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与脱欧后的挑战 欧洲正处于边缘吗?

弗拉松表示,英国脱欧之后时代对欧盟提出了更为严峻的挑战(盖蒂图像)
弗拉松表示,英国脱欧之后时代对欧盟提出了更为严峻的挑战(盖蒂图像)
法国《世界报》(Le Monde)作者阿兰·弗拉松(Alain Frashon)表示,英国首相约翰逊在退出欧盟(脱欧)之后时代所面临的挑战仍然纯属政治性质,他必须从口号阶段转向实际执行阶段。
 
弗拉松补充说,由于英国脱欧,欧盟几乎面临存在风险,英国脱欧迫使欧盟其余成员国证明他们继续留在这个体系比退出欧盟更好。
 
这位作家表示,在经济方面,欧洲人不难证明欧盟各经济体之间的相互联系,而很难知道约翰逊为何要与布鲁塞尔就无关税或零配额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
 
英国首相表示,伦敦希望能够脱离欧盟,并采用与布鲁塞尔不同的标准,与此同时,英国希望完全进入欧洲市场。事实上,约翰逊自相矛盾,因为进入欧盟市场就存在标准的融合,以确保国家之间的公平竞争。鉴于此,约翰逊必须确定自己的立场及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作者指出,英国脱欧之后的时代对欧盟来说是一个更为严峻的挑战,因为这关乎欧盟是否具有更新具有共同价值的第一原则的能力。很有可能其他成员国现在正在评估加入欧盟的好处,尤其是考虑英国脱欧后的情况之后。
 
在此背景下,德国总理默克尔将英国脱欧描述为对欧盟的危险“警告”。法国总统伊马克龙指望欧洲未来会议为其注入新动力。应当指出的是,震撼希腊经济的主权债务危机的灾难性管理,以及欧盟无力解决2015年的移民危机,这极大地影响了欧洲形象。
 
应对华盛顿或北京
 
欧盟面临许多战略问题和重大挑战,因为世界上正在迅速发生许多新的事态发展,例如中国作为经济强国的崛起以及所谓的非洲人口大爆炸,更不用说气候变化了。事实上,这些挑战必须在国际舞台上解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印度总理莫迪、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在实施最强法律。
 
作家补充说,鉴于约翰逊和特朗普之间关系相对紧张,美国和平在欧洲古老大陆上已逐渐消退,英国也未试图恢复与美国联系在一起的“特殊关系”。在1960年代离开波斯湾沿岸后,英国意识到它已不再是世界大国,因此决定加入欧盟。在此背景下,英国《金融时报》的菲利普·史蒂文斯(Philip Stevens)指出,“该国的地缘政治局势并未改变,但约翰逊确信英国将作为世界大国重新崛起。”
 
根据作者的说法,鉴于欧盟在经济领域发挥的重要作用,欧盟处于有利地位,并将拥有巨大的政治影响力,但到目前为止,正在失去一个成员国的欧盟已经明确表示,其正在遭遇战略性政治赤字的困扰。
 
欧盟统一规则是国际舞台上创建的一个独特实体。与此同时,很可能总是有一个成员国不同意欧盟与防卫、能源政策和武装干预有关的问题,或者不同意与中国的关系以及移民问题上的决定,这将导致欧盟不采取任何措施来解决这些问题。
 
“更好合作”倡议
 
作者指出,1月31日的《纽约时报》援引《时代周刊》德国籍政治编辑乔臣·贝特纳的说法称,西德前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曾表示怀疑,他表示,“欧盟规模太大,无法达成确保全体成员国利益的协议。”
 
在当今的欧洲,建立“更紧密联盟”并缔结条约的雄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受到许多国家的欢迎。根据贝特纳的说法,有必要恢复“更好合作”计划或建立不同部门以进行小组合作,无论是在国防问题、移民管理以及与未来技术相关产业政策等问题上。
 
作者指出,欧盟别无选择,因为它从未面临过这样的挑战。英国退出欧盟要求我们做得更多更好。我们必须记住,欧盟的确是世界上最成功的联盟,也是经济一体化实现最好的组织。实际上,欧盟正朝着成为最环保联盟之一的正确方向而努力。
 
作者最后总结称,欧盟仍然受到成员国和其他国家的许多批评。因此,其余27个成员国必须努力采取更有效的措施,以评估继续留在欧盟的益处。
来源 : 法国《世界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