙特和阿联酋曾试图在也门建立统一战线,但在南也门的未来问题上,两国出现分歧。在沙特支持的哈迪政府于2019年9月被阿联酋支持的南部分裂分子从亚丁赶走时,这些问题凸显出来。
 
弗里尔说,虽然这两国都认为伊朗对阿拉伯半岛国内政治的影响是一个严重的危险,但是他们在也门问题上,越来越难以取得一致意见。
 
然而,哈姆迪指出,两国在也门问题上有不同的政策,沙特倾向于一个统一的也门,而阿联酋倾向于一个分裂的也门,个人关系意味着他们能够解决分歧。
 
作为“典范”的本·扎耶德
 
分析人士还指出,年轻的王储将扎耶德视为未来沙特的灵感来源。反过来,扎耶德利用这种关系来推进自己在该地区的利益。
 
劳表示,在国内方面,本·萨勒曼看到阿联酋在吸引外国投资、商业和旅游方面取得的成就以及2030年愿景,希望能够复制阿联酋的成功。
 
自2017年担任王储以来,本·萨勒曼启动了一系列项目,他表示,这些项目旨在使沙特经济多样化,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实现社会现代化和自由化。但他对皇室成员、商人、人权和妇女权利活动人士的持续镇压,已引起人们对他的目标的怀疑,并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分析人士表示,在外交和地区政策方面,本·萨勒曼同样试图追随扎耶德的脚步,但与他的榜样不同,他在避免严重错误方面的能力较差。尽管这两个海湾国家都参与了也门战争,但这场被联合国认为是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的战争一直被描述为沙特领导的战争。
 
劳说,扎耶德对阿联酋有着敏锐的把握,能实现和发挥聪明才智来扩大阿联酋的影响。
 
他还说,本·萨勒曼却相当无能,他缺乏外交政策方面的专业知识,因此,他犯下了几个错误,其中最严重的是也门战争。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