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将触及中情局的秘密监狱

国际刑事法院今天为这场冲突中的受害者带来了一束伸张正义的希望之光[路透社]
国际刑事法院今天为这场冲突中的受害者带来了一束伸张正义的希望之光[路透社]
国际刑事法院将首次能够调查美国中央情报局在2001年美国入侵阿富汗之后所实施的酷刑项目,国际法院的这项决定在使受害者律师感到欣慰的同时,也使美国方面大为光火。

 
弗朗索瓦·布贡在法国网站“MediaPart”上面发表的报道中指出,这是一项历史性的决定和重要的消息,因为美国军方官员与中央情报局工作人员,将可能因涉嫌自两千年初在波兰、立陶宛及泰国等地建立秘密监狱系统而受到起诉。

 
国际刑事法院在3月5日发布了上述决定,这项决定将对调查与这场冲突相关的一切罪行敞开大门,而且不仅是在阿富汗发生的罪行,还包括其他所有地区自2003年5月1日以来所发生的罪行,无论是由美国人实施的,还是由阿富汗政府军或是像塔利班运动之类的武装团体所实施的罪行。

 
弗朗索瓦解释称,法官驳回了初步的裁定,因此,该法院的首席检察官法图·本苏达被授权审理这些案件,本苏达曾说过,“这一天对国际刑事法院和阿富汗局势而言均很重要”,她还承诺将进行深入、认真、独立、公正和客观的调查,以寻求事实和真相。需要指出的是,本苏达入境美国的申请已经被拒。

 

美国军方官员或将因涉嫌在某些国家建立秘密监狱系统而受到起诉[盖蒂图片社]
 
调查发生在阿富汗的罪行
 
作者弗朗索瓦指出,国际刑事法院上诉分庭检察官彼得·霍夫敏斯基曾在2017年11月申请调查阿富汗等国家内发生的、与这场冲突相关的罪行,当时,塔利班运动被指控犯有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此外,阿富汗政府安全部队、美军及美国中央情报局也被指控犯有战争罪。
 
2019年4月,国际刑事法院发布了初步决定,认为这项受到美国和阿富汗反对的调查无法伸张正义。因此,当今天的新决定出台时,一名受害者律师凯瑟琳·加拉格尔对此感到非常高兴,认为“国际刑事法院今天极大地强调了一个事实,即没有任何人能够凌驾法律之上,并且恢复了我们实现和执行正义的希望”。
 
这位律师补充称,“15年来,正如美国酷刑中大量的受害者一样,沙尔卡维·哈吉和古拉德·杜兰都在被非法囚禁期间受到了生理与心理上的极大摧残,而事实上前官员是应当依法享有豁免权的。”
 
她补充称,“通过允许对发生在阿富汗或相关地区的罪行进行调查,国际刑事法院强调了其不容忍对司法程序进行政治干预的立场。”
 
作者弗朗索瓦指出,也门国籍的沙尔卡维·哈吉自2004年9月被关押在美国关塔那摩监狱,却没有得到释放或是对他出台任何判决。
 
在此之前,哈吉在美国中央情报局于约旦和阿富汗设立的秘密监狱中度过了两年的时间,并在审讯期间遭到了酷刑的折磨。
 
而索马里公民古拉德·杜兰则在吉布提被捕,并于2004年3月被移交美国中央情报局,自2006年以来他一直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之内。
 
作者弗朗索瓦援引大赦国际高级官员所罗门·萨科的话称,“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国际刑事法院将再次审查其犯下的可怕错误,并决定在阿富汗冲突各方犯下的危害人类罪及战争罪之下,支持受害者的权利。”
 
这位官员还补充称,“国际刑事法院今天为这场冲突中的受害者带来了第一束伸张正义的希望之光,多年以来,这些受害者都被外界无耻地忽视了,甚至是在近期签署的和平协议中,也无视了他们的存在,而且这项协议根本没有以任何形式提及这些罪行。”
 
关于美国的立场,弗朗索瓦指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已经对这项决定表示了谴责,认为这项决定是来自一个政治化机构的绝望之举,认为该政治机构企图发挥司法机构的作用。
 
蓬佩奥还指出,这项举措根本不计后果,其出台的时机正值美国为阿富汗签署历史性的和平协议的几天之后,“我们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以确保美国公民不会被拉到这样一个政治机构之内接受其审判。” 
 

美国中央情报局在调查过程中使用了“强而有力的审讯技术”[社交媒体]
 
秘密监狱
 
作者弗朗索瓦指出,在2001年9月11日发生的恐怖袭击并造成近3000人死亡之后,美国人对阿富汗发动了战争,并在阿富汗及其盟国境内设立了大量秘密监狱,其中一所监狱位于泰国,由哈斯佩尔(现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进行管理。
 
美国中央情报局在这些秘密监狱内进行调查与审讯,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对被拘留者使用了所谓的“强而有力的审讯技术” 。
 
这些技术包括反复模拟溺水场景,剥夺被拘留者的睡眠长达180小时,并将他们单独关押在黑暗中,除了便桶之外什么也不向他们提供。
 
此外,还会不间断地播放音乐,以防止被关押人员互相交谈。其中一所秘密监狱位于喀布尔附近,被一位负责审讯的官员称为“地牢”。
 
美国认为,实施酷刑是获取所需信息的必要方法,目的是避免发生针对美国利益的新一轮袭击,然而美国参议院在2012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该项目在获取准确信息或保证得到被关押者的合作的问题上,起到的作用十分有限。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被关押者在压力之下,往往会为了逃避酷刑而向对方提供虚假信息。
来源 : 法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