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的阿拉伯人将无法回应特朗普计划

特朗普的外交方式与他惯用的商业方式没有什么不同(路透社)
特朗普的外交方式与他惯用的商业方式没有什么不同(路透社)
阿拉伯统治者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中东和平计划所持立场各不相同,既有不明确重视和保留意见,也有提醒着国际社会众所周知而从未予以尊重的立场,而这项和平计划中包含着以色列愿景。
 
前国际雇员克里斯蒂安·古雷在法国网站Orient 21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这样总结阿拉伯国家所持立场,他并表示,所谓的“从和平到繁荣”愿景旨在 “改善巴勒斯坦人民和以色列人民的生活”,事实上,这项和平协议规定,将约旦河西岸的大部分地区吞并给以色列,并在约旦河上划定边界,而放弃1967年设定的边界,并规定耶路撒冷不能作为巴勒斯坦的首都。
 
作者评论说,特朗普政府花费了三年时间才提出表达以色列利益、无视巴勒斯坦人民意愿并摆脱美国政府宣布的相互让步的愿景。
 
特朗普的化学想法
 
作者表示,特朗普在透露自己“愿景”时表达了对阿拉伯国家支持该愿景并在实施该项计划中发挥作用的信心,但是当他告诉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说,“这将得到他的邻国和及邻国之外国家的巨大支持,”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最初的回答使他信服,但这或许是他独有的方法,以“胡萝卜加大棒”的办法来考虑他的真实需求。
 
作者指出,特朗普的外交方式与他惯用的商业方式没有什么不同,这种方式是野蛮的谈判者,而不是娴熟的谈判者,特朗普的兴趣在于“购买”对话者提供的产品,因此,对话者必须接受他的计划,而别无其他,这意味着拒绝美国中东和平计划的巴勒斯坦人将面临重罚。
 
特朗普已经说过,美国将在2021年停止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提供安全服务,这是自1993年《奥斯陆协议》以来的第一次,但是这种“惩罚”可能不会得到执行,因为巴勒斯坦人拥有有效的安全服务符合以色列的利益。
 
尽管几十年来,巴勒斯坦问题普遍存在于阿拉伯国家、伊朗和土耳其等国家中,无论是为了利用巴勒斯坦问题还是为了将其用于本国目的,例如促进内部统一,但这种存在已经减少,特别是当发现和平进程没有任何结果,定居点问题没有消退,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没有改变,利于以色列的力量平衡仍就不可逆转时。
 
最后,2011年的阿拉伯革命导致了巴勒斯坦问题的衰落,因为阿拉伯统治者将其安全、国防和经济领域的内部事宜至于优先事项,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支持失去动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阿巴斯“一千次 不”
 
法国网站Orient 21表示,在美国中东和平计划公布前很久,巴勒斯坦人就开始拒绝特朗普的计划,因为特朗普于2018年宣布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移至耶路撒冷,他们不应该对特朗普政府抱有任何期望。
 
巴勒斯坦人已经断绝了与华盛顿之间的关系,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宣布,他将阅读这项计划,并与特朗普就此进行电话磋商。
 
正如特朗普所言,巴勒斯坦人并没有把这项和平计划视为双方“获胜”机会,反而巴勒斯坦人认为这项计划是美国和以色列的一项阴谋,以损害巴勒斯坦政治主权及人民利益,特朗普和他周围的意识形态主义者企图勾勒巴勒斯坦人的历史,并企图在巴勒斯坦人民意愿之外决定他们的命运。
 
该网站还称,尽管巴勒斯坦总统威胁要终止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之间的所有协议,但阿巴斯即使声称“我们已经讲了一千次了,不!不!不!”,但仍重申,停止与以色列的安全协调只是“选择”。
 
作者怀疑巴勒斯坦总统是否会与以色列分离,因为两国服务之间存在交叉利益,为了不剥夺他从这种“安全协调”中获得利益,如果取消这一协调,这很可能是以色列的主动行动。
 
作者认为,特朗普公布其和平计划时法塔赫与哈马斯的会面要比了解美国计划的影响更具宣传意义,并认为,双方在阿巴斯在场情况下是不可能进行交流的,作者并提出质疑称,我们如何才能相信这种继续与法塔赫团结一致的表达代表以色列起诉哈马斯支持者吗? 
 
至于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在宣布这项和平计划和阿拉伯国家联盟召开特别会议对此作出的反应,则是持谨慎态度,因为一些海湾国家不想孤立美国总统,他们认为美国总统是应对伊朗威胁的盾牌,特别是因为巴勒斯坦的命运已不再是阿拉伯国家内部及国民关注的重点,这也不再是沙特阿拉伯、巴林和阿联酋想要付出的代价,这些国家担心失去美国的保护,并开始与以色列和睦相处。
 
利雅得对美国呼吁各方进行直接谈判的努力表示赞赏,一些沙特评论家谴责巴勒斯坦人浪费机会,而阿联酋则认为特朗普的计划是“严肃倡议”,“这为在美国人领导国际框架内进行谈判提供了重要的起点。” 
 
至于阿拉伯联盟召开特别会议地点埃及,仅满足于提醒国际社会众所周知的立场,即“根据联合国决议建立主权巴勒斯坦国”,并同时赞赏美国政府的“持续努力”。
 
尽管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强烈批评美国的和平倡议,但摩洛哥并没有因此而动摇其谨慎立场,并在不激怒美国总统情况下保持了对巴勒斯坦问题所持立场,并赞扬“现有政府为在中东达成公正、持久和公平的解决方案而进行的建设性和平努力”。
 
巴勒斯坦问题在流亡
 
文章作者将摩洛哥众所周知对巴勒斯坦问题所持严厉警告立场,与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和女儿以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期对拉巴特的访问联系在一起,他表示,这些访问被视为游戏的一部分,华盛顿可以承认摩洛哥对西撒哈拉的主权,以换取该国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
 
除了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伊拉克对美国和平计划也作出了更为大胆的回应,至于约旦,则会立即受到最大影响,该国并警告“以色列采取诸如吞并巴勒斯坦土地等单方面措施的严重后果”。
 
作者最后得出结论认为,特朗普计划体现了推动他的能力意识,同时体现了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绝对不平等的力量平衡,并体现了白宫完全支持以色列的主张,因此,这项和平协议破坏了联合国耐心编织与巴勒斯坦问题有关的国际合法性网络的所有决议。
 
在作者看来,如今,巴勒斯坦问题已经被流放,仅仅依靠巴勒斯坦人民无法重新提起巴勒斯坦问题,他们会在这个充满屈辱的地狱中度过余生吗?还是他们会接受他们所遭受的命运?
来源 : 法国媒体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