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冲突之年

2020年11月14日,俄罗斯维和士兵开着装甲车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Arutyunagomer附近行驶(路透社)
2020年11月14日,俄罗斯维和士兵开着装甲车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Arutyunagomer附近行驶(路透社)

今年,有关武装无人机的使用,土耳其在创新性军事战术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数十年来,无人机一直被用于执行暗杀和“情报、监视和侦察”(ISR)任务,但 2020年是第一次在两个明确交战方之间使用武装无人机。

作为广受欢迎且有效的Bayraktar TB2无人机的生产者,土耳其军方希望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潜力。

Bayraktar TB2并不是特别快,只是轻装上阵,射程中等,但是当用于为远程火炮瞄准目标时,其变得非常有效,Bayraktar TB2自身的火力可提供精装的现场准确性。

3月份,这款无人机在伊德利卜战斗中取得了巨大成功,当时,土耳其军队向叙利亚政府军发起攻击,在行动中,数十辆车辆被摧毁,数百名叙利亚政府军士兵被杀。

在伊德利卜战斗中试用的另一种组合战术是使用电子干扰设备——例如克拉尔(Koral)干扰系统和武装无人机,这些系统旨在欺骗并干扰敌人雷达,使其看不到战场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从而使其无用。

叙利亚军队使用的铠甲-S1 (Pantsir-S1 )防空系统——具备自己雷达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发射器——通常功能强大,但是该系统被克拉尔干扰系统干扰,变得无用,然后无人机使用一枚导弹就成功破坏了铠甲-S1防空系统。

土耳其制造的Bayraktar TB2是一款中空长寿命无人机,其降落在塞浦路斯机场后不久被发现(美联社)

当安卡拉向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投入人力和军事装备以阻止其落入利比亚国民军(LNA)之手时,这种组合在利比亚战争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当时,利比亚国民军正在围困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军。

饱受折磨国际公认利比亚政府不仅成功打破围困,而且在土耳其强大的军事帮助下,民族团结政府军将利比亚国民军及雇佣军赶出了利比亚西部。

进攻最终收复了瓦提亚(Al-Watiya)空军基地,并允许无人机在该空军基地行动,随着载有重要装备运输机的空运支持,这为民族团结政府军提供了更大射程。

铠甲防空系统数量防空车辆被追捕并被摧毁,其方式与3月份在伊德利卜时的情况相同。现在,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可以相对轻松自如地驾驶无人机,其地面部队可以在无人机掩护下前进。

利比亚交战双方使用无人机已有数年之久,土耳其TB2定期遭到击落,利比亚国民军使用中国制造的“翼龙”无人机射程更大,火力更大,但2020年标志着战术被完善组合获胜的一年,其中土耳其使用无人机与电子干扰系统,扭转了冲突局势。

这些新策略最终导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在9月下旬进行了短暂而激烈的战争,这两个对手就阿塞拜疆在1990年代最后一次战争中输给亚美尼亚的领土争端再次爆发冲突。

土耳其的广泛军事支持和对阿塞拜疆武装部队的训练导致亚美尼亚军队遭受重大损失,在战争的开始阶段,亚美尼亚的坦克和装甲车编队被摧毁。

2020年12月10日,在阿塞拜疆巴库举行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胜利大游行中展示了阿塞拜疆陆军的Bayraktar TB2无人机(路透社)

远程火炮和武装无人机——能够在战场上提供永久 “眼睛”——的组合,给阿塞拜疆带来了一个决定性优势。因此,在12月巴库举行的胜利大游行中,Bayraktar无人机与阿塞拜疆及土耳其军事装备共同被展示。

管理讯息

武装无人机不仅在战场上取得了胜利,而且还有助于赢得宣传战。

战争期间和之后的宣传与战争本身一样古老。从信息传达者向敌对城市传达错误胜利或失败消息,再到在每个人都能阅读的石柱上雕刻自己的胜利,战争消息一直被使用。

2020年,无人机提供了一方获胜的证据。无人机最初是一个传感器平台,能够拍摄其成功的攻击,或错误和遗漏的攻击,而其图像却淹没社交网站。

在清晰的高清视频中,整齐地摧毁了坦克、防空部队、雷达和车队的照片,几乎没有疑问。这不仅有效地支持了一方的胜利声明,而且还使对方武装部队士气低落,使他们越来越担心自己的安全和对方的获胜能力。

社交媒体帮助传播了这些图像以及许多其他图像,包括所谓的战争罪,因为战斗人员和平民都会随身携带可以记录其经历的手机。

这导致了2020年的又一次重大突破,在社交媒体时代,当埃塞俄比亚军队与提格雷地区武装力量进行战斗之时,战区的全部媒体被封锁,这导致该地区被重新置于埃塞俄比亚政府控制之下。

当成千上万名政府军武装人员在数百辆坦克为后盾背景下涌入提格雷地区时候,任何记者都不允许进入该地区。

互联网被关闭,任何人都无法将冲突的任何图像发送到更广阔世界。

由于双方试图封锁消息,有关双方犯下的战争罪行和外国参与的指控都没有得到证实。

埃塞俄比亚政府后来才允许一些记者进入已经被政府军收复的地区,而且不允许进入前线附近,甚至在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被击败后,该地区也被完全封锁。

过去,在安全镇压期间,政权曾尝试对各种互联网进行全面封锁,并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此举旨在防止令人瞠目结舌的画面传播至世界各地的媒体,更重要的是,防止这些图像传播至本国公民处。在社交媒体时代,埃塞俄比亚政府军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冲突中第一次使用了这种战术。

明年

那2021年将如何呢?哪些闪点可能会引发实际战争?

首先,一些长期的战争没有消失。叙利亚、阿富汗和也门的冲突虽然强度在不断下降,但人们为了逃避暴力不断逃离,他们仍在争取生存权并流离失所。

外国干预、汽车炸弹、空袭、民兵和报复性杀戮,仍然都有助于使人们两极分化并保持和平。

引发冲突的新爆发点还有很多,并扎根于2020年。

有可能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甚至以有限的方式对军事设施发起袭击。美国巨大火力,特别是专门用于对地攻击的船只,已经转移到伊朗对面的海湾,全部瞄准了伊朗,这形成了一支越来越敏感的触发器。

尽管德黑兰发出了许多警告,但伊朗控制下的地区民兵仍然半独立行动。如果民兵——每个民兵组织都拥有自己的议程——攻击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和军事基地,很容易引发美国的军事反应。如果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基础设施再次遭到导弹袭击,并且无人机再次发动袭击,那么这种情况尤其可能发生。

中国与印度之间的冲突已经在2020年威胁到在拉达克的干旱高平原上引发战争的地步,由于双方面对面,可能会重新燃起战争,两国目前已将大量军事物资转移到该地区。

印度和中国之间的战争可能会在巴基斯坦爆发,因为中国和巴基斯坦都在与印度作战,空军实力不足的印度将难以取胜,由于其强大的北方邻国可以在更为复杂的公路和铁路网络上投入军队和物资,因此其空军规模是印度的数倍。

由于拥有大片海域和丰富的渔场,就中国南海地区爆发冲突的可能性正在不断增加。

中国邻国的主张相互重叠,加上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海军舰艇几乎持续存在,这有助于暂时遏制任何冲突。但是,中国正在进行大规模造船计划,其海岸警卫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岸警卫队,并且日趋活跃,赶走了其他区域强国的捕鱼船队。

除此之外,中国所有邻国正在进行区域军备竞赛,并加强双方团结以建立防务联系,而北京方面则认为这些联络具有侵略性。

随着人口日益增长的世界需要更多的食物和更多的能源消费,资源和矿产财富正在成为冲突的动力。

2020年夏季,东地中海成为战争爆发点,传统的竞争对手希腊和土耳其都在声称自己水域内进行了军事演习。

埃及和塞浦路斯共和国威胁要介入,因为东地中海周围的国家都在争夺最近在海底发现的大量天然气矿藏。国际压力和外交努力迫使两国停止了交战,但只要没有达成令双方都满意的和平解决方案,仍然可能爆发冲突。

综上所述,除了全球性新冠大流行造成的混乱之外, 2021年很可能是危险的一年,利比亚、也门、叙利亚和阿富汗等现存严重冲突很可能在这一年被卷入激烈的战争。

此外,世界上尚未解决的领土争端造成了敌意,所有这些争端都有可能引发冲突,并可能将邻国卷入战争。

与此同时,朝鲜在10月的一次阅兵中展示了一架新型远程洲际弹道导弹,该国也正在积极研发可携带核导弹的潜艇。

祝大家新年快乐。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据英国《卫报》报道,在埃塞俄比亚政府军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之间爆发的冲突之下,难民们不断自埃塞俄比亚北部的提格雷地区逃往邻国苏丹。在武装冲突使他们的国家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之后,他们根本不再考虑回归家园的问题。

2020年12月8日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