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开始以来 与叙利亚问题有关的最重要国家的立场

普京在政治和军事上支持阿萨德(半岛电视台)
普京在政治和军事上支持阿萨德(半岛电视台)
蒙塔赛尔·阿布·纳布特-叙利亚
 
自成立以来,叙利亚革命经历了阶段性和根本性变化,周边阿拉伯国家和区域国家内部政治和军事上的发展,改变了阿拉伯国家和西方国家对叙利亚革命的态度,此外,国家的外部联盟还取决于整个阿拉伯地区的实际情况。
 
我们回顾了自叙利亚革命开始以来阿拉伯国家和西方国家最重要的立场:
 
阿卜杜拉和萨勒曼统治的沙特阿拉伯
 
沙特已故国王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阿齐兹曾于2011年8月向叙利亚人民传递了一个信号,称沙特阿拉伯不接受叙利亚境内发生的一切,叙利亚领导人可以启动全面而迅速的改革。随后,沙特为解决叙利亚危机做出了阿拉伯方面的努力,并在2012年初阿拉伯观察员委员会撤回其代表团前派观察员前往大马士革。沙特阿拉伯已故外交大臣沙特·费萨尔曾宣布,沙特不会成为虚假的证人,也不会被用来为针对叙利亚人民的罪行辩护。
 
在随后的2012年、2013年、2014年和2015年,沙特阿拉伯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各派,后者成功地将势力扩展到该国大片地区。但在这些派系之间迅速出现分歧之后,它们开始衰落。
 
随着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上台执政,沙特对待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及其命运的态度发生了变化。2017年8月初,这一点非常明显,人们纷纷议论沙特王国是否在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与反对派会晤期间对后者施加了压力。据反对派透露,朱拜尔要求他们在任何过渡行动之前就驱逐阿萨德必要性的基本要素做出退让。
 
这似乎与沙特尖锐的口吻相反,沙特一再称叙利亚没有阿萨德的容身之地。
 
革命与政变之中的埃及
 
2013年7月,针对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政变发生后,埃及对支持叙利亚革命的官方立场逐渐退让。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登上埃及总统之位,这是埃及对叙利亚人民立场的最后转折点,塞西于2016年2月宣布拒绝对叙利亚进行反对阿萨德政权的军事干预。
 
奥巴马和特朗普之间的美国
 
美国驻叙利亚大使罗伯特·福特出现在哈马市(叙利亚中部城市)的示威者旁边,这清楚地显示了美国站在叙利亚革命一旁。
 
美国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宣布,叙利亚的未来没有巴沙尔·阿萨德的地位,美国就此表明了态度,随后开始在一定程度上支持反对派,同时强调叙利亚需要政治解决方案。
 
但是叙利亚政权对古塔·大马士革城镇发动了化学攻击,此事成为美国政府立场发生重大转折的导火索。奥巴马宣布,美国决心对叙利亚政权发动军事打击,但这一声明在莫斯科达成一项协议后销声匿迹,叙利亚政权在俄罗斯宣布放弃化学武器,作为交换,美国总统表示放弃军事打击和警戒红线。
 
支持与威胁之间的英国
 
自革命爆发以来,英国一直支持叙利亚的和平运动,甚至呼吁叙利亚政权做出改变并避免在抗议民众面前使用暴力。
 
叙利亚政权在大马士革乡村使用化学武器之后,英国对此表示反对的言论激增,英国前首相戴维·卡梅伦呼吁美国政府对叙利亚政权采取军事措施,但英国议会暂停了一项允许英军支持任何此类运动的决议草案。
 
然而,卡梅伦的继任者于2018年做出了决定,特雷莎·梅决定与美国和法国一起对叙利亚政权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打击,此后英国对叙利亚问题的立场在支持政治解决方案和对该政权进行间接威胁之间摇摆,并未在政治解决方案中表明对阿萨德命运的态度。
 
萨科齐和马克龙之间的法国
 
尼古拉·萨科齐领导的法国被认为是叙利亚革命的最杰出支持者和拥护者之一。
 
而在法国城市受到遭受“恐怖”袭击后,迫于政治右翼势力的压力,法国的立场发生了变化。
 
阿联酋
 
叙利亚革命开始时,阿联酋在几项声明中宣布支持和平运动以及叙利亚人对变革的要求,但在此公开立场中,阿联酋采取了不同的行为,例如,接见了许多阿萨德家族的成员,以及与叙利亚政权有联系的迪拜和阿布扎比商人持续对其进行经济投资。
 
这在后来发展成为限制活动家,将反对派归为恐怖组织,随着阿联酋在大马士革的大使馆重新开放,阿联酋对叙利亚政权的立场逐渐明晰,两国不同部门之间进行了互访。
 
卡塔尔
 
卡塔尔从一开始就与叙利亚人民站在一起,尽管它在革命开始之前与叙利亚政权建立了牢固的关系,卡塔尔公开宣布,满足示威者的要求是叙利亚政权的职责所在。
 
约旦
 
随着和平运动的开始,约旦宣布支持示威者提出诉求,并且约旦是支持阿拉伯倡议的国家之一,该倡议呼吁制止叙利亚的暴力行动,而叙利亚政权没有对此做出回应。
 
随着武装对冲突的介入,约旦公众对叙利亚政权的态度不再那么尖锐,因为约旦与叙利亚的绵延的边界线引发了安全担忧。
 
土耳其
 
土耳其对叙利亚革命的立场表现在于2011年4月将时任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派遣到叙利亚。恰武什奥卢在叙利亚与阿萨德会见,建议其不要使用暴力来回应示威者的要求。土耳其对和平运动和叙利亚民主变革要求的支持态度一直在延续,随着暴力行动的升级和数百人丧生,安卡拉成为阿萨德政权的逃离者、武装人员或和平活动家的早期避风港,而土耳其已成为反对派民族联盟和叙利亚临时政府的总部,阿萨德的对手在此得以喘息。
 
德国
 
德国支持叙利亚反对当权者的和平运动,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坚持采取政治解决方案来结束叙利亚人民的苦难,她采取了为叙利亚难民敞开大门的政策,柏林在难民涌入期接受了成千上万的难民,而该国的暴力事件也在不断升级。
 
俄罗斯
 
莫斯科从一开始就在政治上支持叙利亚政权,其最显着的举动是2013年通过签署移交化学武器的协议将其从美国的军事打击中拯救出来,然后从2015年开始对其进行军事干预。
 
中国
 
中国在政治上支持叙利亚政权,由于贸易关系与其站在一边。在安理会表决谴责该政权的决议时,中国与俄罗斯使用了否决权。
 
伊朗
 
从一开始,伊朗就派遣忠于其的民兵与叙利亚政权一道战斗,从政治和军事上干涉叙利亚政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