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权力交接陷困局:安华上台还是马哈蒂尔继续执政?

马哈蒂尔尚未对要求其继续执政的呼声进行明确表态[盖蒂图片社]
马哈蒂尔尚未对要求其继续执政的呼声进行明确表态[盖蒂图片社]
吉隆坡-萨米尔·阿拉维
 
一般而言,反对党要求议会进行信任投票以支持政府总理,这是难以想象的,然而马来西亚的反对党却真的这样做了,并称已经争取到了“总共222名国会议员”中的138位的签名,支持其要求总理马哈蒂尔担任现职务直至2023年的宪法宣言。
 
这项拟议的宪法宣言使马来西亚政界——特别是执政党希望联盟——感到困惑,尤其是在根据联盟内部在2018年1月签署的协议,执政权力将于2020年5月9日举行的大选期间由马哈蒂尔过渡至安华的背景之下。
 
尽管反对派马来西亚伊斯兰党率先呼吁马哈蒂尔继续执政,但是马哈蒂尔的反应却并不明朗——没有明确表示同意或拒绝,他时而确认这些要求,时而又否认为之奔走,例如,马哈蒂尔曾经说过,“他们希望我再执政22年”,他也曾表示,没有人曾告诉他,有意愿在议会为他举行信任投票。
 
在执政联盟中,以少数民族为主导的民主行动党率先拒绝了对马哈蒂尔进行信任投票的想法,并强烈要求兑现选举承诺——为首的承诺就是在执政联盟上台两周年之际将执政权力从马哈蒂尔移交给安华。而由安华领导的人民公正党则发表谨慎的声明,强调相信马哈蒂尔会遵守其承诺。
联盟走势
 
如果这场投票确实能在今年3月进行,那么这就预示着执政联盟的分裂,各方将在新的基础上重建党派联盟,这是由于举行投票可能会重新划定党派阵营。
 
支持举行信任投票的138名议员占到了相对多数的地位,他们在执政党与反对党内部均有分布,这些议员们将以新的议会党团的形式出现,而这却与执政的希望联盟所依赖的基础背道而驰。
 
这些议员来自马哈蒂尔领导的土著团结党以及在巫统(马来民族统一机构)选举之后加入该党的议员,此外还有马来西亚伊斯兰党,以及安华领导的人民正义党的部分成员和部分巫统党员,后者是马来西亚目前最主要的反对党。除此之外,还有来自马来西亚东部的砂拉越州和沙巴州的议员。
 
而拒绝马哈蒂尔继续执政的人,则主要来自人民公正党内的安华党团、民主行动党,以及近半数的巫统党员和在选举之前与伊斯兰党分离的国家诚信党。
 
举行投票的风险
 
最初看来,举行信任投票似乎符合现任总理的利益,但是,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其中还存在一个缺陷,即马哈蒂尔将以此表现出,他在希望联盟内部并不具备足够的信任,因此还需要来自外部的支持。此外,还存在另一种看法,认为新一轮的信任投票将证明为期两年的权限宣告结束。
 
部分人质问,如果议长拒绝进行信任投票可能会产生怎样的后果?这些人来自亲近安华的国家诚信党,并与伊斯兰党之间存在严重的分歧。
 
此外,支持马哈蒂尔继续执政的人是否会向国王求助,要求国王授权马哈蒂尔继续执政?特别是鉴于他们确信,只有国王有权任命总理,但这也可能使安华要求撤销对总理的信任。
 
另一方面,使投票风险进一步增加的是,将给予信任变成宪法风险的可能性,因为信任投票一旦失败,就将被视为宪法的撤回,马哈蒂尔将因此而自动失去议会的多数席位。
 
可以肯定的是,马来西亚的四大主要政党都在尽力避免落入早期选举的陷阱,因为2019年举行的所有补充选举的结果都对执政的希望联盟不利,因此,尽管存在分歧,联盟内部仍在寻找一切机会继续下去。
 
问题的症结
 
执政联盟内部任何党派都没有否认存在权力交接的协议,以使安华成为马来西亚的第八任总理,但同时,也不存在任何宪法规定能够强迫总理移交权力,因此,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马哈蒂尔决定什么时候兑现承诺?
 
安华支持者们的耐心几乎已经耗尽,他们要求明确权力移交的日期,与此同时,安华却尽力保持平静,并从其此前的政治经验中获益——在过去,他总因仓促行事而倍受指责,而如今的他则表示,他已经为掌权等待了20年,所以再等几个月也没有问题。
 
马哈蒂尔已经排除了在位庆祝百岁生日的可能性,而他最近所暗示的可能进行权力移交的日期,是在今年11月定于马来西亚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结束之后。
 
许多人认为,马哈蒂尔不需要宪法宣言就可以继续执政,但是,当前的政治制度却依赖于他向安华移交权力的具体日期,因为替代方案可能会符合当前反对派的利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