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者或调解方:苏丹在复兴大坝问题上究竟持何立场?

Sudan's Prime Minister Abdalla Hamdok and Ethiopia's Prime Minister Abiy Ahmed arrive for the opening of the 33rd Ordinary Session of the Assembly of the Heads of State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African Union (AU) in Addis Ababa, Ethiopia, February 9, 2020. REUTERS/Tiksa Negeri
苏丹总理哈姆杜克(左)与埃塞俄比亚总理上个月出席在亚的斯亚贝巴召开的非洲联盟峰会[路透社]
喀土穆 – 艾哈迈德·法德尔
 
尽管苏丹灌溉与水资源部强调,苏丹在埃塞俄比亚在青尼罗河上修建的复兴大坝问题上是参与者而非调解方,但是,观察家们认为,苏丹实际上已经开始在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发挥中间人的作用。
 
苏丹主权委员会副主席哈米德提在近期访问开罗时,将苏丹放在调解方的位置上,并向埃及媒体表示,苏丹将成为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之间的调解人,旨在使各方就复兴大坝问题达成协议。
 
哈米德提的声明与苏丹技术机构的立场背道而驰,后者认为,在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发挥调解作用,远不及苏丹在这个问题上的利益重要。
 
埃塞俄比亚正在距离苏丹东部边界近30公里的地点修建复兴大坝,该水坝的容量高达7400万立方米,埃及方面担心,这会影响埃及在尼罗河中的用水份额——目前埃及的用水份额为555亿立方米。
 
undefined
去年12月在喀土穆召开有关复兴大坝问题的会议[欧洲媒体]
 
参与者还是调解人
 
苏丹灌溉部水资源技术机构负责人、复兴大坝谈判的技术委员会主席萨利赫·哈马德表示,苏丹自2011年以来,一直是复兴大坝问题谈判中的参加者,从未发挥过调停作用。
 
关于哈米德提的声明,哈马德向半岛网记者强调,“苏丹是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问题的三大合作伙伴之一,而非调解者,它从来都没有承担这种作用”。
 
苏丹灌溉与水资源部前副部长艾哈迈德·亚当认为,苏丹对复兴大坝问题保持沉默,并在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之间互相拉拢,是因为苏丹对该问题采取了类似于中间人的立场。
 
艾哈迈德向半岛网发表声明称,埃塞俄比亚人对任何拒绝其国家修建复兴大坝的一方都极为警惕,他们认为,他们有权利从尼罗河水中受益,而另一方面,埃及人也非常担心他们在尼罗河的用水份额会因此减少。
 
秘密议程
 
尽管艾哈迈德·亚当承认,苏丹、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应当在复兴大坝开建之前达成一项协议,但是他也指出,根据1959年的协议,该大坝在减少未来水量的程度上,并未侵犯埃及555亿立方米的用水量。
 
对此,艾哈迈德解释称,尼罗河的水量每年达到1150亿立方米,其中近970亿立方米流向埃及,其余流向苏丹,而在大坝建成后,埃及无法再保证这一总量。
 
根据这项协议,苏丹的用水份额为185亿立方米,但是,由于苏丹在洪水季节的储存能力有限,因此它无法从近60亿立方米的用水份额中受益。而埃塞俄比亚修建的大坝,很可能会为苏丹储存剩余的份额,使之在干旱季节受益。
 
2017年11月,苏丹前外交部长易卜拉欣·甘杜尔表示,埃及对复兴大坝充满担忧,因为该大坝将让苏丹完全利用其在尼罗河上的用水额度,而在此之前(自1959年以来),这些水资源都流向了埃及。 
 
undefined

谈判状态
 
一直以来,在埃及人看来,苏丹在复兴大坝问题上所持的态度,是支持埃塞俄比亚的。今年2月,在美国的主持下和世界银行的参与下,埃及草签了一项有关复兴大坝蓄水与启用的协议,埃及方面认为,这项协议非常公正,然而,埃塞俄比亚却表示拒绝,苏丹对此持保留态度。
 
今年3月,苏丹拒绝了在开罗召开的阿盟部长会议要求在复兴大坝危机中支持埃及的声明,苏丹大使认为,这项声明会引爆阿拉伯国家与埃塞俄比亚之间的危机。
 
此后,哈米德提在开罗发表的声明称,苏丹在复兴大坝问题上发挥的调解人作用至关重要,特别是有报道指出,埃及可能会以忽视哈米德提领导的快速支援部队以牺牲军队为代价而发展壮大的条件,来换取哈米德提对苏丹政府在复兴大坝问题上所采取的立场的影响。
 
艾哈迈德·亚当强调,哈米德提关于苏丹在复兴大坝问题上,为埃及和埃塞俄比亚担任调解方的声明,并不代表苏丹政府的立场,后者认为自己是谈判中的参与者,而非调解方。
 
艾哈迈德还指出,哈米德提关于为埃及与埃塞俄比亚提供调解的言论,无法被解读为苏丹在复兴大坝问题上的官方立场,他还强调,“在这里,使用调解这一术语并不恰当,因为埃及人一直坚持低估苏丹的立场。”
 
从调解方到旁观者
 
另一方面,国际法专家、苏丹在复兴大坝谈判委员会中的首席谈判代表艾哈迈德·穆夫蒂,则持不同意见,他认为,苏丹自复兴大坝谈判开始以来,都保持着“旁观者”的立场。
 
穆夫蒂向半岛网记者补充称,苏丹在复兴大坝谈判中的立场,首先是寻求自身在用水安全方面的利益,此外还有弥补复兴大坝对苏丹造成的负面影响,包括社会、环境和其他方面。
 
这位法律专家还对哈米德提发出质疑,认为复兴大坝问题应当由苏丹总理哈姆杜克领导的部长委员会负责,而哈米德提以水问题是主权问题为由,坚持认为技术部门应在主权委员会的监督下开展工作。
 
穆夫蒂表示,希望主权委员会重新考虑将复兴大坝问题移交部长委员会,并发表声明对埃塞俄比亚的说辞持保留态度——埃塞俄比亚认为,在修建复兴大坝的过程中,它用的是属于埃塞俄比亚自己的水,属于埃塞俄比亚自己的地,属于埃塞俄比亚自己的钱,因此,它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意行事。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