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是全球购买军火最多的国家之一:出于国家安全还是另有作用?

埃及在军火进口数量上排名世界第三,与此同时,其国内外债务则上升至极高水平[社交网站]
埃及在军火进口数量上排名世界第三,与此同时,其国内外债务则上升至极高水平[社交网站]
开罗-穆罕默德·阿卜杜拉
 
连续数年,埃及一直在全球购买军火量最多的国家中排名靠前,这引起了外界对埃及进口如此数量与类型的军火的需求程度及其资金来源的关注,因为根据其官方数据,埃及的内外债务水平已达历史高位,国内贫困率也不断上升。
 
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最新报告,从2015年至2019年期间,埃及在军火进口规模方面位居全球第三,其进口量占全球市场的5.58%,其排名仅次于沙特阿拉伯与印度——这两个国家分别占到全球市场总量的12%和9.2%。
 
法国和俄罗斯是向埃及出口军火最多的国家,两国的出口量分别占到埃及进口量的35%,美国则自1980年以来首次以15%的比例降至第三名,而它曾是埃及最主要的军火来源国。
 
根据埃及中央公共动员与统计局的最新报告,到2017/2018财年结束时,埃及的国内人口贫困率已上升至32.5%,而在2015/2016财年,这一比例为27.8%,这就意味着,埃及的贫困人口已经超过了3200万。
 
另一方面,根据埃及中央银行提供的数据,在2019年9月底,埃及的外债规模上升至1094亿美元,而在2018年9月底,这项债务为931亿美元,同时,其国内公共债务规模也由2470亿美元上升至2660亿美元。
 
购买政权合法性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出台的报告引发了人们的大量质疑——埃及是否真正需要如此数量与类型的军火?报告认为,这种增长很可能与埃及军队“在利比亚和也门的军事活动相关,此外,还与埃及在西奈半岛打击武装集团的行动相关”。
 
埃及舒拉委员会国防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前主席雷达·法哈米对这份报告评论称,“在这些交易中,部分与加强埃及军队的武装水平相关,另一部分则是由于埃及扮演了阿联酋和沙特代理人的角色,此外,还有自2013年7月3日的政变之后,现政权希望从那些具有国际和军事影响力的国家内购买国际合法性的愿望。”
 
法哈米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指出,购买这些武器还与应对西奈半岛的武装集团相关,但是,它也与埃及和阿联酋在利比亚形成的同盟相关,以支持退役将军哈夫塔尔的部队,还与两国稳定利比亚和苏丹局势的愿望相关,希望当地保持与埃及的军事政权相一致的军事统治。法哈米补充称,“埃及是军火进入利比亚东部的重要门户”。
 
尽管埃塞俄比亚修建的复兴大坝在储水时会减少埃及在尼罗河的用水量,并因此对埃及构成了重大的威胁,但是,法哈米仍然排除了埃及将进口的这些武器,用于军事手段解决复兴大坝问题的可能性。他还指出,在保障埃及的国家安全需求,与保障统治埃及的铁血政权之间存在着差异,因此,我们很难相信塞西总统会在乎通过军事手段解决埃及水资源危机的问题,因为他在2015年签署的有关复兴大坝的原则宣言,就表示他已经自动放弃了这个问题。
 
功能作用
 
另一方面,政治学教授阿卜杜勒·沙菲提出了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包括“埃及政权在现阶段所发挥的功能作用的性质,无论是在有关东地中海天然气的问题上,还是在利比亚、也门和红海安全的问题上,此外,还有在西奈半岛的紧张局势,以及在叙利亚问题中存在的作用——近期已有大量报道揭示了这种情况的存在”。
 
阿卜杜勒·沙菲向半岛网记者表示,埃及政权还可能在购买军火的过程中扮演了中间人的角色,并随后将这些军火转移给其他各方,例如上文所提到的哈夫塔尔在利比亚的部队——它得到了埃及军队的武装与培训支持,无论是在埃及或是在利比亚东部。
 
至于为迫在眉睫的水资源短缺危机而扩充军备的可行性,阿卜杜勒·沙菲认为,此事与另一个重大问题相关,即埃及与非洲之间的关系很难大规模地诉诸军事选项。此外,对埃及政权在复兴大坝问题上的真实立场仍然存在疑问,因为该政权在2015年签署的原则宣言,可能是为了争取非洲联盟对其合法性的承认。
 
阿卜杜勒·沙菲认为,购买这些军火主要不是为了加强埃及的国家安全,这种安全在尼罗河河水、东地中海天然气等问题上正承受着严峻的考验,他还指出,塞西政权根本不关心任何保障国家安全的问题,他们在乎的只是政权的稳定。因此,这个大型的军火库——如果它很重要的话,并不能证明埃及军事能力的加强,或是埃及军队战斗能力的加强。
 
两天之前,英国《卫报》还在一篇报道中指出,自今年一月以来,阿联酋已向利比亚的哈夫塔尔部队提供了超过5000吨的军火。
 
这篇报道还指出,上述军火是通过租用运输机来完成运送的,而这些运输机降落的地点是哈夫塔尔控制的班加西附近的机场,或是在埃及的西部地区。
 
2015年,埃及的反对派媒体播放了塞西办公室主任阿巴斯·卡米尔的一段录音,后者谈及一批运往利比亚的武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