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法院裁定众议院委员会可获经过修改的穆勒调查报告

一家上诉法院裁定,众议院委员会可查阅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有关俄罗斯干预选举的报告的部分内容(美联社)
一家上诉法院裁定,众议院委员会可查阅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有关俄罗斯干预选举的报告的部分内容(美联社)
美国一家上诉法院裁定,允许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委员会查阅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报告中编辑的材料,这是关于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的报告。
 
在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一个由3名法官组成的陪审团以二比一的比例做出裁决,称法律要求司法部向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提交穆勒调查的材料,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一直在调查总统的行为。
 
在2019年春天,司法委员会主席、众议员杰罗德·纳德勒要求调阅了这些材料,并在2019年7月向一名联邦法官提交了一份请愿书,继续调查总统及其核心集团是否在穆勒的调查期间滥用职权或撒谎。如果发现不法行为,众议院可能会对总统提出新的弹劾条款。
 
这份请愿书要求获得穆勒报告的“所有部分”、报告中经过修改的部分提到的任何“潜在的抄本或证物”以及大陪审团的证词或证物的抄本,其中包括特朗普对俄罗斯试图干预2016年大选的了解以及他的同伙犯下的罪行。
 
法官朱迪思·罗杰斯写道,因为穆勒“没有”对特朗普的行为做出结论,为了避免动用众议院的弹劾权,委员会认定,如果没有大陪审团在报告中引用的材料,无法“公平地”对两份报告中描述的行为做出最终决定。
 
俄罗斯干预选举
 
穆勒在完成了22个月的调查后,于2019年3月向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提交了他的报告。该调查详细描述了俄罗斯为让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更有可能当选而发起的黑客攻击和宣传活动,以及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的广泛联系。
 
至于特朗普,米勒说,调查没有发现他或他的团队与俄罗斯勾结的“足够证据”。该报告也没有得出特朗普妨碍调查的结论,但也没有为他开脱。
 
由特朗普任命的巴尔被民主党人指责试图在政治上保护总统,他在2019年4月发布了这份448页的报告,其中部分内容经过了修改。
 
总统一直称此次调查是政党之间的“政治迫害”。然而,尽管美国司法部监察长迈克尔·霍洛维茨随后在2019年12月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中发现,调查在进行过程中存在许多错误,但没有发现体现政治偏见的证据。
 
特朗普的几名助手,尤其是共和党特工罗杰·斯通和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被控与调查有关的罪行。与此同时,总统呼吁“不应受理”所有与穆勒调查有关的案件。
 
美国司法部可以要求同一上诉法院重新考虑3月10日的决定,或向美国最高法院上诉。
来源 : 通讯社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